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自天上来 > 正文 第263章 纯纯的过去
    时间越来越紧迫了,他翻出纯纯的一丝记忆,按向额头。  .

    眼前的景象飞快的变化,一瞬沧海桑田,似回到了远古。眼前青山绿水,清晨时分,依旧是一个偏远地区的小山村。

    这山村里呢,比起曾经的涅村要热闹很多,鸡鸭牛羊,片地开花。没有如涅望那样的地主,相对而言,还是挺好的。

    让他有梦回涅原的感觉。

    不多时,他就看到了一辆马车从村子里出现在村头,虽说是马车,却是一头骨瘦如柴的老马,度上不快。

    马车上下来一个中年汉子,搬着几个木头架子,走到一旁,似在准备早点的摊铺。

    就在这时,纯纯终于出现了,这个小家伙,看起来依旧呆萌十足,没什么变化。

    一身白色的衣服,相比如今的要粗糙许多,脚上也不是虎头鞋了,而是普通的布鞋。

    白白嫩嫩的皮肤,充满天真烂漫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头顶的呆毛摇来摇去,蹑手蹑脚的跟在马车后面。

    纯纯看见那中年男子下了马车,立马爬了上去,钻进去。这马车里,是一笼笼香喷喷的包子和馒头。

    看的让纯纯双眼冒光,馋的直流口水,掀开后,抓着热腾腾的馒头就往嘴里塞,吃的津津有味,特别的满足。

    眨眼间的功夫,就吃的差不多了。

    说起来,这本来就没有多少,小村庄,也就百来人。

    待中年男子回过神来,就现吃的意犹未尽的纯纯,和一个个空空如也的蒸笼。

    这男子相貌寻常,头齐短,浓眉大眼的,看起来挺老实的,但眉宇之间又带着一点点的野性。

    他穿着简单的麻布衣,在这春意盎然的季节里,清晨中,还是有那么一些凉飕飕的。脚上是编织的草鞋,很是粗糙。

    男子看着纯纯,脸色阴晴不定,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喝道:“小兔崽子,早上不是吃了三大笼么。”

    “没吃饱,这么多好吃的,居然不给我吃,坏人。”纯纯也不怕中年男子,她抹了抹嘴巴,气鼓鼓的坐在里面。

    “滚,滚滚滚,快滚蛋。”中年男子没有任何好脸色,就差上来把纯纯打跑了。

    “不干,吃饱了,好想睡觉觉。”纯纯嘀咕着,眼皮子好像睁不开了,往后一倒,就睡着了。

    “臭娃子,唉。”男子气的七窍生烟,收拾收拾,赶着马车回去了。

    俨然的,这个男子应该是纯纯的爹爹,但应该不是亲爹爹。

    纯纯的家在村子的深处,是一家包子铺,无奈位置不太好,男子经常会来村头摆摊。

    “臭娃子又吃的一干二净,不是让你看着她么,真是要命。”男子骂骂咧咧,院子的门口站在一个脸色蜡黄的妇人,一声也不吭。

    过了半晌,待男子忙别的去了后,妇人这才走到马车旁边,看着熟睡中的纯纯,叹了一口气,这才抱起。

    通过记忆,腾欲知道了一些大概。

    纯纯是被捡回来的,虽然是一个女娃,但在最初的时候,说相当受村里人喜欢的。因为生的太可爱了,和寻常家的小孩截然不同。

    可后来,纯纯的能吃,应该说是贪吃,渐渐让村民们古怪起来。小山村,本来就穷困潦倒的,哪有那么多的粮食给她吃。

    最开始,大家都以为纯纯是以前过的太苦了,能吃贪吃也能理解,但随着日复一日的狂吃之下,这些村民终于变了态度。

    相比外人,这张姓的妇人才是最尴尬的,在外面受人指指点点,在家里还要受到丈夫的呵斥。

    家里的包子铺,只能养家糊口,好在没有其它的孩子,勉勉强强的还能维持。

    然而自从纯纯来了之后,夫妻的关系越来越差。说到底,就是三个字。

    养不起。

    不过,不管如何,妇人都舍不得纯纯,几次三番的拒绝了丈夫要丢掉的说法。

    她每每看着纯纯那可爱的模样,就如何也不忍心。

    日子就是这么的一天天的过去,基本上隔三差五的,纯纯都能用尽各种办法,从村子里摸出一大堆好吃点。

    每一次,都是妇人在苦苦的维护。

    可这种方法,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在春末的一日里,男子忍无可忍下,以馒头为诱饵,趁着妇人不注意。带着纯纯来到了遥远的县城外,趁着对方吃的正起劲的时候,男子匆匆的离开了。

    当吃完馒头后的纯纯,看着眼前陌生的景象,呆住了,呆了很久。

    “这是哪里啊,还没吃饱。”她摸了摸小肚子,啥也不管,看的县城里有香喷喷的味道,就往里面跑。

    这县城颇大,中央大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许是第一次进县城,许是忘记了过去,小家伙看来看去,特别的好奇。当看到香气扑鼻的面食店的时候,立马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抓起来就吃。

    “哪来的小娃娃,一个馒头要一文钱。”卖面食的是一个胖大叔,看着纯纯生的可爱,细皮嫩肉的,看起来像是大户人家的孩子。

    “什么一文钱啊。”纯纯根本不懂这些,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吃了好几个。

    胖大叔一愣,好似被纯纯反问说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拦住了纯纯胖乎乎的小手,翻出一枚铜钱,道:“这就是一文钱。”

    “没有,”纯纯倒也乖巧,摇了摇头。

    “哎嗨,你哪家的小娃娃啊,没见过钱?”胖大叔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纯纯,如何也看不出奇怪之处。

    “什么是钱啊,我要吃馒头,”纯纯使劲推着胖大叔的手,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后面的馒头,不断的下咽着口水。

    “去去去,想吃霸王餐啊,去一边玩去。”胖大叔一把推开纯纯,险些把她推倒。

    看着四周不解的百姓,胖大叔连忙开口:“这小娃娃吃馒头不给钱。”

    “给我吃嘛,我饿了,”纯纯不依不饶,赖着不走,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惹人心疼。

    “要吃给钱,看你是小孩子,刚刚那几个馒头就不计较了,别得寸进尺。”胖大叔皱了皱眉头,一脸的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