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冒牌大神豪 > 第020章 拒绝
    5个亿多吗?

    当然多,不知道有多少人辛苦努力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

    但……5个亿真的多吗?

    不说伦敦、纽约,就算是在香江,5个亿连许多房子的一半都买不下来!

    更别说那些动辄数亿,甚至十亿美元的私人游艇、私人飞机之类的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宁翊简单就能完成任务了,因为那些东西虽然一个就可以让宁翊完成系统任务,可是关键是宁翊买不到啊。

    这世界上有许多东西都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甚至于说,有钱只是一个最低的门槛而已。

    ……

    “筱筱姐,我之前让你打听的房子你有消息了吗?”

    拨通余筱筱的电话后,宁翊开口问道。

    “有一些眉目了,但是还不是很确定。”

    电话那头余筱筱有些不好意思:“我毕竟也只是在房地产行业入门几个月的新人而已,现在能够联系上的就只有三家。”

    “三家?不少了。”

    宁翊笑着说道:“如果没有筱筱姐,我恐怕一家都找不到……那房价最贵的是哪一个?”

    听到宁翊直接便问最贵的那个,余筱筱暗自苦笑,心道我们真是两个世界的人啊,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丝毫不慢:“最贵的是我在天京的一个……嗯,女同学那里,她也在一家房产中介做实习生,嗯,她负责的是四合院的租售。”

    “四合院?”

    宁翊顿时神色一喜。

    要知道早在几年之前天京市便颁布指令,不再批准新建四合院,就连之前的四合院也做出了种种限制,什么不能推倒重建啊,不能挖地下室之类的,种种政策都让四合院成为了一种不可再生资源,把它的价格是一再推高。

    到了现在,一些四合院的价格已经超过了30万每平米!

    而且,四合院的普遍面积都很大啊,就算按照比较小面积的300平来计算,一套四合院加上税、中介佣金之类的,其价值也轻轻松松超过一个亿。

    如果是那些面积更大的,甚至这一套院子就能让宁翊完成任务。

    “好,筱筱姐,那你帮我联系一下对方吧。”

    宁翊想到这里立刻把目标放在了四合院上。

    “……好,我帮你联系。”

    看到宁翊这么轻松就下了决定,饶是余筱筱早就有准备也是暗自吃惊,作为行业内的人,她自然知道一套四合院的价值,心里对宁翊的身家不断猜测。

    挂断和余筱筱的电话后,宁翊忽然一拍额头:“糟糕,光顾着怎么完任务了,我这可怎么和爸妈请假啊。”

    眼看还有不多的时间宁翊就要大学开学了,宁翊相信父母是轻易不会让自己在离家了。

    “找个什么理由呢……”

    宁翊摸着下巴思索:“天京的同学邀请我做客?不行不行,这个借口用过了。”

    “去天京旅游开开眼界?更不行,我马上就要去天京上大学了,我妈肯定让我上了大学再去开眼界。”

    “要不然直接先斩后奏?额……算了,万一爸妈心急之下直接杀到天京找我呢,不行不行。”

    宁翊左思右想,直到余筱筱都把她那个女同学的联系方式发给他了,依旧没有想到一个好的理由。

    “我去,难道说这个任务还能在这里卡住?”

    宁翊一阵懊恼。

    就在他为自己去天京苦思冥想找理由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

    “这是……”

    看到这个陌生的号码,宁翊心里忽然浮现一个人的名字——荆甜!

    “叮铃铃……叮铃铃……”

    听着手机那单调的铃声,宁翊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接。

    “宁翊,你干嘛呢,赶紧接电话!”

    宁翊还犹豫着呢,客厅里苏玉梅的声音直接透过房门传了进来。

    “知道了,这就接!”

    宁翊无奈,只得按下了通话键。

    接通电话后,宁翊没有说话,而对面也没有说话。

    尽管双方都没开口,但是奇怪的,宁翊知道对面一定是荆甜。

    果然,还是荆甜率先开口:“宁翊……是你吗?”

    “嗯。”

    宁翊不知道能和荆甜说什么,淡淡应了一声。

    听到宁翊冷淡的反应,这边荆甜在后悔的同时也升起了淡淡的抱怨,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美女好不好,而且还是你曾经暗恋表白过的美女,你现在就这个态度?

    不过荆甜知道,自己这时绝对不能表现出任何不满,否则她和宁翊就真的没有一丝可能了。

    “宁翊,你……在怪我吗?”

    荆甜沉默一阵,语气幽幽的问道。

    “没有……我,没有怪你。”

    听到荆甜暗含委屈的声音,宁翊的心忽然一软,这句话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他就一阵摇头苦笑,看来自己是真的没有放下荆甜呢。

    而听到宁翊这么快就回答了自己,荆甜心里也是一喜,确定宁翊心里实际上还是有自己的影子的,之前的淡漠不过是因为自己拒绝而产生的“因爱生恨”罢了。

    想到这里,她的语气忽然自信起来:“其实……你那个时候吓到我了。”

    荆甜没有明说,但是宁翊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对她表白的时候。

    “我从没想过你会……喜欢我,我当时只感觉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于是才选择和你慢慢拉开距离,如果,我这么做对你造成了什么困扰……对不起。“

    荆甜声音低低的嗫嚅。

    “我能有什么困扰,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既然过去了,就没必要再留恋了。”

    若是荆甜没有这番解释还好,听到她这番解释之后,宁翊脑海里就忽然再次浮现出他偶然得知的荆甜同时和好几个男生交往的事情,心智立刻恢复了冷静,为了防止荆甜误会,他索性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没有必要再留恋?”

