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第2448章 该死的修真者!
    “哦?”

    厉无疾见白老大咬牙切齿,满脸恨意的模样,倒是来了兴趣,“怎么,你和他交过手,他很不好对付?”

    “大家都在帝国外围这口大锅里混饭吃,修真者抢得多些,我们星盗就抢得少些,自然有过摩擦。”

    白老大想了想,道,“绝大多数修真者也谈不上太难对付,但比我们更难缠,更会逃跑倒是真的。

    “我们星盗在茫茫星海中的补给和维修点并不多,毕竟大部分星海据点都害怕我们,以往除了万界商盟旗下的自由市场之外,就只有一些秘密的星盗港口可以驻锚,如果错过补给点,又遇上星海风暴的话,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而这些修真者,似乎极其擅长发动普通人,又能隐匿在普通人里,每一颗资源星球,每一处矿山矿场,无论被军阀、贵族还是随便什么人统治着,他们总能钻出空子,找到活路,或者化整为零,融入当地民众之中。

    “最近一二十年,帝国先是远征,现在又是……叛军作乱,我们星盗在发展,修真者也在发展,很多地方甚至发展速度比我们星盗还快些,真是见了鬼了!

    “我也琢磨过很久,觉得还是这么个道理——光脚不怕穿鞋,横的怕愣的!

    “和政府军还有万界商盟相比,我们星盗都是光脚的,是烂命一条的穷鬼,怎么打都是我们占便宜。

    “但修真者他奶奶竟然比我们还穷,比我们还不怕死——大家出来星海闯荡是混饭吃,是来赚钱的嘛,没太多油水时,我们也不怎么愿意去打修真者,反倒是这帮穷鬼经常趁我们刚刚做完‘大生意’,弹药库空空荡荡,而货仓满满当当时出来袭击我们,一旦得手,立刻转移到各个资源星球,把从我们手里抢来的东西分发给当地的矿工和农民。

    “侯爷明鉴,那些泥腿子得到了修真者的好处,自然是站在他们这边,给他们通风报信,又帮他们供养伤员,还帮他们伪造身份掩饰,甚至让自家活不下去的青年都加入修真者的队伍——那个什么鬼‘星光组织’。

    “我们星盗讲究的是一击不成,远遁千里,怎么可能深入资源星球去剿灭修真者呢?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拿我们千辛万苦抢来的东西去收买人心,结果是什么呢,黑锅我们背着,好处都他妈被他们拿了,偏偏又打不到他们,真是气死个人!”

    厉无疾微微点头,叹了口气道:“是啊,虽说和圣盟还有革新叛军比起来,修真者是疥癞之患,但从星海共和国覆灭到现在也有千年了,千年之内,这小小的疥癞之患竟然一直没能痊愈,每过几十年就要死灰复燃一次,不能不说修真者还是有他们蛊惑人心的一套手法,连政府军都杀不光他们,你们自然更不行了。

    “对了,重点说说那个‘拳王’雷宗烈吧,我在厉家时,隐约也听过这个名字,他是修真者组织里,新近崛起的高手?和你相比,又如何呢?”

    “拳王很强,我和他交过好几次手,谁都奈何不了谁。”

    提到雷宗烈的名字,白老大的表情瞬间凝重起来,沉吟了半天道,“不过,此人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并不是战斗力——论战斗力,四大选帝侯家族围剿我的时候,出动了那么多高手,还不是拿我没辙?

    “但这个‘拳王’雷宗烈除了战斗之外,竟然还是一名晶脑和灵网高手,最擅长侵入敌方星舰的控制系统,进而干扰和操纵整艘星舰。

    “当我的大白星盗团和星光组织的修真者舰队遭遇时,‘拳王’雷宗烈可以一边和我战斗,一边侵入我的指挥系统,把我原本精妙的战阵都弄得乱七八糟,一塌糊涂。

    “混蛋,明明是晶脑专家,外号叫什么‘拳王’嘛,真是卑鄙!

    “唉,这实在是我出道以来最丢脸的事情,原本是打死也不想说的,但侯爷对我这么推心置腹,我要是再对侯爷有半点隐瞒,还算是个人吗?总之,我在‘拳王’雷宗烈手下吃了不大不小的亏,能全身而退都算侥幸了。

    “我还算是好的,听说有好几个大千世界的驻防舰队都遇到‘拳王’雷宗烈率领的修真者舰队,被他侵入和夺走了不少星舰,在他的率领之下,‘星光组织’从仓皇逃窜来这里的残兵败将,又重新发展到拥有一战之力,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

    “我琢磨着,眼下四大选帝侯家族和革新派的大战在即,修真者必然不会作壁上观,肯定要跳出来兴风作浪的,既然万界商盟都在招揽我们了,焉知他们不会去招揽星光组织呢?所以,我才请侯爷千万小心。”

