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自天上来 > 正文 第151章 神偷
    感谢:破除休眠打赏1888起点币

    南久靠在少女的身上,闭目养神,听到黑袍老奴的声音之后,很是满意点了点头,道:“很好,赏。    .”

    他指了指自四周的这些“家具”开口道:“很多该换了,有没有看中的?”

    他知道眼前的老奴是太监,可太监也是男人,虽然不完整,但对于漂亮的女人依旧喜欢。就算什么也干不了,拿回去当椅子也行。

    他的话语传出,顿时让这些“家具”更加惊恐,一个个娇躯直颤,目露绝望。

    太监虽然不完整,但长久这般恭恭敬敬的伺候皇宫里的掌权者。看起来温和,但大多心底都有些扭曲,对于得不了女人而产生的扭曲心理。

    既然心理扭曲,那折磨女人的手段自然层出不穷。

    不由得不让她们害怕。

    只见老奴笑了笑,目光游离在几个“家具”的身上,舔了舔嘴唇,很是满意。

    这看起来好似九皇子不用的废弃的“家具,”但九皇子只对女人感兴趣,仅仅去观赏,去摆弄,至多去折磨一番。

    谈不上什么后宫,因为她们还没有资格,或者说九皇子仅仅把她们当成宠物和玩偶,没有和任何一个“家具”过夜。

    也就是说,她们的身子,是清白的!

    所以,就算是九皇子不要了,也依旧是洁白无瑕的美玉,怎能不让这老奴动容和喜欢呢。

    “这个…这个叫白霜的,殿下您看。”老奴指了指九皇子对面的一个“桌子。”

    那是一个冷若冰霜的女子,穿着黑色的长裙,趴在地上。颇为傲气,哪怕在成了“家具”之后,依旧残存着一些。

    老奴很懂规矩,纵然心底有些急不可耐,可表面上依旧古井无波,没有直接去“拿。”

    “准了,”九皇子轻描淡写的开口,却是让这个叫白霜的女子神色大变,眼角不由得流出一行泪水。

    “殿下…不要……”白霜止不住的哀求起来,她宁愿当对方的“家具,”也不愿成为那老太监的玩物。

    她曾听说过,那老太监折磨女人的手段简直让人头皮麻。把人当成狗,当成畜生来养着,而这些都仅仅只是最基础的。

    虽然说当“家具”的日子也不好受,但九皇子也不是丧尽天良之辈。

    当夜色降临,九皇子入睡之后,她们这些“家具”便可以出来活动了,只要不惊扰了九皇子,只要不离开九宫,做什么都行。

    去膳堂随意吃各种各样的美食,去书房笔墨作画,若是累了,可以去厢房小憩一会,汗流多了,可以去泡一泡温泉。

    一切随意。

    只要在九皇子醒来之前一一归位即可,甚至在九皇子出宫之后,都可以不再进行“家具”的状态。也就是说,只要九皇子看不到,听不到,这九宫便是这些女子的天堂!

    无拘无束,没有会管她们,反之还会保护她们,毕竟是珍贵的“家具。”

    所以,这些女子虽然恐惧九皇子,更是觉得对方就是恶魔,但这个恶魔并不杀人。

    说好也好,说坏也坏。

    这一切都源于九皇子的随和的性子。但随和不代表放纵,南久见白霜居然说话了,不禁面色一变,冷冷开口道:“家具什么时候可以说话了?”

    “我……”白霜听了之后,心神轰鸣,她连忙闭上了嘴,目中满是恐惧。

    “换做平时,可是要掉舌头的,但今日,既然九奴开口了,我总不能送给他一个不完整的“家具”吧

    此次,便是算了,若敢再说一个字,我就拔光你的牙,知道吗。”南久语气平缓,没有动怒,也没有好脸色。

    白霜连连点头,唯有泪水直流,属于女人的悲哀,完全的展现在脸上。

    这被唤做的九奴,目中展露出一抹喜色,对于这么一个冰霜美人,他可是垂涎了很久,早就想好好的折磨折磨对方了。

    至于白霜,唯有以泪洗面,再无它。

    四周其它的“家具”都为之悲伤,却都无可奈何。

    在这九宫里,流传着一段传言,传言当九皇子遇到心中的那个她之时,便是她等自由一刻!

    只是年年选妃,美人无数,却无一能让九皇子为之心动。

    没有人知晓九皇子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是妖艳,还是呆萌,是外表,还是内心,没有人可以猜到。

    偌大的九宫,建于山巅之上,聚集了天下的美色,却依旧孤独,一如它的主人一样,永远是孤身一人。

    南久将蔚蓝的活水晶放在怀里,缓缓的站起了身,看了看殿外的天色,招呼九奴道:“选妃延迟一会,本皇子得先去蝶女那里一趟。”

    “蝶女?殿下这是要去解梦?”九奴一惊,眼皮跳了跳。

    “正是,这个梦很是蹊跷,已经扰了本皇子多年了,如今居然变本加厉…

    一梦十年,啧,有古怪。”南久说完,目光闪烁,挥袖中踏出了殿外。

    九奴眼皮跳的更快了,心惊之下,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唯有匆匆跟上。

    在南久和九奴离开九宫之后,白霜缓缓站起,似绝境逢生般的大哭,被其余几个少女搀扶着,坐在地上。

    “你们说,殿下今日的选妃能不能遇到心动的那个她的……”白霜哭的梨花带雨,悲哀欲绝。

    一个明显和白霜是双胞胎的少女紧紧的抱着她,哭着说道:“不知道呢…姐姐……还有希望,说不定殿下今日就真的遇到了……”

    “我想家了,如果再给我一次可以选择的机会,就绝不会参与这选妃。”白霜的眼圈哭的通红通红,看着山下,看着远方。

    那里,是她的家。

    她,想家了。

    与此同时,九宫外,南久骑着一匹毛洁白如玉的高俊大马,一马当先,直奔山下。九奴则骑着一匹毛光油亮的黑马跟在后面,一黑一白,一前一后。

    半柱香的功夫,便来到了山下的皇城当中,很多百姓一见是九皇子,立马一哄而散。

    这九皇子和陛下之间因为选妃的事,可是人尽皆知。今日更是选妃之日,但凡家有女儿的,都跑的没影了。

    南久冷笑,直奔皇宫。

    就在这时,就在快抵达皇宫的一刻,一道身影飞快的闪过,惊的南久这高俊白马蓦然啼鸣,险些让他人仰马翻。

    “谁?”南久目光一凝,却见怀里的活水晶不见了,不禁勃然大怒。

    他所怒,一则是这乃皇宫门前,居然有如此嚣张跋扈之辈。二则是他受不了丝毫的热,在这烈日之下,顷刻间汗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