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如何处置你?
    “是,事情是由王者荣耀惹出来的,但是你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踢我的……你以为这件事情能因为你的道歉就算了吗?真是一个天真的内地仔!”伍媚娘羞于说出下身两个字,所以停顿了一下。

    “那你的意思是不接受我的道歉咯?”楚江笑吟吟道。

    “你觉得我可能接受你的道歉吗?”伍媚娘冷笑道。

    “你觉得你叫几个鬼子就能对付我吗?”楚江淡淡道。

    “试试就知道了。”伍媚娘信心有点不足道,毕竟她看过楚江逆天的身手。

    “试试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他们败走了,你就惨了……”楚江面无表情道。

    “我的红玫瑰,别跟他废话了,让我直接废了他,然后……”木村一雄说到这里也停顿了一下,他本想说然后我再从他这儿取回他从我赌场赢的钱。

    后来一想,这样说的话,伍媚娘的人情岂不是赚不到了,于是忙住口了。

    “好吧,小太妹,你帮我计时吧,看看我用多少秒,可以干趴这些人。”楚江一边活动着手脚,一边说道。

    “支那人,你别太嚣张,这里可是我们水口组的地盘!”木村一雄拔出,冷冷看着楚江,说道。

    “澳市一直都是神州的地盘,怎么就成了你们倭国人的地盘?!”楚江冷冷反问道。

    “哼,看来你真是一个无知的神州人。你知道吗,现在澳市整个地下势力都在我们水口组的掌控中。”木村一雄挥舞了一下,一字一顿道。

    “哦,即使这样那也是暂时的,少则两三天,多则一周,我要把你们从神州的大地赶出去。”楚江漫不经心道,似乎把水口组赶出澳市在他眼中就如小菜一碟一样。

    “狂妄!”木村一雄怒喝一声,旋即露出了狰狞笑容,“你以为在赌场赢了几个亿就能上天了不成,今晚你如果不把那些钱吐出来,我一定把你的血放干为止。”

    这个时候木村一雄再也不顾什么秘密了。

    听了伍媚娘一愣一愣的,旋即明白了,自己一个电话,一分钟后木村一雄马上就出现,原来是东井赌场被眼前这个家伙踢馆了。

    伍媚娘看楚江的眼神微微一变,似乎再重新估量楚江了。

    “废话真她吗多。”楚江看了一眼时间,没好气道,“里面还有两个美女等着我双……飞呢。美女,帮我计时吧!”

    楚江说完身形一闪已经出击。

    几个一叶樱花武士也不是吃素的,个个手持,夹着雷霆之势向楚江攻来。

    能成为樱花武士,即使是一叶的,那已经非常不简单了,平时无论在倭国还是在澳市,他们都是横着走的家伙,当他们以为一刀就能将楚江劈成两半的时候。

    “砰!”

    “砰!”

    “砰!”

    伍媚娘似乎听到了今晚最熟悉的声音,就是有人被楚江干倒了,木村一雄口中的樱花武士,以一当十的樱花武士一个个飞了出去,像死猪一样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了重重的声音。

    这种声音跟楚江踢飞其他人摔在地上时所发出的声音一模一样。

    寒光闪闪的在空中挥舞着,似乎每一把都向楚江身上招呼而去,可惜连楚江的衣服都没有碰到。

    其实不但是伍媚娘,连木村一雄也看呆了,这几个可是他的底牌,或说是他的杀手锏。

    伍媚娘可能不清楚一叶樱花武士的厉害,木村一雄可是清清楚楚的,其实木村一雄只是一个普通的武士而已,但是他跟川口不败关系铁,又善于经营才成为东井赌场的负责人。

    平时赌场出事的时候,木村一雄只是叫些水口组的成员就可以了,今晚因为不明不白输了几个亿,而赌神的孙子又夹在事件的中间,他一狠心才带上自己的杀手锏,准备来一个一举迁灭。

    可是此刻一叶的樱花武士,到了楚江的面前,却成了阿猫阿狗一样,被楚江随便一拳就击飞,被楚江随便一脚就踢飞。

    这……太不科学了!

    木村一雄傻愣愣看着楚江出击,就想看表演一样。

    一分钟不到,几个一叶樱花武士全部倒在地上。

    楚江呢,连衣服都没有一点点破损,更没有流一滴血。

    准确地说,别说流血,就是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他依然带着一点点醉意站在那里,戏谑地望了望木村一雄和伍媚娘。

    “美女,一分钟不到吧?”楚江笑眯眯问道。

    “……”伍媚娘也是无语了,但是看了看时间,真的一分钟不到。

    也就是说,刚才在楚江的提醒下,她真的为楚江计时了。

    “我们打赌过的,只要我一分钟内干掉这些鬼子,你今晚就陪我。”楚江冷不防道,一脸坏笑。

    “你……胡说什么!”伍媚娘看了看木村一雄满眼的怒火,快崩溃了,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呢。

    被这家伙一说,自己好像在把木村一雄当猴耍一样啊。

    “哦,也许是我搞错了。打赌而已,我也不会跟一个小姑娘认真的。”楚江一脸不在乎地道。

    “你别胡说,一雄,我真的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他……肯定在挑拨离间,对,他一定在挑拨离间!”伍媚娘完全感受到了木村一雄眼中的怒火越烧越盛,忙不迭解释起来。

    “楚江,你别得意,我们水口组不会放过你的!”木村一雄放出了一句狠话,拔腿就走,他虽然嚣张,但是也能分明处境。

    此刻几个一叶的樱花武士都已经败下来的,他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武士而已,再不走的话,肯定自取其辱。

    也是楚江和伍媚娘打赌的事儿,他只是半信半疑。

    当伍媚娘回过神来的时候,木村一雄的身影已经在十多米外了,她的那些小妹还有青年跟班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跑得一干二净了。

    “想走?”楚江冷冷一笑,捡起地上的一个破酒瓶,对着木村一雄抛出去。

    咻的一声。

    木村一雄闪避不及,正好砸中他的腿,他不顾疼痛,一跛一拐飞一般跑上了停在不远处的汽车。、

    一阵汽车启动的声音之后,留下丝丝的烟臭味,几辆汽车转眼不见了。

    楚江看着身子微微颤抖的伍媚娘,轻柔道:“媚娘,你猜猜,接下来,我会如何处置你?”

    声音很轻柔,似乎跟情人说话一样,着重强调了处置这个词。

    处置?

    该不是就地正法吧?

    伍媚娘倒吸了一口凉气,此刻她又感受到了下身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