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六百五十九章 不是我的菜
    “只是什么?”楚江含笑问道。

    “只是要搞定我的赌神爷爷和赌王两个人联手,基本上属于逆天的活。”刘白虽然对楚江的方案拍案叫绝,但是依然忧心忡忡。

    首先赌神和赌王要答应对付水口组,其次要联手对付水口组。

    答应是一回事,联手又是另外一回事。

    其实楚江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利用赌神和赌王在澳市的权势给澳市政府压力,让澳市政府去赶水口组。如果澳市政府不让水口组存在的话,水口组一夜之间肯定统统消失。

    现在赌神这边,因为刘白的关系,楚江差不多有了一块筹码,而赌王那边呢,暂时还是空白的。

    “小白,赌王那边有没有一个想学功夫的孙子什么的。”楚江有点异想天开地道。

    “赌王的孙子?我都不清楚有多少个,至于想学功夫的孙子呢,我更是不清楚了。但是……听说赌王伍子明最宠爱的不是孙子,而是孙女伍媚娘。”刘白略一沉思,缓缓道。

    “武媚娘?”楚江撇撇嘴,这是哪跟哪啊,突然冒出一个武媚娘,武则天,千古第一女帝了。

    从读音来说,伍媚娘和伍媚娘的确一模一样,难怪咱江哥会听错。

    “师傅,是伍媚娘,姓氏伍的伍。她的年龄跟我差不多,一起在澳市大学读书,但是她是一个典型的赛车女和游戏迷。至于赌场上的事儿,她一概不沾边。”刘白接着介绍起来,“这个媚娘的奶奶是听说是赌王最宠爱的妾,但是早早就出车祸死了,后来甚至她的父母也出车祸死了,但是赌王偏偏把她当成掌中宝。那一种握在手中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那种宠爱。”

    “小白,你们年龄差不多啊,你可以去搞定她,只要你搞定她了,一切就水到渠成了。赌神赌王成了一家人,或许能成就一段佳话。”楚江笑眯眯看着小白道。

    “她啊,不是我的菜,整天不是泡吧,就是赛车,或是打游戏。我不喜欢!”刘白直率道,然后想起了什么一样,朝楚江挤眉弄眼道,“师傅,你有兴趣吗,我或许可以帮你牵桥搭线。”

    “长得怎么样?”楚江配合道。

    “正点,绝对是正点!”刘白故意露出一副陶醉的样子,“前胸呢,虽然不是特别宏伟,但是还有发展的潜质,身材和五官呢,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了。师傅有兴趣?”

    “滚!”楚江抬起腿就是一脚,“想引……诱你师傅欺骗无知少女?”

    刘白屁股受了一脚后,又屁颠屁颠跑回来,继续怂恿道:“师傅,都已经十八九岁了,成熟了,不再是无知少女了,譬如我吧,也已经交过几个女朋友了。再说,那个伍媚娘真的正点啊!”

    “赛车,我还受的了,那游戏呢,我偶尔也玩,只是我看不惯女人打游戏。一副小太妹的样子,太没正形了!”楚江撇撇嘴道,然后又故意道,“她会玩什么游戏呢,王者荣耀?”

    “我从不玩游戏,不知道,师傅想知道的话,就亲自问她吧。刚才师傅在赌场上征服了一个泡菜国美女,希望你再接再厉,继续在赛车场和游戏场上征服另外一个小美女。只是在哪个啥的时候,别三分钟就出来。”

    “没大没小,敢嘲笑师傅,找打!”

    楚江准备再一次抬脚的时候,刘白早已经溜出贵宾接待室。

    楚江追了出去,回到了大众vip大厅,海市四少看见他们马上围了过来。

    “老大,可以出发了吗?”

    “老大,准备去哪家赌场?”

    “老大……”

    陆枫他们四个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去什么赌场呢,这个……对了,小白,你刚才不是说川口不败在澳市也有差不多三分一的赌场吗,他的赌场哪个最大?”楚江转头问道。

    “东井赌场。”刘白随口答道,说完后,却缓缓瞪大眼睛,“师傅是想挑战川口的赌场?”

    “不行吗?”楚江反问道。

    “行是行,只是赢太多钱的话,我担心我们走不了。”刘白有点担心道。

    其实全世界的赌场都是一样的,你去赢一点钱,没事,你去赢了太多了,也许就走不了的。

    这好像也是一种规则,做人不能太出风头。

    “刘少,赢多少才算多?”陈黑率先问道。

    “数百万,数千万的话,不算什么。超过一个亿的话,就很显眼了。”刘白道。

    “可是……如果没有超一个亿,我们倒是没什么,老大肯定觉得不够爽!”陈黑嘀咕了起来。

    楚江却望着刘白,笑了笑:“小白,你是不是怕了?如果你怕了,你别去了,我带他们去好了。”

    “师傅,我像是那种怕事的人吗,再说,不是有师傅在吗,赢他几个亿什么的,有什么好怕的!”刘白毕竟是一少年,被楚江一句话一激,马上拍拍胸膛,露出一副义无反顾的样子。

    楚江含笑点了点头,为了他自己的民族情怀,小白也不知不觉成了他的一枚棋子。

    要想让赌王赌神联手,第一步嘛,当然是要制造赌王赌神跟水口组川口不败的矛盾。

    什么矛盾最解不开,可以赢钱,也可以杀人。

    “好,那就决定去东井赌场,我们各自以一万筹码起步,半个小时结束,看看谁赢的多,赢的多者胜出。”楚江断然道。

    “江,这个赌法很有趣,我也想试试。”一声女音传来,冷冷的,却也黏黏的。

    楚江回头一看,姜冷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身边,正冲着他莞尔一笑,冷艳的女人是很少笑的,但是一旦笑起来,却是风情万种,看得咱江哥心中一荡,马上有一股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

    “刘少没有意见吧?”姜冷妍看见楚江有点痴呆的模样,故意问刘白道。

    “我……师傅没有意见,我就没有意见。”刘白本来不打算赞成的,但是心想,这个女人差不多要成师傅的女人了,还是给她留点面子吧,万一成了师娘呢?

    于是刘白再一次将球踢回到了楚江身上。

    “江……”姜冷妍主动挽上楚江手臂,袅娜多姿的身子朝楚江身上靠了靠,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

    三十六计,其实最有看头的一计,还是属于美人计,其他的统统算个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