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54章 试比高
    “是啊,就是把郑浩的应试文章贴出来又有何用?又不是他自己写的,纵然花团锦簇,仍然还是作弊!”

    “看过这篇所谓郑浩应试文章,余更不相信这会是他自己作的,郑浩一区区黄口小儿,之前又从未作过时文,怎么可能写得这么好?有这等时文功力,可以直接去京城考状元去了。”

    “这篇文的确是好,笔力苍劲,文法老到,气度浑圆见方,实在是难得的好文,程大人,佩服佩服!没想到你高中之后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能写得如此好的时文!”

    总之,这县衙前面的众人又是一番大声聒噪。

    程知县一阵的气结。

    这些人竟然还是污蔑自己捉刀为郑浩作文。

    他便大笑了数声说道:“尔等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有绝世天才这一种人存在吗?我可以明确地告诉诸位,就在本次县试开考前十余天,郑浩才第一次试写时文,然而,他进步非常之神速,每写一篇时文就有明显提升,等到了开考前夕,他最后一次给我过目他的文章,已经浑然成熟,足可比肩文章大家了。”

    这是个迷信天才、推崇天才的时代。

    程知县知道,只要让众人知晓郑浩是天纵奇才,那么,自己今次的危机便能迎刃化解。

    想要证明郑浩是个奇才,验证的方法万万千,这其实很好验证,程知县相信,郑浩必能经得起考验。

    他有什么可怕的呢?

    便在这个时候,十数人气势汹汹而来。

    来者却正是秦江华及无锡城中那些世家豪门的代表人物。

    来到这县衙之前,距离还远之时,秦江华便听得程知县在高声大嗓地为郑浩辩护,直将对方说成是天纵奇才。

    他隔着数人,便远远向着程知县发难:“哈哈哈!程大人,你是在说笑话吗?你这离奇古怪的说辞也能说服我等吗?纵然再天纵奇才,也不可能在十数天里将时文炼至大成!”

    他说着话,就和这帮子世家豪绅来到了程知县的面前。

    “县尊大人,时文的确最是难写,也是最难成的一种文章,往古来今,多少奇才,就是本朝被誉为神童的李东阳李大人,他也是一直磨练了多年,才于15岁中举。郑浩才多少年纪?难道他能和东阳先生相提并论吗?”

    “不说别人,秦家这一代也是出了个神童叫秦杰伟字子豪的,也是三岁受蒙,五岁熟读诗书,七岁通经义,十岁开始磨练时文,如是受了三年有余的磨砺,这才在时文之上有所成就!程大人说什么郑浩十余天就能将时文炼至大成,我看根本经不起推敲啊!”

    “程知县,外面流言汹汹,满城哗然,都在指你徇私舞弊,为了将这案首私相授受,不惜亲自为那郑浩捉刀代笔写应试文章,你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吧!”

    这些人也是乱纷纷的向程知县施压。

    程知县看到这些人联袂而来,心说,来得倒是好快!等的就是你们的到来!

    他便对这些人拱拱手道:“诸位乡绅,汝等既然有此质疑,我自当为你们释疑!不如这样好了,我将郑浩唤来,诸位可以出题考他一考,此子是不是天纵奇才自然一试便知,何必在这里浪费口舌哉?”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啊!

    你们肆意毁谤,有意思吗?

    程知县,就是要当众对郑浩进行验证,他要让这些乡绅士子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统统闭嘴!

    听得程知县如是说,秦江华一脸阴鹜,他眼珠子转了几转,心里想着,程知县如此笃定,难道这郑浩真的天才了得,可经得起百般考验吗?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或许郑浩聪明一些,记忆力强了些,程知县给他准备了许多篇时文佳作,令他背诵下来,好在众人面前展示吧?

    如果真是这样,看我戳穿他的画皮!

    “县尊的意思是,我等可以随意出题考较郑浩吗?”秦江华问道。

    “正是如此!”程知县点头。

    “难道没有任何限制?”秦江华语气咄咄。

    “无!”程知县气势昂然道。

    “很好!既如此,不妨也把小儿唤来,一同出题考较,让他们也比个高低!”秦江华说道。

    他是想要让自家儿子在阖县父老面前展示一下风采。

    而且,若是秦子豪能够力压郑浩,那岂不更会扫了知县的面子,更加证明程知县是在徇私舞弊嘛?

    这是秦江华的如意算盘。

    “善!两大神童面对面切磋,也是一桩美事,我当然会应允!”程知县说道。

    于是,秦江华就让小厮去家里唤秦子豪过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郑浩带着郑冲通过县衙的后门,走进了后宅,却是恰好的遇见了那老仆程安。

    程安便对着郑浩惊惶说道:“郑公子,大事不好了。”

    “何事慌张?”郑浩沉声问。

    程安便将县衙前头发生的事情与他讲了。

    郑浩心想,自己还是到现场看看再说。

    他便复又从县衙后宅出来,绕到了衙门前面大门处,到了那里一看,却见好些人围在那里,程知县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子辩驳。

    郑浩悄然带着郑冲穿过人群,来到了程知县的旁边。

    看见郑浩出现,人群就起了一阵骚动。

    有那秦家混在人群里煽风点火的家伙便聒噪起来:

    “那个作弊耍奸的郑浩过来了。”

    “兀那小子,你串通知县科场作弊,可知罪吗?”

    “就这么个银样镴枪头的东西,也能和秦家公子比吗?”

    “抗议,抗议!郑浩,你良心若是还没被狗吃,就该将案首让出来,不该自己拥有的荣誉强占为己有,你会做一辈子噩梦的!”

    总之,嘁嘁喳喳地吵闹着。

    郑浩听了这些喧闹,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心说,这些家伙十有九便是秦家的人罢?

    他笑了笑,也不与这些聒噪者一般见识,向着程知县行礼道:“小子见过大人!”

    “唔!郑浩你来得正好,我就说要派人去寻你过来呢!没想到你就来了。”程知县捻须说道。

    程知县看到郑浩出现,明显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