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六百六十章 靠手
    “冷妍,你还不服?”楚江笑眯眯盯着姜冷妍。

    “谁服,刚才在里面只是你运气好而已。”姜冷妍翻了一个白眼道。

    我靠,楚江心头不禁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刚才在高级vip室的时候,她明明说已经心服口服了,现在才过多久,虽然还没有干,但是就是一穿裤子的时间而已,这个泡菜国的冷艳美女竟然开始自我翻供了。

    这难道是泡菜国从上而下的优良传统?

    “好吧,既然你不服,我就干到你服!”楚江霸气侧漏道,“一起出发去东井赌场。”

    既然楚江都答应了,就没什么好商量的了,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朝水口组名下的最大赌场而去。

    东井赌场位于澳市东边,里面的装修很有倭国风情,包括里面的女荷官,个个穿着和服,娇滴滴的样子。

    由于在这里也能体验到异国风情,这里的生意自然很好。

    就在兑换筹码,姜冷妍突然开口道:“江,我改变主意了,决定跟在你身边,你下什么,我就下什么。顺便……看看。”

    看看的意思,就是偷师学艺,只是她改了一种说法而已。

    其实在来的路上,这妞也是想过很多的,关于赌术,在高级vip室的时候,她已经完全被楚江征服了,并且有了一股拜师的冲动。

    她刚才在极光之恋是一时冲动想参与,其实她心里清楚,她虽然是一个国际最高顶级的女荷官,但是绝不会是一个最高顶级的赌客。

    赌客和荷官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赌客只能靠眼睛靠耳朵,而荷官呢,可以靠手。

    对于一个高级的荷官的来说,都有着一双绝妙无比的手。

    撇开洗牌的技巧不说,尤其在扔骰子的时候,姜冷妍可以将气附在骰子的点数上,从而来控制骰子落地定格之后的点数。

    如果离开了这双手,姜冷妍将什么都不是。

    要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楚江一样,可以不用接触骰子就能将气附在骰子的点数上的。

    当然,在古武的世界中,肯定有人的内力超过楚江,但是他们谁又能同时拥有跟楚江一样的透视眼呢。

    如果没有透视眼的话,发现不了气的颜色,发现不了气附在骰子上的秘密,空有在强大的内力也是徒劳。

    退一万来说,即使你控制骰子的点数,如果看不透牌的顺序,也是徒劳的。

    所以说楚江刚才斗牛的成功是透视异能加内力起到的效果,关于什么赌术,其实楚江只是一个外行的人。

    可是姜冷妍的眼中,楚江即使靠赌术的,所以她萌生了一种拜师学艺之心。

    “老大,我们也不参股了,你压什么,我们就压什么。赚钱是一回事,体会一回赢钱的乐趣,却是另一回事。”听了姜冷妍的话后,陆枫几个对视了一眼,各自拍了拍脑袋,陆枫开口道。

    “好吧,到时候你们都必须安安静静的。”楚江点了点头,神秘一笑道,“谁都会有失手的时候,你们可以跟着压,但是赢了就要懂得收手,小赌怡情啊!”

    “老大说的是。”陆枫几个一齐点头道。

    商定后,他们七个人每人换了一万筹码风风火火进去了,似乎有一股慷慨赴义的从容,似乎有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时间只有半个小时。

    刘白进去后,二话不说选择了斗牛。因为斗牛是他至今最拿手的赌术,既然时间有限,并且这次赌的不是赢,而是看谁赢得更多,当然要选择最拿手的赌术。

    楚江呢,看见刘白选择了斗牛,就朝摇色子,压大小的赌桌走去。

    压大小单纯靠透视眼就好了,对楚江来说,更加简单快捷。

    虽然打开透视眼,是他的异能,但是也是要消耗他的内力的。也就是说,拥有透视眼异能的他,也是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开着透视眼的。

    如果一直开着透视眼不关闭的话,楚江暂时的极限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透视眼将自动关闭,然后最起码在二十四小时后,他的体能渐渐恢复了,才能再一次打听。

    简单的说,上帝给你异能的同时,也是坚守着质量守恒定律的。

    他们进的也是vip的大厅,很快,楚江看准一个美女荷官,在她面前坐下。然后却附在姜冷妍耳边轻声道:“几分钟后,她不会跟你一样……缠上我吧?”

    “去!”姜冷妍又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谁缠着你了,是……输给了你而已。”

    “好好,不是缠,是输。等会上床的时候,会不会缠上来呢!”楚江暧昧一笑。

    “下注了!”姜冷妍撞了撞楚江的肩膀。

    在姜冷妍他们看来,楚江就撇了一眼就压了上去,看起来特随意。

    陆枫倒没觉得什么,姜冷妍却觉得甚至怪异,赌大小,关键所在不是在听色子吗?

    传说中的赌神都能随便听出点数的,但是别忘了,就是是赌神也要用听啊。

    可是这个家伙呢,人家在摇色子,他竟然在调侃自己,还一副荡漾的样子。

    姜冷妍以为楚江这一把只是看看,不下的,想不到他调侃之后,瞥了一眼骰钟就随意将一万筹码压出去了。

    这一万筹码可是唯一的赌注,如果输了的话,他跟刘白的比试将提前结束。

    “跟!”

    “跟!”

    “跟!”

    陆枫几个对于楚江已经产生了一种盲目的崇拜,准确地说也是完美的崇拜。

    楚江压什么,陆枫几个当然压下什么,姜冷妍略微犹豫之后,当然也跟了,不就是一万的筹码吗。

    美女荷官只是有点好奇地瞥了一眼楚江他们,毕竟六个人那么统一的下,还是很少见的,但是仅仅是好奇而已,并没有任何的防范心理。

    六个人才下了六万块,即使赢了算什么呢!

    骰钟开了,楚江他们自然赢了,陆枫他们一阵欢呼,虽然只是赢了一万而已,但是毕竟是赢了,他们最最需要体验的就是赢的过程。

    姜冷妍当然没有欢呼出来,只是一双美眸在楚江身上打量个不停,他难道能一心二用,一边打情骂俏,一边可以听骰子的点数?

    是的,楚江此刻在她的眼中就是一本厚厚的书一样,她仿佛只是看到了这本书的封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