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冒牌大神豪 > 第183章 解约
    就在宁翊看完这封信没多久,徐鸿年便再次打了电话过来。

    “宁总,看完那封信了吧,怎么样,接下来你还要继续告那几名主播吗?”

    徐鸿年问道。

    “当然要告!”

    宁翊点头道:“虽然我继续告那几个主播对于鱼人直播公司也造不成任何伤害了,但是对于淇淇而言却是必须的,我必须用这种手段才能维护淇淇的名声。”

    “宁总你是有意把淇淇引入花园直播?”

    看到宁翊如此在乎淇淇,徐鸿年心里一动。

    “当然,要不然我花费那三百万做什么?”

    宁翊理所当然道。

    “如果这样的话,我估计宁总的愿望恐怕不太好达成。”

    徐鸿年却是不认同宁翊的意思。

    “哦?愿闻其详!”

    听到徐鸿年的话,宁翊开口问道。

    “我知道,宁总你打赏淇淇一是为了给淇淇澄清,二是为了抬高她的名气,这样她在转会到咱们直播网站的时候,能够本身便携带大量的流量,是吗?”

    徐鸿年问道。

    “不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宁翊点头承认。

    “可是……宁总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身份如果被罗养洐知道的话,他会怎么做?”

    徐鸿年一句话让宁翊呆立当场。

    “原来如此。”

    宁翊忍不住苦笑一下。

    以罗养洐的手段,如果知道宁翊是花园直播的股东之后,怕是会立刻雇佣大量水军炒作这件事,标题宁翊甚至都能想到——土豪打赏三百万背后隐藏的真相。

    “看来我做事还是思虑不周啊。”

    宁翊暗自反省。

    他本以为自己在这件事上做的很不错了,但是却想不到偏偏漏算了这一遭。

    虽然现在看来,不管是网民还是媒体,全都站在了宁翊和淇淇这一边,纷纷为他们二人摇旗呐喊。

    但是宁翊却知道,他们现在之所以支持自己,是因为自己的行为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不管是自己对淇淇的三百万打赏,还是之后对米娜等人的律师函警告,全都是出于一个粉丝对偶像的支持,而不是其他!

    如果此时宁翊让淇淇从鱼人直播转会到花园直播的话,那么他此时的行为就会立刻被媒体贴上一个“心机”的标签!

    而那时,哪怕淇淇的的确确就是被米娜等人诬蔑诋毁的,在罗养洐的推波助澜之下,都有可能将形势翻转!

    “这么说来,淇淇还只能留在鱼人直播了?”

    宁翊郁闷的问道。

    “那倒不尽然。”

    徐鸿年解释道:“只要等到淇淇的直播合同到期,那时她再跳槽到咱们花园直播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毕竟淇淇在鱼人直播遭受到了这么大的委屈,哪怕鱼人直播选择了壮士断腕直接将米娜等直播开除,以后淇淇跳槽也会受到所有人的理解。

    “非要等到那时吗?”

    宁翊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虽然说即便在鱼人直播,宁翊把淇淇的名气捧上去系统也认,但是宁翊知道自己刚刚可是和罗养洐摆了脸色的,这样淇淇在鱼人直播怎么可能会一切顺利?

    网站想要打压自己旗下的一个主播,实在是太容易了。

    “当然也是有另一个办法的。”

    从宁翊的话里,徐鸿年感受到了他对淇淇的喜爱,因此也为宁翊想办法道:“宁总可以先劝说淇淇直接和鱼人直播解约,然后等到淇淇成了自由身之后,我们再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其他的几家直播网站……”

    “这个主意好!”

    听到徐鸿年的建议,宁翊的眼睛顿时一亮。

    经过了自己这三百万的打赏,淇淇此时的名气可谓是如日中天,一旦她和鱼人直播解约的消息传出,恐怕会有大量的直播网站蜂拥而至。

    到了那时,淇淇再选择和花园直播签约的话,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

    “不过,这个办法唯一的弊端就是淇淇要承担一定时间的直播真空期。”

    徐鸿年说道:“毕竟如果淇淇和鱼人直播解约之后,马上就和咱们花园直播签约的话,还是会被罗养洐利用。”

    “唔,这个倒是个问题,不过……问题不大。”

    宁翊只是略一思考,便决定让淇淇先和鱼人直播解约。

    ……

    就在宁翊为淇淇的事情忙碌的时候,天京一栋别墅中,也有人正在谈论他。

    “妈,我爸这是怎么了,喝这么多酒?”

    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父亲,一名中年男子问道:“我记得没错的话,今天我爸不是带团在国家领导面前参加国庆汇演吗?”

    “是啊,这不是汇演结束了嘛。”

    男子的母亲说道:“你爸回来的时候那叫一个高兴,说自己的汇演特别成功,还受到一号首长的夸奖了呢!”

    “真的?”

    听到母亲的话,中年男子也是一喜。

    “可不是!”

    男子母亲笑道:“其实早在几天前你爸就说了,他这次的汇演很有可能获得成功。”

    “哦?我爸这么有自信?”

    中年男子笑道:“我可记得我爸一向都是谨慎小心的,怎么突然变了脾气啊?”

    “好像是因为一首歌。”

    男子母亲想了想说道:“他这次汇演是把解放军进行曲进行了填词,据说啊,那个词写的特别好。”

    “给解放军进行曲填词?”

    中年男子惊异道:“这是哪位大师这么有胆量啊,要是填的不好可就丢人了。”

    “不是大师!”

    男子母亲摆着手道:“你爸说了,填词的不是老艺术家,是一个刚上大学的天才音乐创作人!”

    “天才音乐创作人?”

    听到母亲的话中年男子不禁一愣,他可是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的,如果对方不是真有真材实料的话,以父亲的脾气绝对不可能用这七个字来形容他。

    “是啊,天才音乐创作人。”

    男子母亲道:“就你前阵子觉得好听的那首‘一二三四歌’,也是这个年轻人写的,听说还是在一天的时间内写完的呢。”

    “‘一二三四歌’也是他创作的?”

    听到母亲的话,中年男子是真的惊讶了:“那这个年轻人确实有些本事啊。”

    “要不然你爸能这么念念不忘嘛!”

    男子母亲说道。

    “那妈,我爸有没有那个天才的联系方式?”

    中年男子沉吟一阵忽然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