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自天上来 > 正文 第131章 吞噬!
    自第126章起,黑纱女子直呼其姓,改成了红姑娘。  .

    腾欲看了看一旁的菊花公子,笑道:“管它翻了几倍,咱们有菊花公子,还愁银子么。”

    “也是,菊花公子可有意见?”庞丹的力气明显比腾欲大上很多,揪着菊花公子的耳根子早已变得紫红,疼的他冷汗之流,咬牙切齿。

    “没有…没有意见……前辈饶了玫瑰……不,饶了菊花吧……”

    “饶了你?可得给我一个理由!”腾欲收起了那绿色的祖血,看着被几个大汉清理的玉桌碎块,办上来一全新的玉桌。

    “前辈想要什么,菊花都可以给……”

    腾欲闻之,顿时有了兴趣,道:“真的?确定?”

    “确定……金银珠宝,前辈想要什么,只要菊花有的,只要菊花可以弄到,都可以奉上。”玫瑰公子听着腾欲的语气转变,似乎觉得有了转机,连忙更加卖力的讨好起来。

    腾欲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一指那红姑娘,道:“我若说,要她呢?”

    他话音未落,那红姑娘便立刻神色一变,冷冷的看着腾欲。

    玫瑰公子也是愣住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要那红姑娘,一时半会,竟语塞的说不出话来。庞丹也呆了一下,虽然他看着那红姑娘眼馋的很,却同样没想到腾欲居然这么点名道姓般的开口。

    好似点了头牌一样。

    “这这这……前辈……这……”

    “好了,看把你吓得,可以滚了。”腾欲松开了玫瑰公子的耳根子,抖了抖手,便是不想再羞辱他了。

    “谢……谢前辈……”玫瑰公子终于松了一口气,捂着红肿的耳朵,就要离开。

    “我让你走了么。”

    “前辈……你……”

    “我刚刚说什么来着?念给我听听。”

    “前辈…让我…让我滚……”玫瑰公子说话结结巴巴,刚刚放下的心又悬到了嗓子眼,对于腾欲,是极度的恐惧。

    “让谁滚?嗯?”

    “让菊花滚……”

    “那菊花是谁?”

    “我……我是菊花,我是菊花公子……”玫瑰公子可谓丢尽了脸,头都不敢抬。这玫瑰一词乃是他母亲所取,却要在这里一句句的自称菊花……

    “那还不滚?不知道什么叫做滚?”腾欲冷冷一哼。

    他对于这种欺软怕硬的阔少最为厌恶,让他一度想起那将他陷害踢落凡尘的赵四。都是仗着来自大族,耀武扬威,为所欲为。

    遇到弱者,便是百般羞辱,遇到强者,立马变成孙子。这种废物,居然让他下跪,腾欲没有杀他,便是格外开恩。

    再看玫瑰公子,已然知道腾欲要什么,惨笑中跪倒在地,满目屈辱,真的滚了起来,引得四周笑声不断。

    更是让那红姑娘很是尴尬,面色阴晴不定。她原本也是有计划的,可她的计划却被腾欲生生打破,打的支离破碎。看着犹如丧家之犬般的玫瑰公子,她的心在滴血,原本营造起来的极佳气氛通通烟消云散。

    红姑娘死死的看着腾欲,隐有杀机毕露,腾欲之强,她了解,但这里是温柔乡,是风语城四大家族之一!

    这里有圣境,还不止一尊!

    腾欲察觉到了红姑娘的杀机,却是没有什么反应,反而笑嘻嘻的对着玫瑰公子开口道:“菊花啊,你看你,把这么美的佳人冷落的都生气了…还不敬酒?”

    玫瑰公子听了之后,麻木的点了点头,拿起刚刚呈上来的酒,斟满了一杯。颤抖的递给对面的红姑娘,结巴道:“红…红姑娘…请……”

    “哼!”红姑娘冷哼中,一把夺了过来,一饮而尽。

    “佳人好酒量,若是有兴趣可以和庞兄比一比,我想庞兄肯定不介意。”腾欲调侃了几句,看着呈上来的三百年女儿红,便是没有再去关注。

    “少侠,这女儿红可当真一绝,听说酿造过程更是神秘。”庞丹赞不绝口,甚至忽略了那红姑娘。立马斟满了一小杯,递到鼻子前,细细闻了一闻。

    十年匆匆,酒香如初!

    “不错,好酒。”腾欲没有斟酒,而是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这红色的酒,倒是点了点头。

    “这酒喝的能让人上瘾,不是单纯的酒瘾,而是唯独针对这一种酒的上瘾。”庞丹说着便是饮下了一杯,似解了这十年的馋。

    “上瘾?有趣。”腾欲看了许久,并没有现什么奇异之处,他目光扫动,却是捕捉到了一个很是古怪的现象。

    说古怪,是他现这四周的酒客喝的酒都各不相同,甚至一眼望去,仙识中可以现,每一个人的酒都不一样。这让他想起了这下方,那巨大的九窍玉石,调制出了千变万化的酒。

    而这女儿红,却是唯一的由那些女子从楼上端下来的。

    不仅如此,这些酒客貌似只贪一种酒!

    很多续杯的,却都是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酒。很多喝了一壶又一壶,甚至一坛又一坛,都是相同的酒。

    这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但腾欲如今是一成仙力之上,仙识范围直径百丈有余。这么大的范围中,这温宫单单一楼和二楼就有百人之多。

    这百余人,通通都是喝了什么酒,便就是什么酒,从未有所改变!

    这么一看,便是古怪之极,似乎正如庞丹所言,喝了会上瘾。但对方似乎只知道女儿红喝了会上瘾,却不知道这里所有的酒喝了都会上瘾!

    喝什么酒,便会对什么酒上瘾!

    “有意思……”腾欲喃喃中,抬起右手贴在了这酒坛上,心神一动,赫然施展了又一式小众术法,与那传送一样,都来自那八十缕的记忆中。

    这个术法名蜉蝣,是让自己的一丝气息化为极小的分身,如同蜉蝣那么大,可以出现在直径三丈内的范围中。但只能维持三息,且一日只能施展一次。

    这种术法可谓很是鸡肋,却是适合偷窃之流。

    腾欲施展后,散出一丝气息化为了一个小蜉蝣,进入了这酒坛之中,酒之内。

    他的这具小分身当浸入女儿红后,眼前犹如面对大海一般,红色的大海,波澜壮阔,很是美丽。

    当他完全浸入之后,却是神色一变,但见红色的海水如一只洪荒猛兽,张开了血淋淋的大嘴,一口便将他直接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