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45章 分赃
    “好诗,好诗啊!”张先生听得程知县将这一首诗吟诵完毕,这才拊掌赞叹,“东翁这首诗才气纵横,足可睥睨整个文坛!”

    “哈哈!云起请坐!需与你说明一下,这诗却不是我作的。”程知县掀须大乐,说道。

    张先生,名世鹏,字云起。

    “竟不是东翁作的吗?那这是何人所作?”张先生坐下来问。

    “是郑浩所作,此子才情真是让人啧啧称叹,前次写的一首小词清丽可喜,这一回作的这首《咏史》却又是震惊世人,难得,难得!”程知县说道。

    “原来竟是郑公子所作,真是少年可畏也!”张先生感慨着。

    “云起所为何事来?”程知县问。

    “却恰是为郑公子的事而来。”张先生说道。

    “郑浩又有何事?”程知县问。

    “禀东翁,他想要租常彬那厮名下的‘四海酒楼’,如今他正在我房内坐着。”张先生说。

    “嗯?他竟然要租四海楼?这是想要做什么?”程知县就皱起了眉头。

    “东翁,据他自述,他是想要做些买卖,搞一个营生。”张先生恭声道。

    “你叫他来见我。”程知县道。

    “遵命!”张先生起身离开,回到自己房内。

    “张先生,县尊如何说?”郑浩见张先生过来,忙起身问道。

    “东翁要你过去。”张先生道。

    郑浩便去见程知县。

    “拜见大人!”郑浩躬身给程知县见礼。

    “坐吧。”程知县点头。

    郑浩便坐下来。

    “郑浩,你新作的那首《咏史》我看过了,真佳作也!你这样的诗才,已是我朝极为罕见的!”程知县赞了一句。

    郑浩心说,程知县的信息倒真是灵通,这么快竟然又知道自己新作了。

    这时代口口相传的信息传播速度也真是厉害。

    “谢大人夸赞,小子那不过是末技而已,入不得大人法眼。”郑浩道。

    “你知道是末技就好,诗词一道终究不过是佐料,时文才是我等踏上青云路的奠基石,却是不能荒废了的。贤侄啊!我要你好好温习功课,多写几篇时文练笔,你怎地又出来寻朋访友,昨晚更宿在那妓家的画舫之上呢?你年龄尚幼,不可留恋那等声色犬马之地,贪恋妇人之色,终会因小失大,知道了吗?”程知县对着郑浩便是一通说教。

    郑浩挺郁闷的,没想到程知县竟然连自己昨晚宿在卞玉京的画舫上都知道。

    这位县尊老爷不当特工都太屈才了。

    “回大人,小子不敢胡来,昨日却是听闻那吴梅村要来,小子想要见见梅村先生,所以才会赴约。”郑浩小小的撒了个谎。

    “嗯!梅村先生也是诗才纵横,见一见多领教一下也是好的。贤侄,距离县试已经没有几日,你要努力了。”程知县道。

    “请大人放心,我会尽心备考的。”郑浩躬身道。

    程知县看了郑浩一眼,说道:“报考事宜以及互结具结等杂务我已经让张先生帮你办妥了,你考试之日,早早过去应试就好。”

    “多谢大人,让大人费心了。”郑浩感激地说道。

    县试之前,是要先到本县礼房报考的,除了报名,还要互结,也就是找五个应考的童生互结保单,若是有一人作弊,五个人要受连坐之责。

    而具结,则是要请本县廪生具保,证明该考生不冒籍,不匿丧,不替身,不假名,保证身家清白,非娼优皂吏之子孙,本身亦未犯案操贱业。

    然后,才能应考。

    所以,即便是参加一个小小的县试,也是相当繁琐的。

    而今,这一堆小破事程知县都替郑浩代劳了。

    当然,程知县之所以这么做,最开始只是想要报答郑浩救女之恩。而今则是出于一种欣赏和器重。

    “不用客气!郑浩,我听张先生说,你想要租下四海楼做个营生,可有此事?”程知县又问道。

    “是的,我名下如今已无田亩,小子想的是,需要做点生意有些进项,方能振兴我家。”郑浩答道。

    “难得你这般心思缜密,你要做个营生,我自然是要成全你的!贤侄,四海酒楼就送与你好了,地契房契过户,你找张先生为你办理一下。”程知县开口说道。

    郑浩心里便是一喜。

    这么一座价值二三百两银子的酒楼,说送就送给了自己,这还真是大方。

    “这,怎么好意思?”郑浩搓搓手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救了萍儿,你又助我除掉了常彬这个贼子,我难道不应该对你感谢一番吗?郑浩,这座酒楼是我自己出钱买下送给你的,一切手续都合法,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程知县捻须笑道。

    郑浩心里说,你老哥一年的俸禄不过才90石米,折合成银钱的话大概是四十多两银子,有何底气自掏腰包买下一座价值二三百两的酒楼送人?

    郑浩估计了一下,程知县从处置常彬家财这件事情中怎么着也能捞个两三千两银子揣进自己的腰包。

    所以,他觉得,自己接收这座酒楼也是应当应分。

    他便不再客气,笑着说道:“大人,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唔!你去吧!记得要多写几篇时文练练手。”程知县挥挥手说道。

    从程知县房中出来,张先生便去忙碌了一番,替郑浩办理了四海楼的过户手续,将地契房契就交给了郑浩。

    郑浩从张先生处告辞出来,却是看见,程芳莲在后宅的月亮门旁向自己招手。

    郑浩心里忽然一动。

    他心想,那日程知县交给自己的几道时文题目也不知其中有没有本次县试的试题,但想必有的几率比较大罢?

    这小萝莉写的时文中规中矩,比自己的好上许多,为何不叫她帮自己把这些八股文题目全都写了,自己背一背应付考试呢?

    郑浩也是个能偷懒就偷懒的,想到这里他便走了过去。

    “莲儿,你有何事?”郑浩笑问程芳莲。

    “浩哥哥,你陪我荡秋千吧,我一个人挺无趣的。”程芳莲嘟着小嘴说道。

    竟然是让自己陪她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