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自天上来 > 正文 第187章 不可置信!【本卷终】
    忘川没有回答银三岁的无理取闹,他看了一眼腾欲,丢给他一块兽皮,道:“此去东海,顺便帮老夫收点账吧。.”

    腾欲接过后,看了一眼,但见兽皮上画着一片海,海上有一座岛。至于岛上,则画着三枚丹药。

    “这是……”

    “丹岛,九大势力之一,那臭小子见老夫久不出世,便想浑水摸鱼。”

    “丹岛……好。”腾欲寻思了会,答应了下来。

    “不用怕,到时候你就把这兽皮丢给他,除非他活的不耐烦了,否则绝不会动你。”

    腾欲点了点头,他收起白光,回到了山上,向着忘川再次抱拳一拜。

    他看了看糖糖,看了看纯纯,看了看茹嫣,转而看了看快要到来的黎明。

    他知道,他该走了。该离开北荒,该去往东海了。

    银三岁也不傻,眼看腾欲要离开的样子,连忙伸手拦住,冷冷道:“等等等…等一下,你还我弹弓,要不然就休想走。”

    “你的废话,真的很多,”腾欲说完,便如风般直接掠过她,出现在洞府里。

    “会使风了不起啊,你…你别出来了。”

    腾欲没有理会对方,他把茹嫣放进储物袋,招来糖糖。他再一次看了看这头顶的一角星空,这星空中闪烁着三颗最为璀璨的星辰,看的久了似会摄人心魂。

    他又看了看四周的壁画,一共有九幅,都刻着些稀奇古怪的图案,似有着一定的规律,留着诸多岁月的痕迹。

    他略一扫过,无暇关心。

    破晓到来,夜色消散,腾欲走出了洞府,耳边是银三岁叽叽喳喳的声音。

    初入凡尘至穷血降临,四日,此后昏迷九日,一共十三日,在这山上又停滞一日。

    眼下,是来到这凡尘的第十四日的清晨,若说换做仙界的时间,便是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时辰。

    仙界有规,寻常仙人不可降临凡尘,就是无上大仙,若想降临也格外的麻烦。

    腾欲,自然等不到爷爷来救他,他只有靠自己。

    但见那人熊似也知道腾欲要离开了,东倒西歪的走了过来,把怀里的纯纯递给他。

    他微笑中接过,收入储物袋里,看了一眼忘川,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的样子。

    “去吧,丹岛的那三枚丹药,就当老夫给你的奖励。”

    腾欲目露感谢之色,带着糖糖,转身下山而去。

    “就这么的走了啊,都怪你,教他掌握风,我都抓不到他了。”银三岁看着腾欲渐行渐远的背影,赌气似的向着忘川抱怨,闷闷不乐。

    “鱼宗经此浩劫,死伤无数,你有空和他争执那些天骄的生死,没空回家看看?”

    “我…我,哼,不去,都是一群冥顽不灵的死老头,天天整着些歪门邪道,都活在梦里,一群笨蛋!”

    在忘川和银三岁交谈中,腾欲已然走到了半山腰,他没有直接飞起,因为他现了山下渐渐走上来一个驼背老头。

    这个老头很是奇异,浑身干枯皮包骨头,像粗糙的树皮一样。非但如此,在对方的背上,还长着一根根树枝。

    活像一棵老树。

    这树枝上一片叶子也没有,却是盛开着一朵金色的桂花,颇为显眼。

    “桂花…你是……”腾欲询问中似乎想到了什么,想到了之前在那南外环的桂花山上的一幕,不禁眼前一亮。

    “看来少侠还记得老头子我,真是荣幸啊,”驼背老头冲着腾欲笑了笑,擦肩而过。

    “唔,主人,他是谁啊。”糖糖很是好奇,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人。

    “没什么,我们走吧。”腾欲不知道对他说什么,看起来对方似与忘川有些关系。

    仔细琢磨一下后,他隐隐觉得当日这桂花兄反常的举动,怕是和忘川脱不了干系。也就是说,当日这桂花兄主动将桂花给他,怕是因为那忘川的指示。

    如此想来,似早在他初入北荒的一刻起,忘川就开始关注他了,甚至稍稍的施以援手,化解了当时那场颇为棘手的局面。

    腾欲冲着那老头的背影,冲着这山,再次认认真真的抱拳一拜,离去。

    恩情无以回报,唯有放在心底。

    而在山顶,银三岁看了眼山下,见桂花老头已经到了半山腰上的一幕后,又嘀咕道:“大人明明早就通过桂花老伯帮了他一把,他居然什么都不知道,真是笨蛋。”

    “现在,怕是已经知道了,如此小事,不足挂齿。”

    “还有还有,我看了他的胸口,有一个悲伤的鬼神封印,那个到底似是什么啊。”

    “那个封印,来临极大,老夫让他去找朱君,一则是恢复左臂,二则是代为问候,还有第三个原因,就是看一看他胸口的这个封印图案。”忘川在提起腾欲封印的时候,一直平静的神色终于有了些变化,似乎一筹莫展。

    银三岁眨巴眨巴了几下眼皮,更为好奇了道:“这么厉害啊,连大人都不知道么。”

    “你的力已经达到了瓶颈,该出去历练一番了。”

    “什么嘛,每次都答非所问,赶我走啊,哼。”银三岁撇脸道。

    “你不是对他念念不忘,更是对他胸口的封印很感兴趣么。”

    “什么叫念念不忘啊,明明就是想教训他一下,然后…然后让他给我重新做一个弹弓。”

    “哈哈哈哈,去吧,该出去走走了。”忘川似乎很少会笑,至少在银三岁的记忆里,笑的极为罕见。

    至于腾欲,则带着糖糖,随风飞起,在路过看到了千疮百孔般的鱼宗之时,他正要离去,却看了一眼那主峰外的湖岸。

    在这湖岸处,有一行脚印,脚印中还有斑斑血迹。这血,让腾欲颇为熟悉。

    “有趣,”他卷起糖糖,直接冲进湖中,湖水中荡漾着淡淡的血腥味,这气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应该就是王麻子的血,王麻子的气息。

    除了这些以外,这湖底的庞然大物似乎少了许多,电鳗,章鱼,寄居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见那湖底的王麻子,双手好似断了般,浑身虚弱的只剩最后一丝力气。在一处深坑中,默念着什么。

    半晌,在他的脚下,那深坑好似极不情愿的蠕动了一下,微微的打开。

    腾欲目光如炬,在王麻子一脚踏进去的时候,立刻嗖的一声,紧随其后冲了进去。

    “你…你怎么还没死……”王麻子猛地回头,待看到腾欲的样子之后,像是遇到了鬼一般,哇哇大叫。

    腾欲也心惊肉跳,却不是因为王麻子,而是眼前的一幕,让他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