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自天上来 > 正文 第219章 仙与魔!
    丹岛有滔天罪行在前,冥冥之中,腾欲总感觉有一抹不安之意。  .

    仙,无数修士渴望的境界,凡脱俗,长生不老。万载岁月,为此倾尽一切,不朽的追求,永恒的执念。

    腾欲的出现,既是轰动,也将引人注目,此后行迹,将会受到很多的关注,甚至是阻扰,麻烦多多。

    堂堂丹岛之主,九大势力最巅峰的存在之一,既然知道了他是仙的身份,自然也知道他来此的目的。却摆明着不见,摆明着要请君入瓮的样子。让腾欲,不得不提放,不得不谨慎。

    半晌。

    腾欲丢出大龙寺老祖,让对方代替自己进去,虽然并不完全妥当,但按照那老龙王的境界而言,这丹岛之主的修为怕是也有如天之境。

    如天,距离踏天只差一步,这种存在,已然是凡尘最强一列,他就算拥有了九色珠,也没有稳赢的把握。

    这九色珠的那两道阴阳虚影,都是临天的修为,最初,他以为这两个存在是东海的天境大能。后来才现,这些只不过是九色珠千年来,气息外散,幻化而成。

    而九色珠的力量,目前而言,貌似只有一种,那就是。

    定!

    定山川大地,定长河大海,定飞禽走兽,定众生万物,定天地八荒!

    一切有形,一切无形,都可以通通定住。

    如同,定身术,只是二者有着天壤之别,此珠,可一定天下!

    当然,也有局限,这不可思议的力量,每一日只能施展一次,一次只能定住一息,多则无效。

    虽然不需要仙力,但不代表没有代价,这来自仙界的至宝,自然看不上源源不断的仙力,而是需要修为。

    仙人的修为,也就是需要开仙命,修为越高,威力越大。若没有修为,则需要祭献精血,威力上将大范围的削弱,但同时定住几十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面对这丹岛之主,他并非畏惧,而是想的更远,他的眼光,看的不仅仅是眼前的一个丹岛,而是即将要面对的整个凡尘。

    以这九色珠的定身之力,加上无名短剑的无坚不摧,的确可以瞬杀丹岛之主。

    然而,能修到天境的存在,都是活了千年以上,其心智,绝不会有多差。腾欲之前在龙宫的种种行为,对方说不定都了如指掌,早已知晓。

    且不说会有分身,天境大能,绝不可能被他一击斩杀,除非这九色珠有着不限次数的定身之力,否则,都太过冒险。

    他不是银三岁,仗着忘川的存在,胡作非为,出手杀人都不考虑后果,鲁莽的很。

    且,退一万步来说,他如果进去了,落入圈套之后,真的一举击杀了丹岛之主。那会瞬间遭到整个丹岛的绞杀,作为九大势力之一,定然还有其它的天境。

    依旧很棘手。

    若在这个时候,还有其它强者落井下石,比如东海,那真的是自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他不认为他现在,可以挑战整个凡尘,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所以呢,还是稳一点的好。

    他操控着大龙寺老祖步入铁塔里,就看到里面虚无扭曲,幻化出一个小老头,冲着他开口道:“上仙降临,老夫本应出来迎接。只是人到暮年,证仙无望,寿终正寝,无奈啊。”

    那个小老头像是分身,透着淡淡的死气,态度没有任何作假,似句句属实。

    “无妨,我只代忘川而来,取那三粒丹药。”腾欲松懈了一些,可依旧没有想进去的意思。

    他的声音传遍丹岛,那后方的白勺瞳孔一缩,终于完全相信了,相信了之前银三岁的话。

    真的是仙,真的和忘川有关系。

    小老头叹了口气,道:“上仙神武非凡,难道是因为怕进来失了身份,沾了俗气?”

    “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本仙很好奇,几粒丹药而言,就不能直接送出来?”

    “不蛮上仙,忘川要的丹药,一般人可取不走,唯有上仙亲临,才能拿走。”小老头干咳两声,冲着腾欲笑。

    “哦,真的么。”

    “老夫一介凡人,怎敢糊弄上仙呢。上仙若是不信,可让这个傀儡进去取,若能取出,老夫当面谢罪,任由上仙处置。”小老头咳嗽的越来越严重了,这具单薄的分身在出现消散。

    腾欲冷笑,这丹岛之主,貌似和之前忘川所言出入很大,这其中,定生了一些连忘川也被蒙在鼓里的问题。

    对方绞尽脑汁,滔滔不绝,千方百计的就是要引他进来,越看越不正常。

    “去!”腾欲眼看小老头渐渐消散,或许其本体真的命不久矣了。他挥动右手,在大龙寺老祖的眼睛上一抹,随之而去。

    很显然,对方的本体并不在塔顶,而是在地下,在这山体内部,一层层的旋转下去,他透过大龙寺老祖的双眼,现这里面也没什么出奇之处。

    空荡荡的,最下面,是一处宽阔的洞穴,很大。

    洞穴内泛着水晶般的光泽,流光溢彩,玲珑剔透。中央摆着两块玉质的床,和那忘川的洞府倒是挺像的。

    只不过,这玉床是一黑一白。

    而在洞穴的最里面,盘坐着一个死气沉沉的小老头,披头散,瘦的皮包骨头,面色死灰一片。

    披着一件惨白惨白的长马褂,破破烂烂跟个老乞丐一样。身前摆着一鼎炼丹的铜炉,有青烟淡淡,缭绕不绝。

    他的双手放在双腿的膝盖上,指甲很长,里面满是污垢,像个老鬼一样,低着头,气若游丝。

    “忘川要的三粒丹药就在这里,你的傀儡如果能取走,老夫任由处置。相反,如果取不走,就证明老夫的话没有骗你。”

    这个丹岛之主一头白不说,修为明灭不定,时而恐怖如斯,时而微弱不可见,只能感觉是天境。

    除此之外,的确没有什么不妥,除了这四周水晶里流动的光芒。

    腾欲控制着大龙寺老祖来到这小老头的眼前,那铜炉上,飘荡着三枚丹药,一黑一白一灰。

    白色,透着仙气!

    黑色,散着魔气!

    至于灰色,则是凡气浓浓。

    “这是,仙丹……”站在铁塔外的腾欲,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一枚真正的仙丹,以及一枚魔丹,看来魔道未死,野心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