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37章 贬与褒
    郑浩接过这小萝莉的文章低头去看。

    入目首先是一笔清秀悦目的蝇头小楷,这笔字真的是写得好看。临的应该是赵孟眺的字体。

    郑浩摇了摇头,心里很有一种挫败感,心说,且不说文章好坏,这丫头不过才八岁,竟然已经把毛笔字写得这么好了吗?

    毛笔书法也是需要日积月累勤加练习,才能有所成就的。

    不说别的,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幼年时候为了练好字,几乎废寝忘食,连走路都在揣摩书法,数十年如一日,才得大成。为了练好字,他门前的一池水都被染黑,人称“墨池”。

    由此可见,即便是很有天分的书法大家,也是通过勤学苦练,方能在书法上面有一番成就。

    程芳莲不过一个八岁的小丫头,即便从娘肚子里出来就开始练习书法,才有几年,能把一笔小楷写这么好,真可谓天资远过常人。

    郑浩赞叹完程芳莲的字,又看她的文章内容。

    他又是吃了一惊。

    破题虽然很平,但是还算得体合理中规中矩。

    再看下去,这丫头写得也没什么文采,只是干巴巴的依足了八股文的各种规矩。这篇文章写得四平八稳,没有什么犯忌讳的地方。

    看完这篇文章,郑浩叹了口气,他心说,程芳莲这篇八股算不得好,但是,已经算是写得非常成熟了,最起码,比自己写得好上许多。

    就这么一篇文,中秀才都有很大可能。

    “浩哥哥,你这文章,问题很大啊!”这时候,程芳莲也看完了郑浩的文章,小小的眉头皱起,说道。

    “还请妹子多多指教!”郑浩虚心说道。

    “嘻嘻!指教说不上,咱们共同学习吧。”程芳莲听得郑浩说要她指教,立时便高兴得眉开眼笑。

    “妹子的确是比我写得好,我对你不得不拜服之。”郑浩一脸诚恳地说道。

    “浩哥哥,那我就不客气了,小妹指出你的缺点,却也是想要鞭策你进步,如有得罪,还请见谅!”

    程芳莲说着对郑浩福了一福。

    “请大胆地鞭策我吧!我承受得了。”郑浩笑道。

    程芳莲便开口道:“字是人的门面,兄的这笔字,小妹实在不敢恭维,怎地写得这么难看?若是被考官见到,定会大摇其头的。我劝你应该在练字上多下些功夫。”

    郑浩听了,老脸一红:“妹子批评得是,我的字的确是不好,的确还要多下功夫。”

    “你的这篇文章破题就出现了不小的谬误了……而破题出错,进而也就导致你整篇文章从立论到结论,都出现了不小的问题……我父常说,哪怕文章写得平庸一些,也不要冒险发些奇谈怪论,很容易犯忌讳的,一个小小的不该出现的谬误,就很有可能导致你被黜落,岂不可惜哉……”

    程芳莲思路清晰,逻辑分明,一条条将郑浩文章中存在的问题都列举了出来。

    给郑浩的感觉就是,自己这文章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可叹自己一个21世纪的重点大学的古文专业学生,竟然还不如一个八岁的小萝莉,这让郑浩有些情难以堪。

    “妹子批评得极是,愚兄拜服不已,五体投地!”郑浩对着程芳莲深深一揖。

    “得罪,得罪!还请浩哥哥见谅!”程芳莲也是赶忙的回礼。

    “芳莲我来问你,你是从何时开始练字并学习时文写作的?”郑浩笑着问程芳莲。

    “好教兄长得知,我是自五岁时跟随我父开始临帖,至于读书,则是自4岁时我母开始教我识些字,六岁的时候,我已经背熟了四书五经及朱子集注,七岁时候开始跟随我父学着写些时文,我父常常叹惋,说如果我是男儿该多好,就可在科考一途大有作为了。”程芳莲对郑浩说道。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儿童啊!

    也怪不得程知县对其那般溺爱了。

    “惭愧,惭愧,在芳莲面前我真真有些无地自容了。妹子,现在过去让大人看看我的文章罢。”郑浩道。

    “好!兄长请!”程芳莲道。

    两人就直奔程知县的签押房。

    这会儿,已经差不多是午时三刻,也就是上午的十一点四十五分,程知县在签押房里已经忙完了上午的工作,正在喝茶看书。

    郑浩和程芳莲两人进来,程知县便笑道:“贤侄,可是已经写好了吗?”

    “是的,大人。”郑浩躬身将自己的文章递了过去。

    “爹爹,我也写完了。”程芳莲笑嘻嘻的也将自己的放在了父亲的案头。

    “唔!我先看看你浩哥哥的文章功力如何。”程知县对着女儿点点头,先接过了郑浩的文章开始看。

    郑浩在程知县看自己文章之时,心里是极为忐忑的。

    他担心自己的文章再一次被程知县给狠狠批驳一番。

    虽然他有自知之明,可是,连番被否定,也是会对他产生巨大的打击效应的。

    不过,郑浩没有从程知县脸上看到更多的表情。

    程知县看完了,抬头向着郑浩点头笑了一笑:“贤侄,说真的,你出乎了我的意料,虽然此篇文章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第一次写时文就能写成这样,还是相当不错的!假以时日,多加练习,你必会很快文章大成,到那个时候,考取功名不过如探囊取物一般耳!”

    郑浩听了程知县这番话,不由得一愣。

    他以为程知县会大肆批判自己一番呢,没想到竟然开头便是鼓励。

    不过,这话听在他耳中,确实很是受用。

    “大人,我知道自己写得有多差……”郑浩红着老脸自我检讨道。

    “是芳莲适才给你提了点建议罢?”程知县笑吟吟看了自己女儿一眼。

    “是的,芳莲的意见很是中肯,让我知道自己这篇文章有多么低劣。”郑浩点头说道。

    程芳莲吐了吐小舌头:“爹爹,我错了,我不该太过打击浩哥哥的信心。”

    “芳莲你并没有错,只有让我知道自己错在何处差在哪里,然后才能助我加以提升和改进。我从你的意见里真的受到了极大的启发。”郑浩对程芳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