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自天上来 > 正文 第205章 千丈之风!
    天空和6地都不能待了,那少女的力量简直恐怖,让龙太子有面对天境的错觉。.他这般想着,吹出一个气泡,把哭哭啼啼的纯纯罩在里面,带到深海而去。

    “我要吃,我还要吃……”纯纯似乎没有吃饱,看着气泡外光怪6离的海底世界,有又渐渐好奇起来,东张西望的。

    这时候,那老奴带着一堆美食返途中撞见了龙太子,看着气泡里一脸天真无邪的纯纯,笑了笑。

    龙太子接过老奴带来的美食,连着纯纯的气泡,于自身外罩起了一个更大的气泡。逼出海水后,戳破纯纯的气泡,将好吃的递给纯纯,轻声道:“来,吃。”

    “咦,好香哦,唔…好吃。”纯纯也不管对方是谁,也不管对方有什么企图,反正就是有吃的就行。

    单纯之极。

    她抓了一只香喷喷的大虾,吃的满嘴流油,头顶的呆毛摇来摇去,高兴的不得了。

    “慢慢吃,别急。”龙太子笑容满面,也很高兴。

    这里,已是千丈海水之下,四周幽蓝一片,时而有璀璨的光芒一闪而过,那是一条条深海大鱼,多狰狞可怖。

    还有一群又一群结伴而行的鱼群,遮天蔽日的游过,色彩斑斓。

    但凡看到龙太子,都毕恭毕敬,看到纯纯,都充满好奇。

    而在这东海外,早已天翻地覆,偌大的岛屿已经倾斜了三分之一浸入海水中,腾欲反倒没有动,他看着这万丈晴空。

    这里的天地,还没有人可以掌握风,无论是那遥远的丹岛,还是东海。他深吸口气,面对银三岁的狂暴,硬抗的话,不明智也没有丝毫胜算。

    力也属于自然之力的一种,自然之力,参悟者很少,掌控者更少,能驾驭者,凤毛麟角又或者是一个都没有。

    这是属于大自然的力量,属于凡尘本源之一,脱于一切术法之上,纵然是仙术,那也要可主宰天地的至高仙术才能与其对抗。

    既然对方凭借着力,那他就放开一切,凝聚这苍穹与大海之间无穷无尽的风。他要看了看,这一次,是能掌握千丈,还是万丈!

    他坐在这残留着朱君气息的石画前,认认真真的看去,九十九丈之风环绕其身,不管山倒地裂,不管云卷云舒。

    吾之所向,风之归宿!

    他好似看到了数百年前的东阳城和丹岛的大战,那一战,战的昏天暗地,血雨腥风。

    入凡须后退,化凡无自保,凡如炮灰!

    半步圣境如狗,准圣如云,那是圣境的战争,那是强者之间的战场。那是有着至圣主导,甚至半步天境窥视的修罗地狱。

    那时的丹岛,黑云遮天蔽日,甚至八方的海水都呈黑色,好似被腐蚀了一样,像火山口般不断的冒泡,散着吸一口就会入魔的气息。

    那是最为黑暗的丹岛,亦是最为强盛的丹岛!

    那里有号称不死不灭的魔军,从黑色的海水中诞生,奇形怪状,数之不尽,魔气滔天。

    那里有自称长生不老的丹魔,从洞府里出怪叫,一个个披头散,人不人鬼不鬼,炼丹入魔,无法无天。

    然而腾欲最为关注的,是这场大战中的风,风之所向,无坚不摧。如那战鼓轰轰,如那号角激昂。

    若顺风,便是乘风而战,越战越勇,气势如虹!

    若逆风,便是逆行而上,不减反增,气势更盛!

    那是一股必胜的意志充斥在风中,呼啸在每个人的脸上,唤起每一个修士的斗志!

    “我懂了……风…起!”

    这说来话长,以腾欲的参透度,也就一瞬间的事,在他开口的霎那,吸引了数以百丈的风。

    其掌控的范围节节攀升,越来越大。

    然而,就是这么须臾之间,银三岁带着怒火冲天的力量同样降临,一拳打在腾欲身外的风上。

    砰,砰!

    一连两声,第一声砰是这身外的风被散的轰鸣,第二声砰是腾欲被大力所震,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在这鲜血飞溅的一刻,银三岁的脸上终于升起了一丝满意之色。而腾欲在神色狰狞的一瞬似乎又参悟出了什么。

    血,当血雨横行一刻,便是让风有了气味,当大战中的修士闻到了腥风一刻,那体内的杀戮之意会徒然攀升。就像那海水中有了血,会引起无数鲨鱼的吞噬。

    风如气势,更是斗志昂扬!

    “风,凝!”腾欲开口中,顷刻间,百丈,三百丈,六百丈,九百丈。

    近乎千丈的风席卷而来,环绕在他的身外,化为一道强烈的飓风,声势浩大,万众瞩目!

    九百九十一,九百九十二,九百九十三……九百九十九!

    “千丈,给我凝!”腾欲大吼一声,这一次不再遗憾,眨眼间,千丈凝聚,惊天动地!

    卷动海水,扰动苍穹!

    如同,风的主人!

    在那退到百丈外的白勺,都看呆了,呼吸急促,不可置信。

    “这是…这是自然之力……千丈之风!”白勺愣在原地,结结巴巴。

    他身后的几个弟子早已瞪目结舌,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腾欲,青葵也傻眼了半晌,似乎自己方才的判断,都错了。

    大错特错!

    腾欲缓缓转身,抬起右手,抹去嘴角的鲜血,目光阴冷的看着银三岁,那眉目之间的厌弃浓郁到了极点。

    他从来没有遇过这么无理取闹的人,分明早就不再是小孩,却又摆着小孩子的臭脾气。

    更是不依不饶,不死不休的样子。

    银三岁看着腾欲身外暴增十倍的风,看着腾欲那狼一般的眼神,停下了步伐,有些后怕起来。

    但那骨子里的不服输,又冷哼一声道:“你给我做一个弹弓,我就不再欺负你了,要不然……”

    “闭嘴!”腾欲话音未落,飓风呼啸,直接撞向银三岁。

    撞的血花飞溅,惨叫回旋,落在沙滩上,吓得那人熊团团转,对着腾欲不断的嘶吼。

    “你这种刁蛮任性的性格,在外面,会死的。”腾欲冷冷的看了一眼卧地不起的银三岁,语气平静,不显喜怒。

    他方才,若不是看在忘川的份上,真想五指一握,生生将对方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