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46章 笔力暴涨
    郑浩翻了个白眼,说道:“恐怕不行,你爹叫我回去练习时文备考马上来临的县试。而且,我也还有其他的事情。”

    程芳莲一听,挺失望的:“那好吧,那你去备考吧,此为大事!”

    郑浩眼珠一转,笑道:“莲儿,我求你个事情。”

    “浩哥哥你说。”程芳莲听得郑浩有事求她,她也是十分的高兴。

    “这里有几道大人给我的时文题目,你能不能帮我每个题目写一篇呢?”郑浩从怀里将写有时文题目的纸张拿出来递给程芳莲。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先陪我玩会儿。”程芳莲接过那张纸,扭着身子撒娇道。

    郑浩一阵头大,这可是县衙后宅,自己若是跟程芳莲过从太密,恐怕会有闲话。

    虽然程芳莲不过个七八岁的萝莉,但那也要谨守男女有别的秩序,不能让人挑了理去。

    明时,封建礼法越加严酷。

    有这么一个故事,说的是明朝的大清官海瑞五岁的女儿吃了自家仆人给的一个点心,海瑞听说之后,登时大怒,说,你是女子,女子怎么能接受男仆的糕饼?你不是我的女儿!你若是能饿死,我才重新认你是我女儿。

    就这么着,海瑞这番话把自己五岁的女儿差点吓死,其女后来果然尊父命不吃不喝,就那么饿死了。

    这特么的就是标准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女子接男子的吃食都算是失节,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不过,幸运的是,像海瑞这么变(和谐)态的卫道士还不算太多,最起码的,程知县的家教就还算开明。

    “莲儿,这恐怕不好。”郑浩摇头道。

    “为何不好?”程芳莲歪着头问。

    “因为,我是男子,你是女子,男女授受不亲,给人看到咱们在一起,会被人闲话的。”郑浩很是认真地对程芳莲说道。

    “可是,我爹爹说,他是拿你当子侄看待的,你并不算外人罢?自家人也并不用谨守于礼,不是吗?”程芳莲眨眨眼说道。

    郑浩耸耸肩,心说,实在不行,就陪这丫头玩一会好了。

    就在这时,一个紫衣妇人慢慢走来,嘴里唤程芳莲道:“莲儿,又在缠着你浩哥哥吗?浩哥哥正在准备应考,却是没有时间陪你顽的!”

    这来的,却是程知县的夫人。

    虽然已年约三十,但仍然风姿绰约。

    “夫人好!”郑浩躬身向程夫人问好。

    “浩哥儿也好,莲儿淘气,给你添麻烦了。”程夫人微笑着对郑浩说道。

    “没有,没有,像莲儿这般乖巧可爱的,并不多见。”郑浩赶忙摆手道。

    听得郑浩夸自己,程芳莲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头。

    “浩哥儿,你去忙吧,我这就带莲儿回房。”程夫人道。

    “那小子就告退了。”郑浩躬身告辞。

    后面的几天,郑浩都在忙着改装四海楼的事宜。

    其实也无须大改。

    只是把牌匾给换掉,由四海楼变成了“豪客来自助餐馆”。

    店内要设一个集中取食物的大桌案,方便顾客自行过来取用。还要在一楼二楼都搞一个小台子,以便伶人在台子上表演。因为自助餐这玩意是个新事物,还需要出个告示解释一番,再就是制作一些传单,以便在开业的时候在城内张贴散发,做做宣传。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郑浩提供思路,然后由卞玉京来具体带人实施。

    卞玉京的执行力还是相当惊人的。

    她将事情安排得井然有序。

    这也省了郑浩不少的心。使他竟可以静下来提笔练习几篇时文。他几乎每天都要写一两篇时文,然后等有了三五篇,他就带着自己的文章去请教程知县。

    程知县就发现,郑浩每一次来见自己,作文的水平和实力都是上升一大截子。

    两三次之后,程知县便叹息着说:“贤侄,你这文章笔力可谓暴涨,比之最初试写的那一篇已经是有天上地下之别。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啊!照此下去,你几年之后定可金榜高中。”

    郑浩心知,这还是那学习能力提升包在起作用。

    用了这学习能力提升包在八股文上,自己写起这八股文来,果然是越来越顺手,水平提升简直就是日新月异,每练习一篇时文,自己对时文的写作感悟就多一分,再写起来便更加的得心应手。

    转眼便到了三月二十六日这一天。

    郑浩又是兴冲冲地拿着自己的新作去县衙。

    这一路上,他感概良多。

    这八股文后世诟病良多,被当作僵化死板迂腐的代名词。甚至就连康熙皇帝都曾说八股文没甚卵用,还曾废除过在科考上考八股文。

    但写了这么多的八股文,郑浩倒是觉得,八股文并非一无是处,最起码的,他对一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能起到很强的锻炼,还能使文风精炼而言简意赅。

    能把八股文写出彩的,那都是脑子灵活的人尖子啊!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休想将八股文写好了的,却没想到,自己竟也有写起八股文游刃有余信手拈来的时候。

    程芳莲已经替他写完了程知县出的那几道题目。

    那几篇文章他也已经背熟。

    但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没必要,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写八股的水平已经超出程芳莲很多了。

    郑浩挟文匆匆而行,很快,他就进得县衙,来到了程知县的签押房。

    “贤侄,又有新作了吗?”程知县见郑浩进来,微笑着起身招呼。

    “大人,这是我的新作,请大人批评指正。”郑浩恭敬地将自己的新文章双手递给了程知县。

    程知县接过来,兴致勃勃地说:“以贤侄前次拿来的文章水平来论,我以为已经相当老道成熟了,就是乡试中举,也不是不可能!”

    “你且先坐,我看看,你这回是否又有进步。”

    程知县说着,就展开了郑浩的文章开始读了起来。

    这一看,他就发现,郑浩的笔力似乎又有大幅度的提升,文章写得更加的挥洒自如,观点新奇而又守正,遣词用句十分的讲究而精到,竟然给人以花团锦簇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