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第2388章 陷入苦战!
    诸如此类的信息,还有各路联邦妖孽琢磨出来的战术策略——包括当初妖族首领金屠异妄图抵抗联邦进攻,准备将血妖界化作一片焦土的焦土战,游击战和超限战,总之各种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要多卑鄙就有多卑鄙,要多无耻就有多无耻的办法,统统伴随着李耀的脑电波爆炸,如天女散花般扩散开来。

    整座大铁厂的所有无忧教徒,全都沐浴在李耀的精神波澜和信息之海中,懵懵懂懂地思索着,咀嚼着,领悟着。

    相比于刚才的浑浑噩噩和无知无畏,此刻他们的眼神都变得清澈了许多,眼底渐渐闪耀出一缕缕微弱的火花。

    即便再微弱的火花,若是万千朵凝聚到一起,也一定能照亮无尽黑暗的!

    “耀哥……竟然真的成功了?”

    厉嘉陵和龙扬君站在大铁厂西南面一片早就被废弃的蜂巢岩壁上,居高临下观察战局,亦感知到李耀如洪水泛滥般扩散开来的脑电波。

    厉嘉陵没想到李耀竟然会选择这样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来打动无忧教徒,不可思议地感叹,“真不愧是耀哥啊!”

    “傻瓜,他距离成功还差得远呢!”

    龙扬君面沉似水,眼眸深处酝酿着错综复杂的情绪,不知是在期盼着李耀成功还是失败,冷冷道,“无论我再怎么高估他的愚蠢,他却总能一次次突破我容忍的极限——在和黑星大帝武英奇一战中,他的神魂受伤之重,换成寻常修士早就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了!而他侥幸不死,还不爱惜生命,依旧如此疯狂地驱动‘超级脑波放大器’,将自己的脑电波发射出去。

    “就像一个表面光鲜但负债累累,几乎破产的‘大富翁’,还要一掷千金地做慈善,分明是打肿脸充胖子。

    “哼,距离他投入战场已经过去了好几个三分钟,看着吧,他的灵焰乃至神魂之火很快就要熄灭了,而大铁厂里的战斗傀儡乃至鬼鬼祟祟的修仙者根本没有被彻底消灭,更别说厉明辉的主力还没回来呢!

    “将自己彻底燃烧殆尽,只为了出一瞬间的风头,然后就被人活活打成猪肉馅饼,这些愚蠢的修真者啊……”

    龙扬君的话就像是残酷的预言,话音都没落下,悬浮在大铁厂上空的李耀,灵焰就明显颤抖和黯淡下来。

    尽管他仍旧维持着战无不胜的威势,普通无忧教徒未必能感知到他和刚才的不同,但厉嘉陵和龙扬君却能瞬间感知到——李耀身体和神魂的重伤,再也控制不住,同时爆发了!

    李耀闷哼一声,觉得脑海深处有一颗长满獠牙的黑洞缓缓浮出水面,要将他的每一个脑细胞都吸进去粉碎。

    从步入化神境界以来,他的大脑从未这么疼痛过,痛到他甚至想用拳头将自己的头都活活打爆。

    原本就布满“裂缝”,几乎四分五裂的神魂更是蠢蠢欲动,再也无法有效控制周身每一条血管、经络和肌肉束,五脏六腑乃至所有器官都剧烈抽搐起来。

    刚刚还有条不紊超高速运行的灵能循环,瞬间像是发生了连环车祸的空中交通要道那样堵成一团。

    他再也维持不住元婴期的战斗力,境界如雪崩般不可遏制地暴跌。

    “终于……来了吗?”

    李耀强行将一口滚烫如岩浆的鲜血吞了回去,咧嘴苦笑。

    自己事自己知,他当然知道半个月前向黑星大帝武英奇轰出那一记豪快无双的“超银河破坏炮”,对自己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能支撑这么久,已经远远超出预期了。

    然而……

    “该死,究竟有多少战斗傀儡,怎么好像永远都杀不完一样?”

    战斗傀儡可不会受他震耳欲聋的战歌和热血沸腾的战意干扰,依旧踏着机械而冰冷的步调,三五成群地聚集成战斗小队,朝他扑了过来。

    而且在刚才的战斗中,他的速度、动作和惯用的神通全都被战斗傀儡的晶眼拍摄下来,输送到大铁厂深处的超级晶脑中,飞快分析他的弱点和应对之策,寻找最优化的全新战术。

    随着全新战术数据库的升级完成,这些战斗傀儡变得更狡猾,更阴险,更难缠,而且放松了对无忧教徒的镇压,却将绝大部分火力都集中到李耀身上。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上千台战斗傀儡同时朝李耀开火,如疾风骤雨般的弹幕疯狂消耗着李耀越来越黯淡的灵能护盾,而李耀甚至不能躲闪,因为他身后就是无数无忧教徒,还有连无忧教徒都算不上的普通地底人,那些他所要守护的老弱妇孺!

