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九百一十七章 浴火不一定重生
    “秋露,你还是让博家开口吧,对于博蒋文来说,或许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你又何必那么……要强呢?”谢临江示意谢南安静一下,而后转头对谢秋露道。

    “这……已经不可能了,已经不可能了!”谢秋露眼中瞬间失神,退后两步,摇头喃喃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他是你的未婚夫,谢家现在遇到困难了,从什么角度来说,他都应该帮一把,有什么不可能的!”谢临江的声音也提高了很多分贝。

    看见谢临江如此动气,她真想把昨晚博蒋文的所作所为都说出来,还有昨晚的博蒋文被楚江狂虐成了狗,不,似乎连一条狗都不如,但是思虑再三,谢秋露还是忍住了。

    “爸,我最后一次劝你,还是认输吧!”谢秋露咬咬牙眼中含住泪水,继续劝道。

    “你弟弟说的没错,你就是彻彻底底的自私,本来对于你来说,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儿,但是……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冥顽不灵。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不配做我的女儿!”谢临江突然也咆哮起来了。

    “爸……”

    “你如果不帮谢家,从今天开始别叫我爸!”

    “……”

    谢秋露惘然了,弟弟不懂事,冷嘲热讽之后是歇斯底里,她还可以理解,她万万想不到她一直尊敬的父亲竟然也这样说。

    如果不帮谢家,就不把她当成女儿,这似乎是要把她赶出家门的节凑啊!

    “实话跟你说吧,我跟……博蒋文已经不可能了!”谢秋露冷冷道。

    对于她来说,梦已经醒了,关于爱情破灭的痛,就一点点去痊愈,她相信时间是治愈所有伤口最好的药。

    “你……说什么,你和博蒋文已经不可能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谢临江似乎有点不信自己的耳朵道。

    “哈哈——”谢秋露还未回答,谢南先是狰狞地笑了起来,“谢秋露,你不觉得你编出来的理由是多么蹩脚吗?”

    “谢南,你别这么说你姐,她也许……”谢临江突然也意识到了,谢秋露和博蒋文真的发生了什么难以弥补的裂痕,不然的话,谢秋露不会如此说的。

    谢临江毕竟是过来人,他从谢秋露的脸色看出了一些端倪。

    “爱信不信是你们的事儿,爱认输不认输也是你们的事儿,从此我也不问了。我最后再透露点信息给你们吧,昨晚楚江把博蒋文狂虐成了狗!”谢秋露为了震慑住谢临江,最终还是说了,说完之后,转身毅然离开。

    一个连博家都不怕的人,岂是他谢家可以惹的,这是谢秋露留给谢家父子最后的信息。

    把博蒋文狂虐成了狗?

    谢临江和谢南对视了一眼,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震撼之色。

    谢秋露出了电梯后,步伐有点凌乱的走出了大楼,弟弟以不认她这个姐姐逼她,父亲以不认她这个女儿逼她,她实实在在伤透了——在他们的眼中,自己除了筹码还能是什么呢!

    昨天她因为爱情伤透了心,此刻她因为亲情伤透了心。

    她走出这栋大楼之后,突然有了一种,天下之大,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感觉。

    凉风吹拂在身上,她第一次感到了冷。

    此刻一辆宝马停下她侧面,楚江风度翩翩走了出来,含笑道:“美女,我想带你兜兜风,行吗?一个人兜风总是寂寞的,两个人偶尔可以抱团取暖。”

    “你是专门来看我的笑话?”谢秋露望着突然出现楚江,冷冷问道。

    “不,我是过来道歉的,我无意中让你看到了爱情和亲情的另一面。作为对手,我不得不这样做,但是作为男人,我却不忍直视。”楚江满脸真诚道。

    虽然楚江没有点破,但是从言语中已经透露出了,关于大楼中,她和她家人闹的不愉快,也在他的算计之中。

    与其说他是来道歉的,不如说他是要炫耀的,因为这一切都是楚江一手造成的。

    “上你的车,你可以带我去哪里?”谢秋露声音很冷,是那种沁人骨髓的冷。

    “因为我只有一个不错的地方,起码可以暂时让你忘掉寒冷。”楚江脸上依然带着微笑,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微笑。

    谢秋露眸光微微一动,然后便上了他的车。

    楚江彬彬有礼为她关上车门,然后回到自己的驾驶室,油门一踩,宝马一溜烟走了。

    下一秒。

    谢临江和谢南站在集团门口,表情异常复杂。

    “爸,你大可以让楚江狂虐博蒋文的事透露给博家。”谢南狰狞一笑,“我呢,继续我的计划,有很多东西,一切只能靠自己!”

    说完之后,谢南吐了一口吐沫,眼中的恨意更加浓郁了。

    车上。

    “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是大的悲哀吧。”坐在副驾驶的谢秋露看了一眼楚江,眼神复杂道。

    “不,你应该感到庆幸。”楚江纠正道。

    “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刚才何必向我道歉呢。”谢秋露冷冷一笑道。

    “我那是做做样子,不远处你的父亲和你的弟弟正看着呢。”楚江咧嘴一笑道。

    “你……”谢秋露闻言差点从车上跳下去,因为这个危险的男人,时时处处算计着她,刚才真诚的脸庞都是为了给她的家人看,目的呢,当然是加深她家人对她的误会。

    “你什么你!”楚江松口方向盘,摊摊手道,“想想看,如果博蒋文如你想象般爱着你,如果你的家人像你想象般爱着你,我耍什么计谋也是徒劳吧。”

    “……”谢秋露顿时无语。

    的的确确,在关键的剧情上,楚江既不是导演,也不是编剧,更不是主角,他只是引路人,将谢秋露引入一个时间,一个空间,让她去体验人生的另一种痛楚。

    “凤凰浴火重生,蛹破茧成蝶,都是要经历痛苦的,我相信痛苦之后的你更美丽。”楚江目光清冽看了一眼谢秋露,缓缓道。

    “涅火不一定重生;破茧不一定成蝶。”谢秋露美眸中露出了苦涩的意味,脸上有说不出的萧索和寂寥,而后轻叹问道,“去哪里可以暂时驱走我的寒冷呢?”

    “我带你去泡泡温泉吧。”楚江马上答道,并不藏着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