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完美方案
    在楚江逆天外挂和不知名的神器下,已经倒下了去了五个,就差荣鸣和另外一名年轻高手了,这个年轻高手就是荣鸣口中的小方。

    忽然,荣鸣倏地停下了动作,站在那里笑了起来。

    随着荣鸣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包括楚江,大家都怔怔地望着突然发笑的荣鸣。

    “怕了吗?”楚江淡淡地说道,嘴角泛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楚江,你觉得,是你快还是子弹快呢?”识时务的荣鸣拔出而来手枪,幽冷的枪口如毒蛇般死死盯着楚江的头部。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楚江又点燃了一根烟,却满不在乎地说道。就算刚才袭击了军人,楚江断定荣鸣还是不敢开枪,再说楚江也不怕他真的开枪。

    “我不想杀人,只是想跟你算算老账而已。”荣鸣平静地说道,“你当时打得我住了一个月的医院,今天我只是想如数奉还而已。”

    “可是你不开枪的话,我怎么有可能住院呢?”楚江耸耸肩,很无奈地说道,意思很明显,他只是想告诉荣鸣,如果没有这把枪的话,你什么都不是。

    “你们几个受伤的先出去休息一会,小方留下来陪我就可以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荣鸣关切地说道,嘴角却闪过意思不易察觉的冷意。

    随着荣鸣的发话,除了小方,其他的五个军人都羞愧地出去了。他们相信,里面有荣鸣和小方的枪,楚江绝不敢轻举妄动,再说他们只是在隔壁的休息室而已。

    “你打算谁用枪指着我,谁动手打我?”楚江双手举起了,打趣道,“或者你们两个轮流来也行,我担心你们打累了。”

    “小方,你把枪给我吧,我看着他,你动手。”荣鸣以命令地口气说道。

    “是。”这个被叫作小方恭敬道,然后把枪拿给了荣鸣。

    而就在荣鸣接过手枪的刹那,谁也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但小方意想不到,而且连楚江也意想不到。

    “砰”的一声枪声响声,小方的手臂中了一枪。

    “小方,希望你理解我一下,只要这样我才能置他于死地!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听荣鸣说完后,傻呆呆的小方忍着疼痛,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也许此刻他看清楚了荣鸣的真面目,也许他默认了荣鸣的做法。

    因为手枪戴着消声器,全部金属打造的审讯室又紧紧关着大门。在隔壁疗伤的五个年轻高手,也只是听到某一声响而已,他们都笑了笑,以为荣鸣终于开始狂虐楚江了。

    在他们的观念中,楚江都已经被顶着枪了,还敢怎么样,除了挨打还能做些什么呢?

    “你?”以楚江的经验,其实早就该猜到荣鸣只留下小方的目的了,只是楚江还是高估了荣鸣的人性,一直以为他只是想打打自己出出气而已。正如他刚才说的,打伤自己也让自己住一个月的医院。

    想不到荣鸣竟然开枪打伤了小方,一个跟他一起审讯楚江的人,一个对他忠心耿耿的心腹。

    目的何在呢,楚江当然明白,荣鸣的下一步肯定是枪杀自己,然后把小方的手枪放在自己的手上。军人们平时都是戴着手套的,不会留下什么指纹,而死后的楚江只要手握住小方的手枪,自然会留下指纹。

    而后,事情就更简单了,荣鸣只要写一份报告:嫌疑犯首先袭击军人,然后乘小方没有防备的时候抢过小方的抢,开枪打伤了小方,自己不得不开枪当场把他击毙。

    当然在杀楚江的时候,荣鸣一定会用上自己的手枪。

    “是的,我不仅仅想让你住上一个月医院而已,你是我荣鸣三年以来的噩梦。如果你不死,你甚至是我一辈子的噩梦。”荣鸣一字一顿地说道,嘴角上挂满阴冷的笑意。

    没错,从一开始荣鸣就不想放过楚江,只要能把楚江带到审讯室,他唯一想做的就是让楚江死。

    只是迫于形势,荣鸣临时改变了方案而已。

    这就是荣鸣刚刚想出来的完美方案,一个可以杀死楚江,自己还可以得到表彰的方案。

    只要把事实的经过曝光出去,是楚江先伤了小方,自己再动手杀了楚江的,李秋水他们又能奈我何,于情于理于法,我都必须开枪啊!

    “你对你的枪法就那么自信?”楚江笑眯眯地盯着荣鸣恶魔般的脸孔,这是一个由于狭隘心胸沦落为魔的荣鸣,也许他信奉的是无毒不丈夫的格言,但是在楚江的眼中,荣鸣已经如死人一样了,更别说什么光明的前途。

    “我的枪法一直都是这个警备区的前三名。等会试试就知道了,当然只要你合作一点,我会让你死得痛快点。”荣鸣双眼布满了血丝,但是口吻依然平静。

    “如果我的身法够快,被我侥幸逃了出去呢?”楚江讪笑一下,有点苦涩地说道。

    “你即使能逃出这个审讯室,只要我大声一喊,保证你片刻成为一只死刺猬。”荣鸣马上泼了楚江一头冷水,“即使你真的逃出了警备区,我和小方都说是你开枪伤了小方,照常不出片刻,整个海市所有的警力和军区力量肯定会对你全城大围捕。”

    “怎么越说越成了好莱坞的大片了,我真想试试如何在大围捕下杀出一条生路,想想就很刺激。”楚江兴奋地说道,然后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刚才我不要在搏斗的空隙悄悄打了了你们审讯室的视频头。”

    啊!

    荣鸣心头一阵狂跳,看见楚江认真的样子,赶紧瞥了一眼视频头,一点红光微微闪动着的视频头--拍摄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状态。

    审讯犯人的时候,一般都是开着视频头的,以保审讯的公开性,可是在刚才进来的时候,荣鸣悄悄关了视频头。

    可是谁曾想到,这个视频头在刚才打斗的时候,被楚江打开了。

    打开了,就说明录下了,荣鸣开枪打伤小方的瞬间。

    看见那点点红光的时候,荣鸣此生一切的雄心壮志顿时灰飞烟灭了。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完了,即使豪门世家再有势力,即使能保住自己这条小命,也保不住自己光明的前途了。

    一个在警备区审讯室开枪伤了一个年轻军人的军官,即使找出一万个理由,也找不到一条可以饶恕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