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七百一十一章 踢出气节
    车厢的乘客也是醉了,叫这个吊丝男证明一下身份吧,他的确跟别人一样都是靠嘴,只是别人靠嘴说话,而他呢,靠嘴吻上去。

    如果证明身份可以这样的话,车厢的牲口们肯定一拥而上,即使在水口组的棍棒之下。

    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只能要和如此极品的美女吻上一吻,受几下棍棒又有何妨呢!

    有不少猥琐男开始暗暗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站出来为美女证明身份呢,只要能吻上,别说证明她是赌王的孙女,就是证明她是神州一号或米国一号人物的孙女,又有何妨呢!

    水口组的几个混混呢,看见如此旖旎的场景,顿时暴怒起来,我们看上的货,我们还没有得手,这美女只是让你证明一下身份而已,你就用嘴封上去了。

    太直接了吧!

    是的,在水口组的眼中,楚江和伍媚娘也是陌路人而已。

    鸡斗眼抽了抽嘴角,气得连头发都快竖起来了,旋即抽出腰间的棍棒,朝楚江的身上击去,速度甚快。

    这一棍击打在身上的话,估计这吊丝男也有的受了,香吻虽然香,可是下一秒却会迎来刺骨的痛。

    如果几棍下去的话,估计得住上几天的医院,如果击打的头部上的话呢,那后果就严重了,或许住医院也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想到这里,猥琐男们心中一颤,顿时又大大夸起自己的英明抉择,牡丹花又不是只有一朵,何必在虎口下抢食呢。

    车厢的不少乘客因为不敢看接下来的狂虐,都微微闭上了眼睛。

    “砰!”

    那些闭上眼睛的乘客听到了一声声响之后,好像寂静了一会,这……吊丝男该不会如此不耐打吧,就一下而已,就没声响了。

    众乘客睁开一看,咦,原来摔在地上的不是这个吊丝男,而是……那个鸡斗眼的水口组的混混。

    这个鸡斗眼被踢出了十多米外,四脚朝天,嗷嗷惨叫。

    楚江一本正经道:“已经验明正身,我……虽然证明不了她是赌王的孙女,但是起码可以证明是我的女人。”

    “八嘎!”这个鸡斗眼爬了起来,说了一句倭国语,然后他身边的几个混混都从腰间抽出了棍棒,围上了楚江和伍媚娘。

    “亲爱的,不管你怎么看,我平时最看不惯的就是小鬼子,尤其在我们神州地盘上横行霸道的小鬼子。”楚江却无视掉了那几个棍棒,说道,“不就是挂着一根棍棒吗,又不是在拍倭国爱情动作片,一根棍棒有什么鸟用啊!”

    水口组的混混平时在澳市都是横着走的家伙,那受过如此的侮辱,听见楚江左一句小鬼子右一句小鬼子,还扯到了爱情动作片,并且说没什么鸟用!

    这对于水口组的混混来说绝对是赤果果的侮辱,啪啪啪的打脸。

    楚江此话一出,伍媚娘不由点了点头,同仇敌忾起来。

    这几个水口组的混混的确过分了,不就是控制了澳市的地下世界吗,怎么能说澳市是他们的呢!

    再说上来乘车就乘车,怎能强逼人家让座位呢,一点基本的素质都没有。

    自己呢,只不过帮那不让座的青年说了两句,他们就毫不掩饰露出了狼一样的本性,一副想对自己动粗的势头。

    像这个混混,跟刚才公交车上偷钱包的窃贼又有何区别呢!

    车厢的乘客更是为楚江充满爱国情怀的话点赞,因为楚江说出了他们敢想不敢说的话,可是下一刻,乘客们真心为楚江担心起来。

    毕竟人家有几个人,并且个个带着棍棒,而楚江呢,只能一个人。

    楚江刚才可以踢倒一个人,并不代表能踢倒这几个倭国混混。

    “上!”鸡斗眼不顾身上的疼痛,猛挥手中的棍棒再一次朝楚江击去,其他几个水口组的混混,也忙不迭攻了上去。

    眼看几个棍棒就要落在楚江的身上了,连他身边的伍媚娘都惊叫了出来。

    “砰!”

    “砰!”

    “砰!”

    人们眼中一花,一连几声响起,几个水口组的混混个个都摔了一个狗吃屎,而他们手中的棍棒呢,早已经在楚江的手中了。

    “大家想不想来一次痛打落水狗呢?!”楚江饶有兴趣的望着车厢的乘客,问道。

    “啊!”

    乘客们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愣了好一会才体会到楚江话中的含义。

    这年轻的意思是说,你们平时是不是经常敢怒不敢言,更不敢出手呢,那好啊,现在机会来了,你们想出出气的话,就上吧,一起狂虐死这群小鬼子。

    “难道你们就不想爽一爽,一拥而上,把他们踩成淤泥,他们肯定认不得你们,怕个鸟啊!”楚江看见众人一愣一愣看着自己,点了点头,意思是说,对,你们猜对了,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并且还入木三分地点出了众人心中所担心的事儿。

    踩了他们之后怎么办,他们可是水口组的啊,澳市地下世界的大佬。

    可是在楚江的提醒下一想,众人顿时觉得挺有道理的,上百人一涌而上,拳打脚踢一番,把他们的脸打肿,把他们的眼睛打花,出了这个车站,谁还认得谁呢。

    水口组难道能向整个澳市的人们报复吗?!

    “不就是几个小鬼子吗,我们神州人的气节哪里去了,你们不踩的话,我可要自己享受了。”楚江说完大摇大摆朝几个在地上翻滚的水口组混混走去,一副欲打之而后快的模样。

    “对,应该踢出我们神州人的气节!”那个刚才不肯让座位的青年,在楚江的三言两句下顿时激起了熊熊的爱国心,率先跑了上去,朝鸡斗眼踢去。

    “砰!”

    “啊!”

    随着脚踢的声音,鸡斗眼一声惨叫,那个青年眼睛发亮,那样子说有多爽就有多爽。

    顿时众人眼红了,难道只准你爽,不准我们爽?

    “砰砰砰!”

    “啊啊啊——”

    一时之间,车厢的人都动起来了,个个用拳脚往水口组的混混身上打招呼,车厢里顿时惨叫声一片。

    下一站到了,几个水口组的混混勉强爬了起来,连最后的狠话都不敢放,连滚带爬逃出了车厢。

    “我……们这样做是不是过分了点?”伍媚娘担心道。

    “过分?”楚江斜睨了伍媚娘一眼,然后铿锵有力道,“这些小鬼子在我们神州的地盘上横行霸道就不过分吗?通过这个事情,我就是想告诉大家,澳市是我们神州的,只要我们人人动起来,不用两天,我们就可以将这些水口组的赶出澳市!”

    一时之间,车厢里掌声如潮,人人热血沸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