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34章 跋扈
    若不是点子很硬,这会儿事情应该都已经解决了吧?那样的话,知县即便出来,又能奈他何?

    “都给我先退下!等我禀告大老爷之后再做计较!”

    常彬叫了一嗓子,然后,他快步向程知县走来。

    等到他走到程知县跟前,脸上已经笑得如一朵绽放过度的老菊花:“小人见过大老爷!给老爷请安了。”

    常彬单膝跪地给程知县见礼。

    “起来吧!”程知县鼻中哼了一声,沉声说道。

    “谢大老爷!”

    常彬起身毕恭毕敬地躬身站在程知县面前说道:“大老爷容禀,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刁民为了赖账,竟然敢绑了官差,以此要挟小人,这不是蔑视王法是什么?我看这些刁民连您都不放在眼里,我这才想要将他们拿下,狠狠惩戒一番,不想竟然惊动了老爷,还请见谅!”

    常彬向着程知县解释道。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虽然姿态恭谨,但眼中不时闪过轻蔑的光芒。常彬骨子里是不怎么看得起程知县这样的酸腐文人的。

    他心说,不过都是些死读书的废物点心罢,即便做了正堂自己也能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

    “呵呵呵!常彬!我来问你,这张以本老爷名义签发的拘票,是怎么回事啊?”程知县冷笑着将一张拘票在常彬眼前晃了一下。

    常彬看了一眼就知,这张拘票正是自己私自偷用了程知县的大印开出来的。

    “大老爷明鉴,这张拘票不是老爷前两日亲自用了印交给小人的吗?想必老爷贵人多忘事,所以把这档子事忘掉了吧?”常彬姿态愈恭,笑着说道。

    “大胆!你以为老爷糊涂了吗?本官近一旬都未开过一张拘票!你这贼厮鸟好大的狗胆,竟然敢为了自己私事,瞒着本官用印私造拘票,该当何罪!”程知县大声呵斥,点着常彬的鼻子骂道。

    “大老爷,你这是诬赖小人了,给小人几个胆子,小人也不敢私造拘票,更不会偷用大印!请老爷明察!老爷,小人在这无锡县衙做了二十余年,一向忠心耿耿尽心尽责,老爷为何无端对小人大发脾气?没得会让人寒心罢?!”

    常彬本来弓着的腰直了起来,原本笑着的一张脸也绷紧,眼中凶光毫不掩饰看着程知县,他接着又说道:

    “知县老爷,你的夫人很美,你的女儿十分的可爱,只要大老爷信任我,我就能让本县在大老爷的治下兴旺发达,还请大老爷三思!”

    他这是近乎赤果果的对程知县发出威胁了。

    常彬在这无锡经营了二十多年,业已成为本县最大的黑涩会头子,其手下的青皮无赖足足有四五百人之多,可以说,他对这座县城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他是这座城当之无愧的地下之王。

    常彬已经想好,若是程知县真的要和自己撕破了脸,那他也就不和他客气了,他必要狠狠的搞这不开眼的官儿几下,将其要么赶走,要么制服,甚至叫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殉职在任上,也不是不可能啊!

    郑浩看到这一幕,暗暗叹了口气。

    这位程知县,想必之前隐忍得太厉害了,自己方才在后衙对他一番开导,他似乎也想通了点什么。

    只是,程知县有点太急躁了。

    这一次见常彬,应该和颜悦色地将郑浩的问题和他说开了,解决掉。

    然后呢,再好好的安抚他一番,令他放下警惕之心,最后才是图穷匕见,寻个由头安排个鸿门宴啥的,将其解决掉。

    现在这么公开和常彬撕破脸,并没有什么好处!

    不过,常彬这货也的确是太嚣张了。

    竟然对着程知县不加掩饰地发出了威胁。

    “你,你,好大的胆子!”程知县快要给气疯了,之前他和常彬还虚与委蛇,虽然矛盾很大,但面儿上大家都还能过得去。

    现在倒好,这猪狗一般的贱隶竟然敢拿自己的家人相威胁。

    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哈哈!大老爷,不是我好大胆,是你有点欺人太甚了,为了区区一张拘票,竟然对我大发雷霆,还要治我的罪,大老爷,你吓死小人了!”

    常彬大笑着,便要从程知县的跟前快速离开。

    便在这个时候,郑浩大喝一声:“好狗胆!常彬你竟然敢谋害大人,左右还不将他给我拿下!”

    他这一声喊,程知县后面站着的四个青衣壮汉即刻便行动起来,他们“唰”地抽出腰刀,行动迅速,眨眼之间就将常彬给围了起来。

    “程知县,你是真的要和我撕破了脸吗?你不妨好好想想后果罢!不是我常彬吹大话,这无锡城内有近千人都是我的人,我如果有个闪失,整个无锡城就要面临一场暴动!姓程的,你受得了那个结果吗?你前程远大,在这无锡县镀镀金,大家平安无事地过去了,你升你的官,我继续做我的捕头,多好!何必搞得如此剑拔弩张,你死我活?”常彬现在有些紧张,他担心程知县真会拿自己开刀。

    听得常彬如是说,程知县脸上又现出犹疑之色。

    “大人,事已至此,必须当断立断了啊!大家已经撕破了脸,你如果现在放过常彬,他仍然会对你展开疯狂报复!不如,直接咔嚓了的好!”

    郑浩压低了声音,对着程知县一边说,一边做了个砍头的手势。

    “郑浩,你说得没错!是我太优柔寡断了。”程知县叹息着。

    他咬了咬牙,从牙缝之中迸出一句话来:“杀了他!”

    那四个青衣男子都是程家的忠仆,只听程知县的话,听得程知县发令,便一齐对着常彬挥刀砍去。

    但是,这常彬却也是凶悍之人。

    他就在程知县犹豫的这个间隙,也是将自己腰间钢刀拔了出来。

    “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常彬挥舞着手中刀猛地杀出一条血路,便要夺路逃走。

    “冲哥!干掉他!”郑浩看见常彬要逃,心里一紧,心说,真要让这厮逃走了,那必然是个大祸患。

    “浩哥儿!我在!看我怎么收拾这贼厮鸟!”郑冲却是答应一声,已经大步冲来。

    想必他也是一直关注着这边情形,看见情势不对,就迎上来围堵常彬。

    那常彬刚冲出包围,就堪堪的看见郑冲乐呵呵的来到了跟前,嘴里叫着:“常捕头,你给我躺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