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自天上来 > 正文 第158章 似山非山
    “好了,听话,把糖糖的铁链放下。.”腾欲摸了摸纯纯的小脑袋。

    “不干,我不放。”纯纯似把手里的铁链当成了馒头一般,死死的握着。

    糖糖满脸委屈,看着腾欲,看着纯纯叫腾欲为哥哥,似语塞似迷茫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确定不放?”

    “确定,我…我就不放,哼。”

    “那算了,刚刚在外面和茹嫣吃了几个大馒头,还想给你带一点的,看来没有必要了。”腾欲轻描淡写的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纯纯听了之后,呆了一下,眼看腾欲要走,立马大吵大闹起来,咿咿呀呀道:“不干,我也想吃馒头,不许走。”

    “想吃馒头,就把你手里的铁链放下来。”

    “唔…唔…好…好吧。”纯纯终是抵不住馒头的诱惑,乖乖的把掌心的铁链一丢,跟在腾欲身后。

    “等一下,站在这里别动,别乱跑。”腾欲安抚着纯纯的馋样,来到糖糖的身前。

    “主…主人……”

    “别说话,我帮你把这项圈取下来。”腾欲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他早已看出糖糖视自己为主人的观念根深蒂固,不管他如何说,对方都不会改变想法。

    即如此,他也不想多费口舌,既然糖糖固执的将他当做主人,那是她的事。至于腾欲,最多只会把糖糖当做一个小丫头看待,没有其它的想法。

    毕竟他自己,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孩子罢了。

    他的手冒出白光,化为了一柄白刃,谨慎的切割在铁项圈上,小心翼翼的切开。

    里面果真如他之前所料,黏住了皮肤,腾欲暗叹中,唯有一手贴着皮肉分割,一手按住糖糖的额头,不断的注入仙力去修复伤口。

    饶是同时进行,也让糖糖面色顷刻间煞白,面容扭曲,浑身颤抖。只是在看到腾欲的额头溢出了冷汗,知晓对方在帮她,便是咬紧牙关,苦苦的忍耐着。

    忍耐着常人所不及的痛苦。

    仅仅这一点,便是一直让腾欲很是佩服,要知道,糖糖只是一个毫无修为,七八岁的小女孩。

    糖糖不是修士,却能忍受着这近乎割肉般的痛楚。

    莫说亲生体会,就是去看,也头皮麻。

    这项圈的里面完全粘连着糖糖粉嫩的脖子,腾欲只能将这脖子上一圈的皮肉完全切开,再进行恢复,以免留下一些铁屑。

    以腾欲如今一成仙力的状态,只能如此。若是十成大圆满,仅仅挥一挥手,便是可以将这项圈直接毁去,且不会让糖糖感到痛苦,脖子亦会完好无损。

    可如今,显然达不到。

    半晌,腾欲终于完全的取下来了项圈,丢在了地上。只见糖糖的脖子一圈粉嫩粉嫩,那是新生的皮肉。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稍稍呼出一口气,微笑的看着糖糖,道:“好了,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

    “主人…我…我……”糖糖扭了扭脖子,又用手摸了摸,很是惊讶,很是开心。

    只是言语之中,似有什么想说的,却欲言又止。

    “怎么了?”

    “唔…主人…我我也想吃馒头……”糖糖似也饿了,只见她低着头,双手扯着衣角,很是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馒头而已,饿了就说,我带你们出去。”腾欲抬手提起糖糖的下巴,又道:“你这般花季的年龄,要自信,别总是低着头,知道么。”

    “恩,好。”糖糖的声音很轻,很淡,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腾欲,目中的那依赖之感似不减反增。

    这一幕,却是让一旁的纯纯不高兴起来,只见她一手指着糖糖,哼哼道:“不干,馒头是我的,不给你吃。”

    “纯纯,别闹。”

    “我不干,馒头都是我的,就是不给她吃,哼。”

    糖糖见此一幕,刚刚升起的喜悦荡然无存,她不像纯纯那般不懂事。她能稍稍的看出来,腾欲似也拿纯纯没辙的样子。这般一想,似乎自己要继续饿肚子了。

    看着纯纯叫腾欲为哥哥,她选择了退让,选择了沉默。

    腾欲一一看在眼里,越觉得纯纯无理取闹,越觉得糖糖乖巧懂事,只是依旧很是头疼。

    他摸了摸糖糖的头,笑着道:“别理纯纯,她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调皮蛋。”

    “唔……主人,我还是不吃了吧。”

    “说什么傻话,你又不是修士,又不是我,怎么可能不吃东西呢。”腾欲摇了摇头,一把抓住咿咿呀呀不断的纯纯,带着糖糖一并飞出了储物袋。

    当茹嫣看到腾欲把糖糖带出来的时候,微微一愣。她手里拿着几个馒头。那是思乡楼的早饭,她刚要吃的时候,便是出现在腾欲的身旁。

    然而纯纯依旧喋喋不休的嘀咕着,吵的腾欲耳膜麻,他一手捂住纯纯的双眼,一手在茹嫣手里拿来两个馒头,递给糖糖,道:“吃吧。”

    糖糖看着纯纯被腾欲蒙住眼睛,什么也看不到,手舞足蹈的样子,不禁笑了笑。接过了馒头,大口的吞咽起来,似饿坏了。

    “唉…怎么回事啊,我…我看不到了……”纯纯的小身子扭来扭去,活像一条肥嘟嘟的小泥鳅,调皮的要命。

    这模样,把茹嫣也逗乐了,只见纯纯在使劲的扳着腾欲的手,不过以她那小屁孩般的力气,根本就是在给腾欲饶痒痒。

    眼看扳不开,纯纯倒也不哭,却是较上劲了般,小脸憋的通红,死扣着腾欲的手。

    要多蠢,有多蠢。

    另一边,糖糖一边笑一边吃完了馒头,虽然饿了很久,但身子就那么大,胃里也容不下太多的食物。

    一个白面大馒头,便是饱了。

    “吃吧,看把你急的。”腾欲笑着把手里的另一个馒头塞进纯纯的嘴里。

    但见馒头一入纯纯的嘴里后,她便停下了一切动作,哪怕还被蒙住眼睛,也依旧吃的津津有味,吃的笑容满面。

    好似,为吃而生。

    腾欲松开手,任由纯纯跑的茹嫣眼前,眼巴巴的看着那些馒头,一口一个。

    他看着纯纯,看着糖糖,看着茹嫣,知晓她们三个皆非修士。如此,带些干粮是必不可少。

    虽然就快到达鱼宗了,但他想了想以鱼宗的然地位,俗世中的食物,怕是很可能没有。

    他飞起,看了一眼四周的山,但见千丈之外有一座造型古怪的山。

    寻常的山大抵圆润,或连绵不绝。但此山却是方方寸寸,呈四边形,越上越尖,通体水蓝,似切割出来的一般,晶莹剔透,犹如地下隆起的天然晶石,很是对称,棱角分明。

    似山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