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11章 红袖添香
    郑浩在画人物的时候,将故事里的狐仙设计得十分的妖娆,真个儿算得是个绝品尤物,胸挺而大,腰细而绵,臀圆而翘,标准的漏斗身材。

    他画得精细而传神写实,人物十分的美好诱人,将那些细节处理得浪漫美好香艳而又热血沸腾。

    故事叙述也不是一味的走下三路,而是跌宕起伏引人深思。

    这也使得整个的故事格调也上升了。

    严格意义上讲,这还算不得完全诲淫诲盗的低俗作品。

    郑浩不停地绘制着。

    这个故事他原本的计划是绘制二十张图画。

    岂料,真正下笔,把一些香艳细节突出之后,这么一个短篇故事竟然延展到了三十二个页码这才结束了。

    郑浩画的是简笔漫画,用线条构图。

    他刚开始画得较慢,后来速度就上来了。

    不过,即便如此,郑浩也还是足足画了三天半这才把这套漫画给画完了。

    画完了这套漫画,郑浩差点没被累惨了。

    将毛笔撂下,郑浩只觉得眼前一黑,他差点摔倒在地。

    “少爷!快坐下来。”萍儿及时出现,伸手将他搀扶住,让他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她又是一番捶背捏肩轻揉太阳穴。

    郑浩这才舒了口气。

    “萍儿,你的手艺不错,捏得很舒服啊。”郑浩闭目轻靠在她身上,嗅着来自她身上的少女清芬,他心情变得十分的愉悦。

    “少爷若是喜欢,我就天天给你按。”萍儿柔声道。

    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小男孩,她眼中满是柔情蜜意。

    今日少爷清醒过来之后,简直跟变了个人一般,对自己又体贴又疼爱,她对此十分的享受。

    哪怕明日真的要与他一起患难赴死,她也无惧无畏。

    “萍儿,你也累了,这两三日你陪着我作画,也没歇息好呢!来,让我看看,是不是清减了许多。”郑浩笑着,一拉她的手,就将她拉得在自己腿上侧着坐下了。

    给萍儿这一番拿捏,他有些心猿意马了。

    “少爷,被人看到不好。”萍儿红了脸,脸上满是欢喜,低头说道。

    “这里又没有人,怕什么?”郑浩看着她花儿一般的俏脸,有些蠢蠢欲动地说道。

    在他印象里,前身小正太貌似从未动过萍儿,如此说来,萍儿现在还是完璧之身。

    郑浩已经在想,要不要把这朵花给采了。

    只是,自己现在这身高是个硬伤。

    郑浩粗略估计了一下,自己现在占据的这个十三岁的小正太的身躯只有大约一米四七左右的身高。

    这放在后世,绝对算是矮子里的矮子了。

    后世的时候,十三岁的男孩子身高怎么着也要到一米六以上了,甚至一米七以上的都比比皆是。

    自己目下这高度,甚至还没萍儿高。

    萍儿今年十六岁,已经有一米五三左右。

    得想法子多长点个子啊。

    郑浩心里乱糟糟想着,却是伸手捧住了萍儿的脸,便要将自己的嘴唇凑过去亲一个。

    而萍儿也已闭上了眼睛,娇喘微微,红唇微张,一副半推半拒的娇态。

    这更激起了郑浩的欲念。

    只是,郑浩还没亲到萍儿的嘴唇,就听得大门外响起“砰砰”的砸门声响。

    一个炸雷一般的嗓门在门外响起:“郑浩,死了没有?没死就过来给我开门,我送点吃的给你。”

    是郑冲的声音。

    郑浩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噗嗤!”

    萍儿一声轻笑,从郑浩身上起身娇声道:“少爷,还不快去给冲大爷开门,开得晚了,小心他把咱们大门给拆了。”

    “我这就去!萍儿你先躲一躲吧,不要再往脸上抹灰。”郑浩叮嘱道。

    “知道了。”萍儿说。

    郑浩便过去打开自家大门,门外站着黑铁塔一般的郑冲。

    郑冲右手里提着一只脑袋血淋淋的大鸟,赫然是一只大雁;左手则提着一张大弓,不过,这张弓挺奇特的,弓弦上有一个兜子。

    郑浩便知道,这是一张弹弓。

    古人的弹弓仍然是弓形物,区别只在于弓弦上有一兜子,用来安放弹子。

    “冲哥,来家里坐吧。”郑浩邀请道。

    “不了,直娘贼!你这泼货几天都没有出门,我还以为饿死在家里了哩!这只鸟给你开一下荤吧,我走了。”

    郑冲便将那只死雁丢给郑浩,他就要离开。

    郑浩赶忙叫住了他。

    “冲哥,留步!小弟想要请兄长帮我一个忙,可以吗?”郑浩说道。

    “什么忙?你说。”郑冲道。

    郑浩看看天上的太阳,已经将要中午,便说道:“我午后想要去城里一趟办些事情,想要请冲哥陪我一同前往,可以吗?我稍后会奉上一些薄酬。”

    郑冲眼珠子骨碌碌转动,忽然笑道:“你是不是想要逃离本县,避开常兴那些人的追债?”

    “非也非也!绝无此意!我去县城是要做一笔生意,这笔生意如是成了,我就能轻松偿还欠债。”郑浩解释道。

    “好吧,我陪你走一趟就是。”郑冲一口答应下来。

    郑浩便又道:“冲哥,时近中午,就在寒舍用些便饭吧?”

    “我就不叨扰了,何时动身,你来我家找我。”

    郑冲说着转身离开。

    郑浩目送郑冲大步走远,也回到门里,直接将大门给关了。

    他提着那只死雁回到内宅。

    “少爷,冲大爷寻你何事?”萍儿迎上来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送来一只雁让咱们打牙祭。”郑浩笑道。

    “好大一只雁,刚好可以给少爷补补身子。”萍儿一脸欢喜地接过雁来,说道。

    “萍儿姐也要多补一补,这两日你都饿得瘦了。”郑浩说道。

    萍儿就去烧了一锅热水,将这只雁烫了,拔掉毛,十分熟练地开膛破肚,收拾干净了。

    她放在案板上用刀砍成了块儿,再倒进地锅里,盖上锅盖子开始煮。

    郑浩便在萍儿身旁与她说笑。

    “少爷,男女之间的那种事,真的有那么畅美吗?”正在烧火的萍儿忽然问郑浩。

    郑浩顿时有点懵:“萍儿姐,怎么忽然想到问这个?”

    “因为,因为我看你写的那《艳狐传之古庙》里所述,男女之事分外美好,少爷一定已经有此阅历了吧?”萍儿含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