    他只能咬牙将灵能护盾张开到极限,硬生生扛着数百团不断爆开的火球一路前进,冲入战斗傀儡的战阵之中,展开最惨烈的近身肉搏!

    一刀,一刀,又一刀!

    李耀的实力跌落到究极金丹境界,金丹和元婴的战斗方式不尽相同,更直接,更残酷,更血腥,却是将一柄不到三米长的战刀轰出十几米长的刀芒,雪亮刀芒所到之处,钢铁铸造而成的残肢断臂漫天乱飞,所有战斗傀儡统统被一刀两断!

    但是,李耀在究极金丹境界都没停留多久,随着身边的机械残骸越来越多,他的境界也从究极金丹一路下跌到普通金丹,结丹,很快就连结丹都要保不住了!

    “当啷!”

    第一次,李耀无坚不摧的战刀,竟然被一台战斗傀儡的爪刃挡住。

    第二台战斗傀儡趁机从侧翼向李耀发动偷袭,战刀彻底斩碎李耀的灵能护盾,在晶铠表面留下一道丑陋的伤痕。

    灵能护盾的碎片如近乎透明的蝴蝶般慢慢消散,李耀彻底暴露在战斗傀儡的刀刃和枪口之下,更别说黑暗中还有无数修仙者蠢蠢欲动——这些刚刚还藏头露尾的家伙全都看出了李耀的虚弱,更发现他竟然是孤身一人杀入战场,似乎没半个援军的样子,眼珠乱转,杀意又不约而同地凝聚起来。

    倘若真能击杀这样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高手,那可是大功一件。

    更别说,看此人晶铠之精良,身上一定藏着不少至宝,现在厉明辉还没有回来,倘若能杀人夺宝的话……

    修仙者们不断膨胀的鼻腔里,喷涌出了带着血腥味的气息。

    “龙姐姐,耀哥真的撑不住了!”

    厉嘉陵藏匿在岩壁高处的废弃矿洞内,看得一清二楚,颤声道,“怎、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他咎由自取,要死就死好了!”

    龙扬君满脸寒意,咬牙切齿地说,“怎么,难道你还想去救他,或者说,和这个笨蛋一起去死?”

    看着如火如荼的战场,和战场中央李耀的闪闪发亮,厉嘉陵有些恍惚,有些迷茫,喃喃道:“我不知道,我以前的确从未接触过耀哥这么……特别的人。

    “或许,他有时候的确是很天真和幼稚,根本不像是一名德高望重的化神强者,比如厉灵风那些人。

    “不过以前我和厉灵风那些修仙者在一起时,每一秒钟都要紧绷神经,每一秒钟都要提心吊胆,无时无刻不在防备明枪暗箭,那种生活真是很累,很绝望。

    “但是和耀哥在一起时,日子却过得非常放松,非常开心,完全不用担心任何事情——这是我从未经历过的日子,我不想耀哥就这样死掉,死在这种地方!

    “求求你,龙姐姐,和我一起去帮帮他吧!”

    “帮他?”

    龙扬君嗤之以鼻,上上下下打量着厉嘉陵,“看来白痴真的会传染,你究竟还是不是修仙者,竟然都学会‘乐于助人’了么?”

    厉嘉陵脸红了一下,怔怔地想了很久,竟不否认,只是道:“我杀过人,也帮过人,在没杀人之前我曾无数次想象过杀人的滋味,还认为那一定是非常美妙,非常爽快的事情。

    “等到真的杀过人之后,我才发现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美妙和爽快,反而是帮助人,听到别人感谢和欢笑的滋味比较好。

    “龙姐姐,你一定杀过很多人,杀人真那么有意思吗?比帮助人都有意思吗?”

    龙扬君皱眉,冷冷道:“不知道,我没有帮过人。”

    “不对,你帮过的。”

    厉嘉陵认真道,“你不是说,自己刚刚来到地底时,曾经帮助大铁厂的工人摆脱‘天魔降临’的阴影吗?他们应该有发自内心感谢你的吧?听到他们的感谢,你不高兴吗?”

    龙扬君眯起眼睛,放出两道凌厉的光芒,死死盯着厉嘉陵:“小家伙,你这是在对我说教吗?”

    “龙姐姐,你生气了。”

    厉嘉陵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和龙扬君对视,“你究竟是在气耀哥的愚蠢,还是在气自己没有耀哥那样的勇气?”

    “我在气你这个小白痴!”

    龙扬君一把将作势扑出的厉嘉陵拽了回来,“别太小瞧你家这个该死的‘耀哥’了,你以为这样就能把他逼入绝境吗?他还有底牌的,哪需要你这种三脚猫的小家伙去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