    听到宁翊这句话,荆甜立刻明白了宁翊的意思,脸色也瞬间苍白,怎么办,难道说我要和宁翊就这么擦肩而过了吗?

    “不,不行!”

    荆甜眼中坚定一闪,“我已经错过了宁翊一次,绝不会再错过第二次!”

    想到这里,她语气中带着几分焦急说道:“可是……可是我心里也喜欢宁翊你啊!”

    “喜欢我?”

    这下子宁翊是真的愣了,脑海中只剩下荆甜这句话不停地回荡。

    荆甜说出这句话后也索性放开了,哀婉的说道:“我以前不确定自己的心意,只是把你当做好朋友……因此,在你对我表白之后,我才会那么害怕面对你,因为我不想破坏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可是现在我确定了,我……我想和你在一起!”

    听着荆甜对自己的表白,宁翊慢慢冷静下来,他也终于想到为什么荆甜会主动对自己表白了——那张vip卡!

    她一定是从毛旭阳那里得知那张vip卡是自己的之后,才会转变了态度!

    想到这里,宁翊心里忽然升起一阵莫名的怨气,不客气的打断荆甜的话:“是那张卡吧?”

    “什么?”

    荆甜心里一紧,略显慌乱的问道:“什么卡?”

    宁翊心里有气,不想再跟荆甜多说,直接挑破道:“其实在高中的时候,你也是有男友的吧?”

    “什么!”

    听到宁翊这句话,荆甜仿佛感到头顶蓦然降下一个霹雳,大脑一片空白。

    “他怎么知道,他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一时间荆甜心神大乱,“上次在皇家玖号ktv他是不是也看到了我?”

    她之所以有底气给宁翊主动打电话,甚至主动告白,所凭借的无非就是宁翊喜欢她,而且不知道她所从事的行业以及过往罢了。

    但是现在直接被宁翊说破,荆甜只感觉自己在宁翊面前似乎丢掉了全部遮掩,整个人好似浑身赤-裸的站在他面前,被他审视!

    “不,没有,我没有交往……”

    心神不定之下,荆甜只是机械的否认着宁翊的话。

    感受到荆甜话里的惊慌失措,宁翊暗自叹了一口气,有些后悔怎么刚才就一时口快直接揭破了荆甜的伤疤,心里一软,宁翊叹道:“有句话叫做纸包不住火,有些事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

    宁翊说的是她高中同时和好几个男生交往的事情,但是荆甜却误以为宁翊再说自己在ktv上班的事情。

    “连你也看不起我吗?”

    荆甜的语气忽然满是萧索。

    “我没有看不起你,真的。”

    宁翊说的是实话,一开始当他得知荆甜居然同时和几个男生交往的时候,确实难以接受,但是之后他慢慢也就想开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每个人也有每个人对生活的态度,没有人可以认为自己比他人高一等。

    况且,荆甜当时并没有一个确定的男友,也不能说她脚踏两条船、对感情不忠什么的,只能说她是爱慕虚荣,同时和多个男生保持暧昧关系,想要获得最大的利益而已。

    当然,荆甜可以这么做,而宁翊,也可以不认可。

    感受到了宁翊话语里的真诚,荆甜的眼泪忽然流了下来:“那你为什么……”

    “为什么拒绝你吗?”

    宁翊补充了荆甜的问题,轻笑着说道:“因为,我发现咱们两个人的价值观不一样啊。”

    荆甜爱慕虚荣,喜欢被人追捧,而宁翊呢?

    他虽然有了神豪系统,也喜欢没事装装逼,陶冶一下情操,但是他对于金钱可没有多么看重。

    “价值观?”

    荆甜几乎以为宁翊在逗她。

    不过宁翊却不想跟她解释了,否则真说得太直白,对于荆甜来说就又是一次伤害了。

    “好了,我要去吃晚饭了。”

    宁翊说着,就准备挂断电话。

    “等等,等等,宁翊!”

    荆甜赶紧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两个不合适,但是我觉得这其中应该有什么误会,这样,我计划去天京旅游,不如我们一起怎么样?”

    “我们……两个,一起旅游?”

    宁翊错愕。

    “嗯,我觉得在旅途中或许我们能更加清楚的了解彼此。”

    荆甜话是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决定在旅途中就豁出去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生米煮成熟饭。

    “不了,我最近有事。”

    尽管不知道荆甜心里打着自己的念头,但是宁翊毕竟还要完成系统任务,于是直接拒绝了她的提议,然后不等她反应便挂断了电话。

    “别着急拒绝啊,听我说……喂,喂,宁翊,宁翊?你别挂电话……别挂啊……求求你……”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断线声,荆甜忽然一阵委屈,趴在床上哭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