    “嗯……”

    厉无疾沉吟良久,微微点头道,“这条情报对我们制订下一步行动方略非常重要,白司令,你有心了。”

    白老大得了主子夸奖,别提多么高兴,笑得花枝乱颤:“侯爷强横无匹又洪福齐天,即便真遇上什么‘拳王’雷宗烈,也一定把他碾成肉泥的,倒是属下多嘴了。”

    “不,无论对方是什么人,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对付,小心无大错。”

    厉无疾很满意地看着白老大,“这件事你做得很对,的确应该向我汇报,以后还有什么情报,都用我给你的私密通讯频道来联系,记住,这是只有你一个人掌握的频道,那么多星盗里面,我只想听到你的声音。

    “是!”

    白老大笑得像是一朵发臭的喇叭花,“属下明白,一定会好好把握侯爷的信任,绝不辜负侯爷的栽培!”

    “很好,回去约束你的部队吧,劫掠太过,心野了,就没有丝毫战斗力可言了。”

    厉无疾挥了挥手,“本侯已经在蓝天市场驻留了太长时间,还有什么事,用密信联络便是。”

    “是,属下恭送侯爷!”

    白老大先是敬了个不太像样的军礼,随后又一拜到地,撅起了又尖又瘦的屁股。

    直到厉无疾上了自己的旗舰“永春号”,他依旧像颗黑黑小小的钉子,钉在蓝天市场的船坞里。

    厉无疾来到旗舰上自己的私人休息室,脸上再无半点微笑和信任,通过几十枚监控晶眼,盯着白老大。

    几十枚监控晶眼反馈回来的光幕画面,将过去半天之内,白老大的每一个动作,每一缕微表情变化,都仔仔细细扫描和分析了一遍,不,是一百遍。

    “侯爷,这个白老大刚才说每一句话的声纹,还有他的表情变化,以及心跳和血液流速等等生理参数变化,刚才都详尽分析过了,应该……问题不大。”

    一名眉清目秀,和厉无疾长相有几分相似的副官上前,先是为他端来一杯清茶,又将一份综合分析报告输入厉无疾的随身晶脑,大着胆子道,“不过,我还是不太喜欢他。”

    能自由进出厉无疾私人休息室的副官,自然不是普通人,而是家族内另一位实权大佬的亲儿子,也算是厉无疾的子侄辈。

    这是家族内实权派之间互相结盟的惯例,两名大佬互相将亲儿子托付给对方来教导,换取更坚固的盟约和信任,凝聚成不可分割的利益共同体。

    所以,这名副官都算是厉无疾的半个真传弟子,再加上父亲显赫的身份,说话也比较随意。

    “姓白的的确不是一个招人喜欢的家伙,我看到他,就想到在阴沟里悉悉索索磨牙的老鼠。”

    厉无疾闭着眼睛,接过副官递来的清新香料,轻轻涂抹在人中上,又按摩着鼻梁,舒缓和这帮臭星盗打交道的恶心,“不过,我并非因为他有什么人格魅力才招揽他的,即便真是老鼠,也有老鼠的用处,对不对?”

    “这是一个反复无常、两面三刀的卑鄙小人。”

    副官调取了几张白老大拖曳着左天鹰走动的画面,道,“侯爷请看,姓白的面对左天鹰时是何等嚣张和狰狞,面对侯爷时又是何等的谄媚和无耻,竟然还想认侯爷当干爷爷?真是白日做梦,咱们厉家的高贵血脉,也是这种人可以轻易玷污的么?”

    “都当上星盗了,不是卑鄙小人,还是什么贞洁烈女不成?”

    厉无疾依旧不以为意,甚至还失声笑道,“虽然姿态拙劣了一些,好歹都是向我效忠嘛,不要太在意那些细节了。

    “你的微表情和生理参数分析,应该也支持这一点,他除了厚颜无耻和求官心切之外,并没有别的阴谋嵌在表情里,是吧?

    “这号人啊,我见得多了,别看他当星盗时那么凶残和疯狂,甚至敢不顾一切招惹四大家族拍卖会,骨子里还是在待价而沽,准备把自己卖个好价钱而已,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要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嘛!”

    “我还是不太明白。”

    副官阴沉沉地盯着画面里的白老大。

    此刻厉无疾带来的贵族舰队已经陆续腾空而起,脱离了蓝天市场,然而直到最后一艘星舰离开之前,白老大竟然还撅着屁股站在那儿。

    白老大的表现令副官既不屑又不舒服,这种赤裸裸的谄媚和无耻,是他这样含着金筷子出身的贵族子弟无法理解的,“咱们为什么非要招揽这些渣滓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