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1章 最凄惨的穿越者
    窗外有鸡打鸣狗吠叫,声音此起彼伏,井然有序。

    郑浩醒了。

    他没睁开眼就确认了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他脑子里一片混沌,整个人沉浸在一种极度失落的迷茫中。

    他本是某重点大学古代文学专业一只大三狗,当日晚正在图书馆查资料上自习。

    突然之间,他听到一个柔美至极的声音在他脑中不断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理想国系统安装中……嘀……嘀——”

    “理想国系统安装成功……嘀……嘀——”

    “理想国系统成功启动……嘀……嘀——”

    “尊敬的宿主,您愿意到古代建一番不世伟业吗?奉送一票娇妻美妾,个顶个的美艳不可方物哦!如果愿意就答‘是’,不愿意就答‘否’。”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

    这女声太柔媚太动听,对于一只单身狗来说会产生无法抵御的诱惑力。

    更何况,对方还说要送一票个顶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娇妻美妾呢?

    郑浩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答了个“是”!

    柔美的声音便又说:“宿主请少待,很快就送您抵达业已锁定的时空坐标。”

    郑浩还没反应过来,便眼前一黑,只觉魂魄如坠无底深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他再醒来,他就感知到周围的环境已经迥然不同,他似乎已经到了另一个崭新的时空彼岸。

    理想国系统,是个什么玩意?

    自己如今究竟穿到了什么朝代?

    他思虑着,努力地挣动身子,可惜,他的肢体竟是丝毫的不听指挥,就连两个眼皮都如压了两座大山一般睁不开。

    郑浩被嚇了一跳,他心说,难道我在做噩梦,被鬼压了床?

    他更是用力地挣扎。

    好大一会儿,郑浩这才依稀感知到了自己肢体的存在,缓缓睁开了眼。

    他还没来得及观察四下里的情景,也就在这时,一阵“橐橐”的脚步声走近来,伴随着一股浓郁呛鼻的药香。

    郑浩侧目去看,却看见一名身着古代裙服,头上梳着个挑心髻的年轻女子端着一碗药汁正朝自己走来。

    这女子眉毛细细,眼睛大大,皮肤莹白细腻,身材娇小,年龄不大,最多十六七岁模样,低眉顺眼小心翼翼。

    她来至榻前,侧身儿坐下,右手端着汤药碗,左臂有些吃力地将郑浩的头颈部托着使其半坐起来。

    “大郎,该吃药了。”

    女子说话声音十分动听,娇糯如黄鹂轻啼。

    可是,这一声叫,却是吓了郑浩一跳,险些个让他魂飞天外。

    大……大郎?

    她叫自己大郎?

    难不成,我穿到了北宋时期,附体到了武大郎的身上?

    而这要喂自己喝药的女子难道就是那千夫所指的著名婬妇潘氏金莲?

    他头颈并不能动,眼睛逡巡着四下里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发现自己短胳膊短腿,身量比穿越前小了何止一圈?

    身高充其量不过才一米五左右样子罢?

    这外表特征活脱脱一个三寸丁谷皮呀!

    这么想着,郑浩更是确定了自己没准就是穿到了武大郎的身上的猜想,而且他认为,现在故事已经发展到了金莲跟西门庆勾搭成奸,为了长久双宿双飞的奸计得售,要用一碗砒霜干掉自己的阶段。

    如是这样,那岂不是刚穿过来就要死于非命了吗?

    郑浩想到这里,几乎吓得魂飞魄散,强烈的求生欲让他猛地挣扎起来。

    本来不听使唤的手脚竟然能动了。

    “我,不喝!休,要,害,我!”

    他推拒着眼见就要递到他嘴边的那药碗,口中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迸出来这么一句话。

    “嘭!”

    药碗给他扫到了地上,一下子摔成了一堆碎片,药汁迸溅。

    也就在这时,郑浩发现自己手脚四肢竟然能够自由活动了。

    “大郎,你,你这是为何?”娇美女子眼中噙泪,泫然欲泣。

    她说着话,却是蹲下身子去,开始收拾破碗碎片。

    郑浩心里冷笑:真无耻毒妇也!想要谋杀亲夫,被我识破,竟然还装得这样无辜,倒似是我欺负了你。

    他正这么想着,大脑突然“嗡”地一声响。

    一刹那间,海量的另一人的记忆和信息就涌进了他的脑海,这让他不由得一怔。

    难道,现在并非北宋年间,而是明末崇祯十二年的三月?

    自己现在所处的乃是常州府无锡县兴宁乡前古里村。

    巧的是,被自己鸠占鹊巢的这具躯体也叫郑浩。但此郑浩今年不过一十三岁,而自己穿来前已经是二十一岁了。

    却说,自己夺占的这躯壳的前主人生于一个还算殷实的商人家庭。

    奈何,其父于崇祯七年前往中原经商,不幸遭了瘟,竟然是疫死他乡。

    那年,小正太不过才八岁。

    父亲死后,母亲悲伤过度,竟也在一年半之后撒手人寰。

    自此,前身小正太就成了孤儿。

    幸得家里还有一个名唤萍儿的侍女可以照顾他生活,不然他会活得更加的悲惨。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孤零零在世上,被族人觊觎田产,更遭屑小惦记钱财,再加之少不懂事,几年下来,一个殷实的家底生生给前身小正太败光。

    前身小正太之所以重病卧床,却是给人打的。

    原来,这个小正太被临近的后古里村两个混混名唤常兴、周凯的引诱,随他们到城里赌博。

    不料竟然被这两个混混做了局,生生输掉了50贯钱!

    一贯钱相当于一两银子,50贯钱那就是50两银子。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因为即便到了明末,在江南地区一亩上好的田地也只值七八两银子而已。

    输了这么一笔巨款,也就意味着前身小正太已经破了产,就是把现在他居住的这座前后两进的宅子卖掉,也不过只能卖二十多两银子罢,压根就不够偿还赌债的!

    也正因此,前身小正太被胖揍了一顿,几乎揍个半死,送回家来。

    混混们发了狠话:若是一旬之内不能还清欠债,就发卖郑家祖产连前身小正太和侍女萍儿一并卖到窑子里去。

    这可真是其心歹毒!

    自己穿过来后,不但要面临破产危机,连自己都要被推进火坑里去。

    也许有人问了,前身小正太是男身,怎么会被发卖到窑子去呢?

    这是因为,明代男风汹汹十分盛行,文人骚客甚至是高官显贵多以宿男色为雅事,国内繁华所在多有提供男色服务的妓院,那些贫苦人家的俊秀男孩被老鸨买去从事皮肉生意的比比皆是。

    而郑浩,现在就面临着这样一个可怕的境遇!想到这里,郑浩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出了一身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