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39章 秀恩爱
    原来这个吴骏公就是吴伟业呀!

    郑浩恍然。

    吴伟业跟卞玉京之间的爱情纠葛缠绵悱恻,一直持续了几十年,到卞玉京香消玉殒这才算结束。

    但直到卞玉京去世,两人也最终没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可不得不说,卞玉京的确是对吴伟业情根深种,痴情不改。

    郑浩只记得,按照历史记载,吴伟业和卞玉京的相识难道不应该是两三年后吗?怎么就提前了呢?

    他现在有些忐忑。

    他担心吴伟业这个宿命的情敌会和卞玉京再一次的一见钟情,博取到卞玉京的芳心。

    “原来是吴梅村啊!”郑浩点点头,淡然道。

    “浩弟却也是知道吴梅村的吗?”卞玉京问。

    “听有人说到过他,还不太了解。”郑浩说道。

    “我倒是读过他的诗集,写得很好,才情佳气势雄浑,真可算得上我朝数得着的大诗人。”卞玉京道。

    郑浩想了一想,他发现,吴伟业真正有名的作品貌似都是在明亡之后所作。

    像《圆圆曲》、《听女道士卞玉京弹琴歌》这等大成作品,都是在清朝年间创作出来。

    现在的吴伟业不过是小有才名罢了,还没成大气候。

    而且,吴伟业已经是位三十岁的大叔级人物。胡子拉碴一脸褶皱。

    难道,自己还争不过他吗?

    想到这里,郑浩已经安了心。他还就不信了,他先入为主,已经在卞玉京的内心占据了一个显著的位置,吴伟业即便现在过来,也理当不能在卞玉京心中激起太多涟漪才对!

    吴伟业这胆小怕事的“渣男”,绝无可能竞争得过他!

    想到这里,他淡然一笑说道:“唔,听玉京兄这么一说,我对这吴梅村倒是兴趣大增。”

    卞玉京明眸善睐,看了郑浩一眼,“噗嗤”笑出了声。

    “浩弟,似乎对吴梅村有点儿敌意哦。”卞玉京柔声道。

    女人的心倒真是敏锐。

    居然给她察觉到了。

    郑浩便说道:“这怎么会?我与吴梅村素昧平生,何来敌意呀?”

    郑浩竭力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想法。

    “其实,我认为,吴梅村的才情与浩弟相比,还是差了些许的,浩弟小小年纪,已经能填出那样的好词,若是以后在诗词一道多下些功夫,前途必不可限量也!”卞玉京轻笑着说道。

    两人正说笑间,却听得楼下小厮高声喊:“贵客驾到!”

    “是吴梅村他们来了。我们下去迎接一下吧。”卞玉京对郑浩说道。

    “好的!”郑浩点点头。

    两人便携手下楼。

    这一次,仍然是卞玉京主动牵着郑浩的手。她的小手光滑柔嫩,这么牵在手里,鼻端萦绕着美人的馨香,却是让郑浩的内心一阵的荡漾。

    在这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能和一个大美女携手而行,那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啊。

    这也就难怪为何古代的读书人那么迷恋风尘女子了。

    因为只有在风尘女子那里,他们才能感受到令得他们痴迷的自由恋爱的浪漫气息。

    两人携手下来,却看见三个男子正来到岸边。

    正是吴梅村、冒辟疆、周士茂三人。

    这三人看见郑浩和卞玉京手拉着手,状极亲密,都是微微一怔。因为似这种男女手拉着手出现在外人面前的情形太少见了。

    即便是与自己妻妾,也鲜有拉着手见客的。

    因为这样显得太孟浪了些,会遭人非议的。

    看到这三人,郑浩这才松开了卞玉京的手,向着冒辟疆和周士茂拱手道:“辟疆兄,士茂兄,别来无恙!”

    “郑贤弟,你这几日可是风头很劲啊,大家都在流传关于你如何帮助程大人以霹雳手段剪除狠毒胥隶的事迹!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沉稳而果决,能除掉那无恶不作的逆贼常彬,本县父老无不对你感恩戴德哪!”周士茂拱手向着郑浩说道。

    “第一眼看见贤弟时就知绝非等闲之辈,来日必将直上青云,成为国之栋梁!经了无锡城刚过去的那一场风雨,我更认定了这一点!”冒辟疆也笑着说道。

    只有那吴梅村与郑浩并不认识,只站在一旁微微笑着,并不说话。

    “三位先生,请上船来吧!”卞玉京邀请道。

    三人这才踩着跳板走上船头,来到画舫二楼在桌旁坐下,便有小厮使女流水价送上佳肴酒水。

    冒辟疆便对吴梅村说道:“梅村,郑重为你介绍一下吧,这位就是郑浩,今年不过才一十三岁,但文采过人,画技高超,可谓诗画双绝!”

    随后,冒辟疆又向着郑浩介绍了一下吴梅村。

    吴梅村便向郑浩颔首笑道:“久仰贤弟大名!你的那首唐多令.咏柳我读过了,字字句句都很动人,我很喜欢!”

    郑浩便也笑着回应:“梅村兄,我对你也是仰慕已久了,你的诗作我也多有拜读,对兄的才情我钦佩不已!”

    这就互相吹捧上了。

    不过,吴伟业的诗作,郑浩最为熟悉的也就是圆圆曲了。

    “冲冠一怒为红颜”,吴三桂为了陈圆圆当了满清的带路党,大明王朝就此覆灭。圆圆曲里写的这段历史太出名了。

    他其他的诗郑浩都没怎么看过。

    “梅村近日又有了新作,在江南各处却是到处都有传诵呀!”周士茂这时候在旁说道。

    周士茂便摇头晃脑开始背诵:

    “石壁千寻险,江流一矢争。

    曾闻飞将上,落日吊开平。”

    周士茂声情并茂读完了,笑着又说:“这首《采石矶》真的是非常的有味道,这样有气势的诗也只有梅村能作的出,我是万万不行的。”

    这首诗,郑浩之前还真没读过,他心说,这诗很一般嘛,只是描绘了一下采石矶地势之险要以及浩浩江水奔腾的气势。结尾一句则点了一下明朝开国时候,大将常遇春攻取采石矶的事迹,借以暗讽明末国事之凋敝,怎么说呢,这诗太隐晦了点,实在并不算太过高明。

    “浩弟,我看见你眉头轻颦,难道你有什么不同见解吗?”坐在郑浩旁边的卞玉京却是一直在关注着他脸上变化,她见郑浩颇为不屑地撇了一下嘴,便问道。

    “郑贤弟,还请多多指教!”吴伟业也向着郑浩拱了拱手。

    吴伟业颇有些不悦。

    他自幼便以诗而闻名,二十来岁的时候,其诗名已经轰动江南。他也是颇为自己的诗才而自傲的。这黄口小儿焉敢轻视自己?

    郑浩深吸了口气,暗自检讨自己:还是太情绪外露了点啊!这样是很容易得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