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52章 程知县性子有点拗
    秦氏父子这番密谈之后,次日,无锡城内的谣言就越发的猛烈起来。

    有传说程县尊提前给郑浩透露题目的,还有的甚至说,程县尊为了郑浩能名正言顺得到案首这一荣耀,更是亲自捉刀为其代写考试文章的。

    这样的传言如野火燎原一般很快就传得无锡城内,妇孺皆知。

    所有的考生都在等待今次县试的最后结果。

    满城的百姓都在等着看这谣言是否真的属实。

    这样的谣言自然会很快便传到了程知县的耳中。

    “好个狗头!竟然敢如此编排本官!实在可恨!”程知县听了张先生的禀报,猛地拍了一下桌案,发怒道。

    “东翁息怒,切莫气坏了身子!”张先生赶忙劝道。

    程知县深呼吸了几次,这才将暴怒的心情给平复了下来,他冷笑着对张先生说道:“云起,你说,这是不是秦家在捣鬼?”

    张先生叹息了一声道:“东翁,我也觉得很有可能是秦家在推波助澜,毕竟,他们很看重秦子豪的县试结果,想要讨个好彩头,又是神童,又是县试案首的,这么一路下来,很可能拿个小三元,如此名头就打响了,所以,案首是他们所必须争取的。”

    “哼!本官原本也没打算就一定要将案首点了郑浩呀!如此散布谣言,毁我清誉!实在可恨之至!”程知县道。

    “大人,如果您实在气不过,以我之见,咱们今次县试的案首不如就点了他人好了,只要不是郑浩,他们也只能干生气而无可奈何。”张先生献计道。

    张先生这个计策是老成之想,既回击了谣言,撇清了自己,也沉重打击了秦家。

    程知县想了一想,摇头道:“不!如果我照先生的计策做了,我心里还是气不过!我不能任由他们对我肆意诽谤污蔑,他们不想我点了郑浩做案首,那我就偏要这么做!他们能奈我何?”

    “大人请三思之!这样您就深陷谣言的漩涡,无法洗清自己的嫌疑了。对您的仕途官声都有很不好的影响。”张先生说道。

    “但是,云起啊!你也知道,郑浩的确是天纵之才,他只用了短短十余天的时间就将时文写至大成之境,这样的奇才,比之秦家那小子,不知优秀了多少倍!若是有人怀疑,那就让郑浩和秦子豪单独比试一下时文写作好了,我倒是很想看看郑浩力压秦家的天才,到那时,整个的江南又会怎样的轰动!”程知县果决地说道。

    这一次,程知县不打算退让了。

    他要和秦家来一场硬碰硬的较量!

    “大人英明!这样其实也好,反倒是可以帮郑浩迅速在江南扬名!对秦家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张先生称赞道。

    张先生发现,自己这老板似乎比开始的时候果断多了,而且也有了自己的主见。

    转眼就到了放榜的这一天。

    郑浩还在豪客来自助餐馆那里忙碌着。

    餐馆开业的广告单,是他亲自写的,写好之后,却是要送至书坊印制。

    “公子,今日放榜,你不去看吗?”卞玉京问道。

    “没甚可看的,叫冲哥帮我过去看看名次即可。”郑浩摆摆手说道。

    “公子倒是洒脱。”卞玉京摇头,“我认识的那些个文人士子,到了放榜的时候,一个个抓耳挠腮坐立不安,整个人都恍惚了。”

    郑浩心说,那是因为我的心压根就没放在科考这上面。

    “区区一个县试,通过是必然的,又拿不到案首,有何可牵肠挂肚的呢?”郑浩一摊两手说道。

    郑浩便吩咐了郑冲去帮自己看榜。

    而秦子豪也没有去现场看榜。

    他觉得区区一个县试,若是自己屁颠颠跑到跟前去看,没得掉了份。

    于是,他便和父亲坐在后花园凉亭之中,一边品茶赏荷,一边安静地等待着去看榜的仆人回来报喜。

    “我儿,这一次,你必然可如愿中了案首。”秦江华捻须说道。

    “父亲大人,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若是那程县尊得知是我们在推波助澜造谣生事,他羞怒之下,必然会报复我们的吧?”秦子豪微微蹙眉道。

    “我儿,他怎会知道是我们在操弄此事?即便他有所怀疑,难道就能胡乱将本属于你的案首点给他人吗?若是他点的那人是平庸之人,恐怕抗议之声比如今更盛,他的名声都会被彻底坏掉!他敢冒此险吗?”秦江华十分笃定地说道。

    他看秦子豪还是有些郁郁寡欢的样子,便又笑着安慰道:“我儿的名声也是举县皆知的,谁不知道我秦家有一个少年神童?今年参加县试的本县各家,有哪个的后代能和我儿相比?所以,汝尽可放心!”

    父子俩谈谈说说着,转眼时间便到了巳时三刻。

    忽听得园子外面一阵喧嚷之声。

    有人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秦江华就站起来身,笑着说道:“看来,结果已经出来了。”

    秦子豪也是站了起来,一脸的紧张。

    就看见一个家丁一溜小跑,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却正是那秦子豪的伴当丁全。

    “禀老爷,县试已经发榜了,只是……”丁全跪在秦江华面前,脸上表情很是复杂。

    这让秦江华和秦子豪便都是一咯噔。

    “说!我儿是不是案首?”秦江华瞪大了眼睛,看着丁全,吼道。

    秦江华一看丁全脸上神情,他就知道,看来,自己还是太乐观了,程知县这是要和自己家对着干了。

    “少爷,排名县试第二。”丁全说完,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什么?我儿竟然被放在了第二名?那我来问你,案首是谁?”秦江华咬紧了牙关问道。

    “老爷,是,是郑浩!”丁全说道。

    “哈哈哈哈!”

    听得丁全说出郑浩的名字,秦江华放声大笑起来。

    “父亲大人!”

    “老爷!”

    见秦江华大笑,笑得瘆人,秦子豪和丁全都有些毛骨悚然。

    “好你个程远程伯达,你这就叫自取灭亡!如果我不把你斗倒,叫你永世不得翻身,难解我心头之恨!”秦江华咬牙切齿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