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自天上来 > 正文 第97章 “地狱”
    “梦中……情人……啧。.”腾欲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收回了目光。

    “咋滴,你你也喜欢玉娘?”黄牙大汉话锋一转,直勾勾的看着腾欲,那目光顷刻间便有了变化,好似把他当成了情敌一般。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可没兴趣。”

    “那你咋忽然提起她。”

    “之前交过手。”

    “你…你……”大汉立马就面色微怒起来,似心爱的女人容不得半点受伤。

    “别激动,我杀了她的曲清,你应该要感谢我。”腾欲说着,冲大汉笑了笑。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说起来,你堂堂凡九灵的强者,活了快三百年的修士,却喜欢上一个二十余岁,才入凡五灵的女子,啧啧。”

    “爱情,是越时间的力量,永恒不朽。只要相爱,年龄何修为都通通不是问题。”大汉开口中,目露追忆,似很有道理的样子。

    腾欲听着便想起了玉娘出现时,那近百修士的疯狂爱慕,甚至不惜大打出手。如今眼见这凡九灵的大汉都被吸引,直让他摇头。他看向丑女人,对这四周被关押的修士都一一询问起来。

    “还能有什么,我就在那时帮了庞丹说了几句话,这大龙寺便以包庇之罪一同捉拿。”丑女人指了指大汉,神色落寞。

    腾欲没有再问,而是打听起远处的那个不断咳嗽,病态的青年。

    “他啊……貌似在一次大龙寺的祭佛大典上怒砸了金身佛像,闹得大乱。”丑女人轻声开口。

    腾欲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正要回头却现对方的脸上,似乎有多出了芝麻大笑的黑点,好似那一个个黑斑的雏形,不禁开口道:“你这脸上的黑斑……”

    “才现么,也罢,你有仙气,看起来不是寻常修士,或许不受影响。

    但我等,在这死狱里待久了,都出现各种各样的病态,我脸上的斑,庞丹的黄牙,还有那苍行子目中的青光,那青年不断的咳嗽,都是。”丑女人指了指那老者和青年,开口道。

    “病态……”腾欲仔细的看了一下,丑女人的黑斑和庞丹的黄牙,还有那老者目中的青光,似乎的确是一种被黑雾感染后的变异,但好像又没有什么害处。

    然而他自己却是没有出现变异的部位,至少暂时没有。他又看向那脚苍行子的老者,道:“你呢?”

    “小娃娃,这大龙寺的黑暗,就是我等也只知一二,罪名都是借口罢了,不过是为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老夫苍行子,被困了一甲子之多,从未看到有人可以逃出生天,要么等死,要么生不如死。”

    腾欲没有停下,继续问到:“你们呢?都是因一条混乱之罪?”

    如他这样的牢笼一共有八座,环绕一圈,其中还有八座佛像。除了他自己,这丑女人和这叫庞丹的大汉,以及那苍行子和那病态的青年外,还有两人,以及一个空空的牢笼。

    这两人相隔的最远,也最为死气沉沉,一个是皮包骨头的白老翁,皮肤通红,怕也是一种病态,很是渗人。

    一个是骨瘦如柴的老妪,眉心在不断的腐蚀,化为了黑色的洞,比之那病态的青年还要严重,似乎生机被吸收的差不多了,浑浑噩噩,双眼无神。

    腾欲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似乎回应了也没有任何用处,反倒还浪费力气。然而他却想起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抢灵宝,杀众祖,扰的南外环人心惶惶,怕也是因为这个而被定下混乱之罪。

    “甭想了,你的确很奇异,仅仅吸收灵气就可以增长修为,看起来很像传说中的灵修,还有仙气,又像人仙。

    可…可终归也仅仅是凡,也仅仅在凡境内,太弱了,翻不了天。”庞丹虽然一度对于腾欲的种种感到心惊肉跳,但此狱的奇异也是天地罕见。

    且不说这自成一体的颠倒空间,和吸引着无数修士渴望逃出生天的白光。一个个都如飞蛾扑火,自取灭亡,纵然没有死,也生不如死。

    还有那自白光处散出的吸力,不断的吸收他们的生机,更让每一个人出现各不相同的病态。

    想出去,难于登天!

    腾欲自然也知晓,沉默了一会,有看向那头顶的白光,不禁冒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这里真的如他们所言是颠倒的空间,那也就是脚朝天,头顶地的状态。

    那么这所谓会让人生不如死的“地狱”又是什么地方呢……

    他喃喃自语,看着近在咫尺的短剑却得不到,快死的大龙寺老祖宗也找不到,还出不去,真是伤脑筋。

    短剑的事先不论,这圣境老不死也暂且不管,先要找到可以出去的路。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同时,九幽死狱之外,午后的阳光照射在大龙寺上,偌大的广场一派祥和,有小和尚在摇头晃脑的诵佛经,有老和尚在敲在认认真真的敲木鱼。

    这大龙寺的山门上,除了高挂的牌匾下,还立着一块四四方方,洁白如玉的大石头,犹如这小山般大小的天然巨石一样。

    这白色的石头上刻着一行字:无规则不成方圆,混乱者,镇压无赦!

    看起来一副名门正派之的正义,与这地下的死狱完全相反,任谁也不会想到,一地之隔,便是天差地别。

    那红裙女子也好,大头娃娃也罢,还是那说书先生都是早已离开。而在大雄宝殿内,那武僧正在给智阴,也就是腾欲眼中的恶僧疗伤。

    一旁的地上有一根箭,通体石质,正是第六猎门的石箭。此刻染了大半的鲜血,甚至都凝固渗透到了箭体之中,血红血红。

    “快…快…快……本僧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智阴森森开口,似在催促着武僧,让对方加快一些度,似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死狱里折磨腾欲。

    但见他胸口的伤,虽然停止了流血,却恢复的很慢很慢,让他的脸色难堪到了极点。

    “得了吧,擅自召唤伏虎塔的责罚,念你将此子捉拿了回来就此抵消。

    但是,伏虎塔居然被贯穿受了大损,你罪责难逃!”武僧开口中,颇为不悦。

    “那只是伏虎塔的金光,凝聚的分身而已,若非此塔,本僧早已被这石箭射杀至死。”

    “行了,你现在可不是半步圣境了,别想再违抗我的命令。”

    “都是这臭小鬼害的,害的我修为大跌,居然跌到了凡七灵,我一定要好好的折磨他!

    我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智阴被武僧一提,想到自己不再是半步圣境,想到修为跌落就怒气冲天,不禁大吼。

    而在九幽死狱内,腾欲在旁人的惊讶之下,嗡的一声,直接冲向那距离遥远的微弱白光处。

    那在他们口里认为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