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理想国 > 第55章 子曰
    “不知大人寻小子有何事?”郑浩问。

    “并无甚么太重要的事情,只是想要你和秦子豪一起接受一下这些乡绅的考较,好让他们知道,你在时文方面的确有天纵之才,叫他们明白,本官点你为无锡案首,实乃实至名归!”程知县说道。

    果然是要证明自己有真才华而非冒牌货。

    “大人有命,敢不从之!”郑浩一口答应下来。

    既然搭好了台子,那自己就登上去长袖善舞一番罢。郑浩并不介意狠狠地踩那秦子豪几脚。

    又过了一忽儿,秦子豪也来到。

    程知县便开口说道:“既为考校,当先立规矩,然后才能决胜否。”

    众人便一齐道:“然也!”

    程知县又说:“那就考较三个方面好了。”

    “第一个方面,考较贴经墨义,这是最基本的,考较范围则限在四书及朱子集注。”

    贴经,就是把经文贴去几个字,让考生补全。

    也就是后世的填空题。

    墨义,就是结合经文上下句及注疏中的话出题,令考生解答。

    这考量的便是读书人的基本功了。若是连贴经墨义都搞不定,那就更别说作文了。所以,贴经墨义那是基础的基础。

    “第二个方面,考较时文的破题,也就是在场的诸位可以每人出一道时文题目,然后,从出题中随机挑选三道题目,令这二人抢答,最先成功破题三道者,胜出!”

    写八股文,最重要的,就是破题。

    破题,也就是将时文题目破解分析,紧密围绕文章题目的意思,选择论述的角度加以阐发。

    说白了,也就是将文章的中心思想给点出来。

    如果一篇文章的中心思想都找不准搞不定,那这篇文章指定了成功不了。

    因此,破题最为重要。

    能成功破题,则一篇文章基本也就搞定了。

    “第三个方面,考较时文的写作,就从之前所出的时文题目中抽取一道作为题目,令二人在一个时辰中各自作一篇时文,二人写完之后,令一书吏誊抄两篇文章,糊名之后,诸位乡绅与本官一道担任阅卷官,评判两篇文章的优劣,评判完毕,得好评最多者,胜出!”

    程知县公布了考较的规则。

    众人都觉得这样的规则很是公允,都是答应下来。

    然后,考较开始。

    第一场考贴经墨义。

    这是基础,对于郑浩和秦子豪来说都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二人都是完美地将给自己出的那些题都快速解答了出来。

    见郑浩能熟练地掌握经文墨义,秦江华内心大大震惊了一下。他原本以为,郑浩不过是个不学无术的小孩子,而且,才不过一十三岁,小小年纪,又失去双亲怙恃,纵使读书,也不可能背熟经文,更不能掌握经义。

    岂料,己方接连出了好几道偏僻的贴经给他,竟然都不能将他难倒。

    而且,他对经义的掌握也是十分的纯熟。

    这让秦江华等人就太意外了。

    一个出身低贱,无人管束的少年,能做到这一点,已经超越了90%以上的读书人了。

    勉强说他是神童,也不为过。

    秦江华看郑浩的眼神已经有了不同。

    “甚好!郑浩和秦子豪都答对了所有的贴经墨义,在这一场考较上,两人打了个平局!下面,进入第二场考较,诸位乡绅,你们出的时文题目,都已在这桌案之上字面朝下摆放,现在,我随机挑选一道题,请郑浩和秦子豪做好抢答准备。”

    程知县又说道。

    “大人,我已做好准备,请大人出题!”郑浩拱手道。

    “县尊请出题!”秦子豪看了郑浩一眼,眼中满是警惕,也说道。

    周围的人都是屏住了呼吸,安静地等待程知县出题。

    程知县往四下里扫视了一下,这才看了一下面前桌案上摆放的纸张,他随手就抽取了一张拿在手中。

    秦子豪登时眼睛都瞪大了,他握紧了拳头,浑身肌肉绷紧,等着听程知县的题目。

    郑浩自然也是有些紧张。

    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抢得过秦子豪。

    毕竟,对方可是在时文一道有七八年的功力,受过系统的八股文写作训练。而自己,则是临时抱佛脚的练习过二十来篇的时文,虽然有学习提升包的加持,让他能快速地提升写作水平,但才思敏捷程度能否比得过秦子豪,他是没有一点把握的。

    程知县这时候看了一眼题目,也是不由得一怔。

    这题目,太偏怪了吧?

    程知县皱了皱眉,无奈地一笑,说道:“此题也不知是哪位所出,端得生僻艰涩,两位听好了吧,此题只有两个字‘子曰’!请破题!”

    郑浩心里不由得一跳。

    他张口便答道:“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此乃我对‘子曰’一题的破题。”

    “子曰”这是论语里面经常出现的字眼,也就是孔夫子他老人家说的意思。

    以这两个字为题目作一篇时文,这差不多就是在难为人。

    但是,郑浩后世偏偏看过一个典故,就是说的以“子曰”为题作一篇时文,那破题就清晰地印在他脑子里呢,一听到这个题目,他马上就脱口而出。

    听得郑浩如此快的速度就破完题,秦子豪不由得一怔,这,破得也太快了吧?县尊的话刚落,他已经有了破题。

    这反应速度真是太快了。

    秦子豪听了郑浩的破题,也是觉得郑浩的这个破题实在完美,自己脑子里竟然是没有比它更好的。

    他很是郁闷地顿顿足。

    “妙啊!实在妙极!这破题不露题目半字,就将圣人立言之意义说得清晰透彻,实在是最好不过的破题!照此破题作文,一篇佳文呼之欲出焉!”

    有人抚掌赞叹着。

    顿时现场就响起一片的叫好声。

    程知县也是十分的欣慰,他也没想到,这么偏的一道题,郑浩竟然能破得如此之好,真是后生可畏也!

    “这第一题,便是郑浩胜出了。”程知县宣布道。

    秦江华的脸就有些铁青。

    他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竟然在破题的第一道题就败给了郑浩。

    秦江华感到了一丝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