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26章 与美人谈心
    郑浩知道,这谈话的时候,最好是要找一个有共鸣的话题。

    不然,聊天对象没准就会觉得素然无味。

    是以,他要将自己抄来的那首词作为切入点。

    卞玉京的故事,他大概是知道的,这姑娘的确是坎坷了点,本来出生于那么好的一个家庭,却突然父母早逝家道中落,竟然不得不靠着卖笑来养活自己和妹妹,实在是惨了点。

    听得郑浩如是说,卞玉京脸上神色一黯,默默看着郑浩问道:“莫非,公子也有一个不堪回首的过往吗?”

    “不瞒姑娘,我本生于一个殷实的商人之家,奈何家父行商途中染病去世,家母也郁郁而终,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个。”郑浩满面愁绪,轻轻说道。

    卞玉京听得郑浩如是说,脸上便现出怜悯之色。

    她柔声说道:“想不到公子竟然也与我是同病相怜之人。不过,公子年纪小小便如此才情了得,将来必会前途远大,金榜题名定如探囊取物一般,光耀门楣指日可待,足可告慰泉下父母了,理应豪迈一些,不应如此缠绵于愁绪之中。”

    卞玉京说着竟情不自禁地伸手过去,揽住了郑浩的肩。

    这一动作做得十分的自然。

    郑浩嗅见这姑娘身上淡淡幽香,雪肌柔肤相依身畔,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难拴。

    说来这卞玉京现在也不过才二八年华,放在现代,才是个刚上高中的小丫头而已。

    可她发育却真是好,身段已经完全长成,可谓凹凸有致婀娜多姿。这么一个美人儿这会儿轻揽着郑浩的肩头,他不动心才怪。

    “多谢姑娘安慰。”郑浩一边说着一边顺手就攥住了卞玉京的另外一只纤纤玉手轻轻摩挲。

    他现在虽然面儿上只是个十三岁的正太,但内里却有着一个二十一岁的现代成年男子的灵魂。

    这么吃卞玉京的豆腐,也是情难自禁的结果。

    卞玉京很快就发觉郑浩在摩挲着自己的玉手,而且动作多有撩拨之态。

    她这才发现,自己此时也是有些失态了。

    她便赶忙的松开了揽着郑浩肩头的手,又将被郑浩握着的小手抽了出来,娇声笑道:“公子,莫不是很喜欢玉京吗?”

    “是的,玉京姑娘,适才刚见到你,我便对你一见钟情了。”郑浩一脸真诚地说道。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思:让卞玉京对自己情根深种!

    他要改变这位奇女子后半生坎坷悲惨的命运。

    幸运的是,那位与卞玉京纠缠一生,却始终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吴伟业吴大才子还没出现在卞玉京的身旁。

    郑浩觉得自己须要抓紧一些时间。

    至于拿下卞玉京有何好处,那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会帮助他在士林之中逐渐树立一个响亮的名头。

    更何况,郑浩对卞玉京很有好感呢。

    “咯咯!公子说笑了,玉京只不过蒲柳之姿,如何能入得公子的眼睛。”卞玉京莞尔一笑。

    “姑娘太谦虚了,我观玉京姑娘,只觉冰清玉洁恍若天上仙子。”郑浩赞美道。

    “郑公子,敢问你春秋几何?”卞玉京问道。

    郑浩便道:“虚度一十三个春秋,惭愧,惭愧!”

    “公子,我却是比你大了三岁,在我眼中,公子只如我幼弟而已。”卞玉京轻轻摇头。

    这是在变相地说郑浩只是个小屁孩。

    这让郑浩有些郁闷。

    郑浩调整了一下自己受伤的心,忽然想到了后世流传甚广的一首诗,遂深情地说道:“玉京姑娘,我这里有一首古体诗,倒是很能说明我此刻的心情。”

    卞玉京一听,郑浩又要作诗。

    而且,这首诗十有九是为自己而做,很是感兴趣。

    她轻笑着说道:“公子又有佳作了吗?卞赛愿洗耳恭听。”

    卞赛,是卞玉京的本名,玉京不过是个别名而已。其实,她现在对郑浩是非常有好感的,也很乐意与他待在一起谈谈说说。

    郑浩便沉吟了一下,开口吟道:

    “汝生我未生,我生汝正俏。

    汝恨我生迟,我恨汝生早。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汝好。

    我离汝天涯,汝隔我海角。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这首诗是由刻在后世20世纪70年代出土的唐代瓷器上的题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演化而来。

    至于作者,则是佚名的。

    但据学者考证,之前的全唐诗里是没有这样诗句的。有学者认为,这诗很可能是陶工自行创作或者是流行于当时的歌谣。

    可惜后世早已失传,直到20世纪70年代,湖南长沙铜官窑被发掘,后于90年代初被载入《全唐诗补编》中,这首诗才重见天日。

    这首诗这时候稍加修改拿出来,还是很应景的。

    它说的便是男女之情的遗憾。

    这诗的大致意思便是,虽然你比我早生了那么几年,但是,我对你的感情却是真挚而坚贞不渝的。

    哪怕我们会被世俗分开,我也绝不会忘记你,而是会对你念念不忘,甚至,我会在梦里化作蝴蝶飞去,夜夜停留在你身边。

    诗中描述的这份情却是非常缱绻感人的。

    卞玉京听郑浩抑扬顿挫地念完这首诗,她不由听得痴了。

    好深情缠绵的一首诗,那诗中浓烈的爱意真格儿的是扑面而来,令得卞玉京心头一阵火热。

    而郑浩在朗诵这首诗的时候,他的眼睛也是那样深情地看着卞玉京。

    这种表白深深打动了她的心。

    卞玉京也是个女才子,她写得一手好字,同时,她也很有诗才。像这种心思敏捷的女子却是最容易被深情款款的才子所俘获的。

    郑浩刚才作了一首绝佳的唐多令,而今更是为她作了这样一首深情蕴藉才情惊艳令她砰然动心的古体诗,表露了他的心迹,这如何能不让卞玉京深深感动?

    “郑公子,这首诗是写给我的吗?”卞玉京含羞微笑,看着郑浩。

    这男孩虽然年龄比自己小了三岁,但若是真能对自己一往情深,也是绝对可以接受的。

    她喜欢他的才情。

    她也爱着他俊美的容颜。

    “正是小可献给玉京姑娘的。”郑浩颔首而笑,温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