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第2386章 末日之前的混乱
    龙扬君的话,听得李耀不寒而栗。

    眼前虚拟出来的黑色潮水,仿佛都变成一片没有星辰的宇宙。

    看似黑暗的虚空,却是最好的保护色,因为在黑暗之外逡巡的,是比黑暗更黑暗百倍的力量,不可阻挡的力量……

    “就算,就算你猜对了——”

    李耀的声音就像是冰窟中吹出来的冷风,带着刺骨的寒意,“封印自己,也未必要彻底剥夺情感——玩这么绝吧?”

    “要的。”

    龙扬君叹了口气,道,“过去我们以为,盘古文明是因为资源极度匮乏,必须精打细算,才抹杀七情六欲,毕竟情感带来的各种剧烈活动乃至最极端化的战争,会大幅加速资源的消耗,导致封闭世界的提前枯竭和崩溃。

    “但这只是其中一个理由,不太重要的理由。

    “第二,更重要的是,情感会带来欲念,而对一个高度发达的智慧生命体而言,其最强烈的欲念肯定不是原始的生存和繁殖,而是求知欲,探索欲,是向外部世界不断进军、不断冲刺、不断突破所有界限,一路杀到宇宙边缘,然后再杀出宇宙的野心!

    “即便当时盘古文明的领袖可以解散远征舰队,甚至销毁晶脑、灵网和如何运用幽能的一系列技术,但在之后漫长几万年、几十万年的岁月中,也难保这些技术不会偷偷摸摸又被发展起来,又会有野心勃勃、肆无忌惮的年轻人,会驾驭着新一代的,用人工智能辅助,以幽能驱动的星舰,冲出三千世界!

    “毕竟,宇宙太大了,即便‘小小’的三千世界,实际上都是无比浩瀚的辽阔星海,绝不可能处处设防,只要有心,终有人能逃出去的。

    “还是那句话,永远记住这句话——哪怕一艘船、一个人甚至这一方世界的一个细胞都不能逃出去,逃出去,被洪潮扫描到,那就完了!

    “那么,为了防患于未然,从源头上解决这一问题,仅仅销毁技术和拆解星舰是不够的,还要彻底铲除欲念,求知欲、探索欲、好奇心乃至想象力都不能有,当抬头仰望浩瀚星海时,内心深处却毫无半点波动——这样的个体,对盘古文明整体而言,才是最安全的存在。

    “而想要扼杀欲念,就必须首先抑制情感,‘情’和‘欲’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同时消灭才足够安全!”

    李耀张着嘴,思考了半天,不得不承认龙扬君的说法是有道理的。

    人类,万物之灵,区别于其他浑浑噩噩的野兽的最大特点,不就是好奇心和想象力吗?

    只要人类还有好奇心,只要人类还要想象力,那么当人们抬头仰望星空时,总会想知道星幕的背后究竟是什么,终有无数人会付出自己的智慧、勇气、血汗乃至全部生命——冲出去!

    想来,最初的盘古文明也是一样吧?仰望星空时,内心深处也有惊涛骇浪、火山爆发的吧?

    “第三,也是‘不得不剥夺情感’的最重要理由——”

    龙扬君继续深沉道,“远离恐惧,维持秩序,让盘古文明能维持最低限度的有序运行,保留文明的种子。”

    李耀微微一怔:“什么意思,只要撤回远征舰队,缩回黑墙里面,不就远离恐惧了吗?还要维持什么秩序?”

    “你想得太简单了,盘古文明或许根本没见过洪潮,只是从其他文明的残骸身上,搜集到了关于洪潮的只言片语,他们的恐惧源自内心深处,怎么远离?”

    龙扬君的表情既悲哀又冷漠,或者说,为了不暴露出内心深处的悲哀,尽量装出于己无关的冷漠,“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当末日来临时,世界并非毁于末日,而是毁于末日之前的混乱。

    “人性,永远不要太高估人性,站在大宇宙的尺度,无论人类还是盘古文明,都不过是一粒小小的尘埃,面对大恐怖、大灾变、大终结,绝大多数人类和盘古文明的个体都承受不住的。

    “李耀,如果我刚才所说一切都是真的,你感觉如何,有没有觉得很震撼,很恐怖,甚至万念俱灰,彻底绝望了?”

