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自天上来 > 正文 第133章 家丑(上)
    今天三更求推荐票

    在红姑娘不再问了之后,玫瑰公子却是疑惑起来,这分明是他和腾欲的恩怨,并没有牵扯到红姑娘,为什么他们彼此都这么在意呢。.

    尤其是腾欲方才告诉他,让他不要对红姑娘说出实话。这其实让人很困惑,且之前的那些话好似在暗示着他什么。

    “是在暗示什么呢……”玫瑰公子有些头昏脑涨,也不知道被红姑娘带到了哪里,浑浑噩噩的依旧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然而腾欲这么做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他并非是想帮助玫瑰公子,也非帮林府。他只是不想让那红姑娘得逞罢了。

    对方能在十年前摧毁如剑宗,那肯定有回报,或者说有收获。如今似要对林府故伎重演,所谋划盘算的一定不是表面上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东西腾欲不知道,但腾欲就是要打乱红姑娘的计划。他可不想让如今的风语城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以掀翻,这可不利于他自己的计划。

    再看庞丹,两坛女儿红下肚还意犹未尽,却是没有大醉,不知是酒量好,还是这酒喝的很难醉。

    腾欲看了看四周,现大醉的酒客甚少,具体细节,也看不太透,便是问道:“你在九幽死狱的这十年来,可曾因为想喝这温柔乡的女儿红而犯酒瘾,而觉得浑身难受,不喝酒就受不了的经历?”

    “浑身难受受不了的酒瘾?没有,只不过是纯粹的喜欢上了,喜欢这女儿红了,想着可以再次喝到。怎么了,少侠为何忽然提起这种问题?”庞丹似乎有些不太懂,不太懂腾欲所问何意。

    “没事…看你这般贪杯,便是随意问问。”腾欲话虽如此,但心中却是更加困惑,这古怪的酒似乎远远比他想象中要复杂。

    如此,便暂时放一放,转而问起另一件想印证猜测的事,他开口道:“十年前的如剑宗,因何而四分五裂?”

    “这个…说来话长啊,咱如剑宗的宗主和他的亲弟弟,因为一个女人…

    唉,按他们说的,便是红颜祸水吧……”庞丹浑身上下散着酒气,夹起几块卤的喷香喷香的猪耳朵,放在嘴里嚼了嚼,断断续续的叙述着。

    腾欲不动声色,这答案与他的心中猜测大抵相同,果真是红颜祸水。只不过看庞丹的口气,好似不太认同红颜祸水一说,便是继续问到:“你觉得不是红颜祸水?”

    “哼,什么狗屁红颜祸水,宗主和他的亲弟弟,早就因为对于如剑之意的理解不同,相互争执不休。”

    “何不同?”

    “宗主大人遵循传统,认为如剑之意当心如止水,不染一丝杂念,只为一心如剑,一剑证仙!”庞丹又续了一坛女儿红,把账直接记在那玫瑰公子的头上。

    眼见酒被端上了桌,斟满了一杯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但宗主的亲弟弟,也就是外宗大人,却是认为如剑之意犹如这凡尘之道,既然万法万物都可如剑,又为什么一定要心如止水,不染杂念呢。”

    “那你怎么看?”

    “老子其实觉得他们俩说的都对,不过宗主大人,过于固执了。”庞丹的声音压的很低。

    “不错,的确都有道理,那所谓的红颜祸水又是从何而来呢。”腾欲点了点头,他所想知道的其实都知道的差不多,不过关于一些细节却是不了解。

    “外宗大人怕是借酒消愁吧,虽说也是老祖宗的后人,但无论是修为还是资历,或是威望和名声都远远不如宗主大人。”

    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浓,腾欲在听到这会的时候,已经猜了后面生的事,他笑着道:“后面是不是外宗大人借酒消愁之际,邂逅了一佳人,被迷的神魂颠倒…

    最后惹得宗主大人不高兴,彻底闹翻?”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宗主大人固执的要命,别人管不了,对自己的亲弟弟却是严厉的很。”庞丹也没有惊讶腾欲的猜测,毕竟说都到这份上了,任谁都能猜的出来。

    只不过,庞丹似乎并没有说完,或者说,后面还有一些腾欲不知道的。

    “如你所言,外宗大人邂逅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为他排忧解难,深的外宗大人的喜欢。在那件事没有生之前,我们都觉得那个女子很好,和外宗大人很般配。

    但在那件事,也就是决裂了之后,贤惠的女子则变成了世人眼中的祸水,真是可笑!”庞丹又喝了几杯,满脸通红,似乎一旦提起就意见很大。

    “庞兄,不提也罢,算我冒犯了,往事随风去。”

    “何来冒犯,少侠可别这么说,老子既然开口了,就说完吧,后面或许有少侠感兴趣的,算是家丑吧,也无妨了……”

    “家丑?感兴趣的?说来听听,”腾欲原本都不在意了,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原来外宗大人和那女子早已育有儿女……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被蒙了近十年。除了宗主大人,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然后呢。”

    “然后便是这女子还曾喜欢过宗主大人,却一直被嫌弃,后得外宗大人安慰,却是成了一段姻缘,却一直都是生在暗中……

    按后来的话说,便是宗主大人觉得这女子图谋不轨,更气他的亲弟弟被迷上,还生了娃,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庞丹的声音近乎呢喃,但腾欲依旧听得清清楚楚。

    “倒真的是家丑……你们不知道也正常……”腾欲虽然这般说着,却是听得头大。

    “唉…后面的,便是外宗大人的妻子,好不容易见了光明,却是被固执己见的宗主大人捉拿…

    外宗大人疯了,与宗主大人大战三天三夜,拼了命却还是打不过。绝望之下,想到了他还有一儿一女,知晓固执的亲哥哥绝不会饶了他们俩。”庞丹顿了顿,目露追忆。

    “连小孩都不放过?”

    “那是因为外宗大人的女儿很像他的母亲,你应该没有忘记,她就是玉娘!”

    “什么?”腾欲听到这叫句之后,顿时愣住了,这和他的猜想似乎不一样。

    “就知道少侠会感兴趣,这里面的真的是颇为复杂,玉娘像她的母亲,怎么可能让固执己见的宗主大人饶过?

    所以,外宗大人动了祖血,将玉娘的记忆通通抹去。那一年,玉娘才十二岁……花一般的年纪,却是失去了一切,甚至是记忆。”庞丹说着似乎有些伤感,连连叹气。

    腾欲陷入了沉默,他本以为玉娘的魅惑是修炼了什么术法。现在看来,怕是继承了她母亲的血统,所以那魅惑之力才那么涣散……

    “还有外宗大人的小儿,也就是玉娘的亲弟弟,也被抹去了记忆…

    玉娘的亲弟弟,你应该也没有忘记,他便是曲清!”庞丹冲着腾欲笑,却是苦笑。

    腾欲再次愣住了,脑海轰鸣,不可置信,他真的没有想到。在这庞丹的口中居然会牵扯出玉娘,甚至是曲清。他的脑海里有点乱,这不是感兴趣,这是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