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宅厨师 > 758.扣三丝(久违的小黑屋,就好像回到家一样)
    扣三丝,上海本帮菜的代表菜之一,起源于淮扬菜的它同样也是一道出了名的刀工菜,而这便是白天选择用来对于堂哥的文思豆腐的菜肴。

    火腿蒸熟,鸡胸肉煮熟,冬笋去壳同样煮熟,等到三种食材全都煮熟之后晒凉,再之后就是切丝。

    同样是要求三种食材全都尽可能切细,最好细若发丝,而这便要考验厨师的刀工了。

    白天对于自己的刀工还是听自信的,虽然刚刚堂哥那魔术一般的将豆腐切丝的操作带给他幼小的心灵以极大的震撼,但是小正太到底是个优秀的厨师,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进入了料理状态。

    状态调整好了的小正太运刀如飞,他是厨技方面的天才,而这天才之处并不仅仅只局限于快速的学会各种厨技而已,他甚至能将几种不同的厨技相互融合,取长补短,形成新的更强更大的厨技。

    就比如他现在用的刀法,这便是在他最熟悉的猛牛青龙斩之上加入了一些蓑衣刀法的技巧。

    所谓的蓑衣刀法,这是一种难度较高的刀法之一,说起来简单,其实就是切菜的时候不要一刀到底,不能完全将食材一刀两断,要保持那种藕断丝连的感觉,然后换个方向再切同样的一刀。

    于是,最终一个食材明明已经被切了无数刀,但是却依然没有彻底断开,薄片与薄片,细丝与细丝之间依然有着联系。

    这种刀法你听起来似乎挺简单的,但是对厨师的要求却是一点也不低,厨师需要对手中的厨刀的掌控达到极致才行,说切就切,说停就停,握住厨刀的那只手必须要稳如泰山,力的收发孰若臂使。

    这是一种相当高的刀法境界,若是一位剑客能对自己的手中剑达到这种收发由心,举重若轻的境界,那他便已然剑法大成,称得上是一位用剑高手了,由此可见其中难度。

    白天三岁的时候就被那魔鬼一般的爷爷训着开始学习厨刀了,如今的他虽然才十三岁,但已然练刀十年,十年磨如一刀,艰苦的训练最终开花结果,造就了他现在的出色刀工。

    他手中的厨刀明明是今天刚刚到手的新刀,并不是他用习惯了的自己的刀,但是这把无名的慧刀真不愧是和他有缘,他握在手中便有种指如臂使的感觉,仿佛血肉相连一般,就连刀柄握把都仿佛和他的手掌天然契合,仿佛专门变成了他的形状一般,默契无比。

    这样的一把与自己相性爆表的厨刀更是让小正太精妙的刀工更上了一个层次,他快速的将那三种早就准备好的食材分别批成薄片,然后运刀如飞一般切成细丝,但是丝丝之间藕断丝连,若即若离,神奇无比。

    他的手非常的快,刀更加的稳,那快出残影的手速很是吓人,显得有些粗暴,但是砧板上的食材却处理的很是精致,根根直径不到0.5毫米的细丝粗细一致,让强迫症能一本满足。

    “完成了。”

    良久,小正太长舒了一口气,抬起头,他的第一道料理已然完成。

    将平菇去缔,平刀切开,之余下最上面的帽子到放在小碗之中,然后沿着往边将那已经切丝处理好的火腿片,冬笋片,鸡胸片一一排列整齐,装满一碗,最后淋上汤汁,将小碗倒扣进大盘之中,送入蒸笼蒸上几分钟,一道扣三丝便制作完成。

    火腿,冬笋,鸡胸肉,三种都是极鲜的食材,而切丝更是加大了食材与汤汁的接触,这样更能激发出食材本身的鲜美,在蒸制的过程中,三种美味同时释放,融为一体,便产生了妙不可言的结果。

    一加一加一绝对大于三,三花聚顶,仙人才能享受的绝世美味,比起什么两开花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哼哼....完美,堂哥,这次我会让你承认是我比较强的。”

    小正太看着自己的得意之作,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次他甚至超常发挥了,这一道料理算得上是他目前的刀功极致了,赢过堂哥绝对不在话.....

    嗯,大概能赢吧。

    料理结束之后退出的心无旁骛状态的小正太突然再次回想起了之前堂哥那变魔术一般的刀工,那快到他的肉眼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的刀工让他一下子头脑冷静了下来,有些理不直气不壮的。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偷偷看了看堂哥的方向,想要查探一下堂哥在干啥的,然后......

    “噼啪....”

    厨房里突然传出热油炸开的声响,细密的响声伴随着一股油香味弥散开来,随后这油香味又迅速转变为一种油炸食品特有的香气,勾动着人的食欲。

    这样的香气对于华夏人来说算是一种童年的回忆的,毕竟学校门口一放学闻到的都是这个味道,那是校门口无数油炸小摊的味道。

    当然,此时弥散在厨房里的香气自然不是那些小摊的劣质用油的味道所能比拟的,这要更加的纯粹,也更加的诱人,让人口中口水止不住的开始分泌加速起来。

    “好热...”

    刚刚擦了汗的额头再次沁出汗珠,小正太明显感觉到了厨房的温度比起之前上升了起码十几度,而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很显然便是堂哥面前那暴走的火焰了。

    “这...这真的是一个正常炉灶所应该有的火力吗?这谁顶得住啊。”

    小正太开着那窜高到半个屋顶,不断的肆虐着的灶火,喃喃道。

    再看那站在恶魔一般扭动着身子尽情的摇曳的火焰之前的堂哥,小正太不由的再次惊呆了。

    或许是这火焰的温度太高的缘故吧,堂哥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上衣,露出了里面出乎意料强壮的躯体,虽然那皮肤似乎比起少女还要白皙三分,但是那满身的肌肉却显然不是闹着玩的。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大概就是说的这种身材吧。那紧致的肌肉,那扑面而来的哲学的气息,让小正太精神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他沉默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那瘦小的身材....

    emmmmm.....

    总感觉又输了啊...

    咳咳...跑题了,跑题了,哲学不哲学,肌肉不肌肉的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

    “啊,这次是真的不科学了啊。”

    小正太张大了嘴巴,发出三观破碎的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