    “呃……”

    李耀挠了挠头道,“是有点儿震撼,有点儿恐怖没错,万念俱灰和彻底绝望倒还不至于,哈哈哈哈,我怎么说都身经百战嘛,什么大场面没见识过,区区洪潮,又有什么可怕?洪潮真这么厉害的话,现在就跳到我面前来打我啊,来啊来啊,洪潮,你他妈跳出来打我啊,打我啊打我啊,笨蛋!你看,什么事都没发生嘛,这说明两点,要么洪潮并非全知全能,它也有弱点,至少它侦测不到我们的对话,也没办法瞬间移动过来。

    “要么,连洪潮也惧怕我‘秃鹫李耀’三分,以至于被我骂得狗血淋头都不敢现身来自寻死路!”

    李耀双手叉腰,对着星空骂了半天,这才一本正经对龙扬君道。

    龙扬君:“……”

    李耀:“喂喂喂,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转身就走是什么意思,大家明明聊得很开心,很投入,正说到重点嘛,你一声不吭要去哪里啊?”

    龙扬君:“我想去找小明和文文聊聊,我觉得和这两个小娃娃探讨,都比和你聊天靠谱。”

    “别别别,好歹把刚才的话说完嘛!”

    李耀好说歹说才把龙扬君留下,还赌咒发誓,“我不说话了行不行,听你说,就听你说!”

    龙扬君半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道:“算了,问你都是多余,我就照着自己的思路说下去——

    “抛开你这样的怪胎,和白老大这样道心坚定无比的绝世强者,对绝大多数普通人,甚至是掌握了强大力量但道心不够坚定的强者而言,洪潮的存在都不吝于一场末日浩劫。

    “在我们生存的世界外面,还存在着一股我们根本无法抵抗甚至无法想象的力量,这股力量并没有毁灭我们,仅仅因为我们的运气好——但这样的好运气,绝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终有一日,洪潮会发现我们,找到我们,懒洋洋地把我们吞噬下去!

    “已经有万千文明被洪潮毁灭,而无论我们如何发展自己的文明,都阻止不了毁灭的来临——这就叫‘在劫难逃’!

    “你明白吗,李耀,这样的认知会导致所有人内心深处的极度恐惧,会彻底断送一个文明继续发展的希望,会令绝望的火焰席卷三千世界的每一颗行星,会在洪潮来临之前,就压垮整个盘古文明的!

    “既然毁灭不可避免,现在的辛勤工作,建设文明,又有什么意义?

    “既然冲出三千世界成为绝对禁忌的事情,盘古文明的未来之路又该通往何方?

    “在外面有一头恐怖的野兽随时准备吃掉我们,惶惶不可终日的盘古文明个体,又该如何面对他们的日常生活?

    “没人能回答这些问题,但所有人都会慢慢醒悟那无法接受的答案,最后的结果,轻则所有个体都丧失了生命的意义,沉溺于各种原始的感官刺激和声色犬马中不可自拔,以自暴自弃的方式了此残生;重则会出现各种心理变态的疯子和狂人,干脆破罐子破摔,用最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文明,你可以想象成某种……文明的自杀!

    “而政府呢?呵呵,这时候的政府,应该已经丧失一切权威、荣耀和统治能力了吧?既然连政府都没办法应付洪潮的侵袭,这样的政府要来何用?

    “盘古文明会以惊人的速度退化,迅速进入无政府状态,所有人都在彻底绝望和完全疯狂的两个极端之间来回冲撞,就像是统统患上了最严重的躁郁症,或许短短百年之内,十三个碳基智慧种族联合起来创造的盘古联盟,那无比灿烂辉煌的文明,就将毁于一旦!

    “试问,作为盘古文明领袖的你,在预见到这样惨淡的未来图景之后,除了用剥夺情感和欲念的方式,来令所有民众都免于恐惧,继续‘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维持文明的最低程度运行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李耀冥思苦想了半天,纠结道:“好像还真是这样,其实人活着吧,物质什么的并不是最重要,关键是能不能看到希望,只要有希望,现在生活再艰难一点儿都无所谓,但未来之路被洪潮彻底堵死,看不到半点发展的希望,整个文明就会迷失,有极大概率会出现你说的,政府倒台,秩序混乱,文明崩溃。

    “话说回来,抹杀情感和欲念,锁死一切技术的发展,长久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到头来,不还是死路一条吗?”

    “这有可能是权宜之计。”

    龙扬君道,“或许,最初做出这个决定的盘古文明领袖认为,洪潮不会永远在这一带逡巡吧?几万年、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之后,洪潮总要离开,去别的地方觅食,那时候再想办法解锁情感、欲念和技术进步的空间,让最低限度运行了百万年的文明种子重新开花结果,乃至翻越黑墙,冲向大宇宙——这不就是‘死里逃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