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第2695章 痴情者
    当秘密基地被刀锋连发现时,圣盟人的某种“仪式”接近完成。

    无数道电弧犹如颠倒过来的瀑布般窜上天空,撕开迷雾和云层,呈现出一座混乱的超巨型漩涡,仿佛直通另一个可怕的世界。

    某种散发出强大灵能波动的东西,正通过缝隙和漩涡,降临到黑巢星之上!

    现在,即便不是高欢这种“超敏者”,都能从空气中嗅到传送阵、空间涟漪、定位信标甚至……星空之门的味道了。

    “这帮狗娘养的杂种,竟然在黑巢星深处,偷偷藏了一座超级传送阵,还是别的什么鬼东西!”

    连长再次发出一连串咒骂,“怎么可能,这究竟是什么类型的超级传送阵,或者干脆就是一座新型的星门?为什么能透过大气层直接将信号发射到星海中,军部那帮白痴竟然都没发现!”

    “怎么办,老大,打不打?”

    高欢听到跳蚤的声音有些发颤,的确,刀锋连的战士都是悍不畏死的凶人,但他们毕竟只是一支侦察小队,正从冬眠中苏醒的圣盟人数量超过他们十倍,贸然进攻,无异于自杀。

    说到底,他们的任务仅仅是侦察,不包括摧毁敌方的重要设施啊!

    “废话!”

    连长狠狠瞪了跳蚤一眼,指着半空中越来越大的电弧漩涡咆哮道,“你这双狗眼没看到半空中的空间裂缝吗,如果不及时终止对方的召唤,鬼知道究竟会有什么庞然大物传送到黑巢星来,到时候,大家都得死!

    “打,给我狠狠打,把这鬼东西轰成碎片,把这帮杂种统统赶回老家!”

    连长亲自抄起两门比他大腿都要粗的晶磁炮左右开弓,真像是一头狂性大发的钢铁猩猩,其余刀锋连的战士也似猛虎下山般嗷嗷乱叫,打了圣盟人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在圣盟人的字典里可没有“惊慌失措”这个词,他们立刻依托人数和防御大阵的优势展开反击,一时间,迷雾被火焰撕碎,整座无乱谷都被战火席卷。

    对高欢这种天生的“超敏者”来说,对灵能过于敏锐的感知既是天赋也是负担,平时这种能力能帮他们感知到数十里之外的灵磁波动,但在战场上,又会让他们承受到比常人更强烈百倍的冲击和痛苦。

    此刻,整片战场都在高欢的视网膜上变成一副极尽绚烂的油画,所有人都像是七彩纷呈、熊熊燃烧的火炬,灵能激荡,在他的脑域中掀起惊涛骇浪,令他像是一叶即将沉没的孤舟般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仿佛脑海中的一道闪电,他忽然在万千敌人中看到了她。

    尽管他的脸盲症已经深入骨髓,看所有人都是一个样子。

    尽管他的视觉神经乃至脑细胞都被强烈的灵能冲击得一塌糊涂,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在粉碎,在凝聚,在燃烧,在爆炸。

    但他不会认错的,死都不会把那一抹殷红认错,那是他的妻子,是小雪!

    “小雪!”

    高欢的大脑一片空白,发出狂喜的吼叫。

    炮声隆隆,子弹横飞,一座圣盟人的祭坛也不知传送阵构件轰然倒塌,甚至连大地都要塌陷,场面乱到极点。

    高欢不知道自己究竟如何穿越火线,更不知道自己受到多少次重击,又有没有受致命伤,他的眼里只有那一抹殷红,在跌跌撞撞又翻滚了十几圈之后,终于活着,冲到对方面前。

    那是一名眉心长着红痣的女战士,肌肉僵硬,神情冷漠,双眼绽放着机械般的光芒,和四周所有圣盟人一模一样。

    高欢看着她,却忍不住哭了出来:“小雪,我就知道你没死,我就知道我可以找到你,是我,是我,是我!”

    眉心长着红痣的女战士不为所动,高高举起了双刀,对准了高欢的脖子。

    但高欢的眼泪却在她冰封的眼眸深处,绽放出微妙的光泽,令她的战刀,稍稍迟疑片刻。

    正是这片刻的迟疑救了高欢的命。

    当女战士眼底的光泽消散殆尽,再度准备斩落高欢的脑袋时,一枚炮弹在两人身边狠狠爆开,强劲的气浪将两人同时掀飞,朝不同方向摔了出去。

    “撤退,撤退!”

    高欢在恍惚中听到了不知是谁的怪叫,“敌人的超级传送阵已经彻底成型,毁掉地面设施也没用了,快回去报告军部,快!”

    高欢以为自己睡了很久。

    久到在睡梦中和妻子重新度过了一生。

    但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依旧置身于熏肉罐头一般的轻型突击车中,身边挤满了焦头烂额的残兵败将。

    通过三维立体光幕,高欢很快弄明白他们现在的处境。

    出发时是十五辆全副武装的突击车,却只剩下三辆逃出了无乱谷。

    在他们身后,天空已经被撕得千疮百孔,无数圣盟星舰通过虫洞缓缓出现在黑巢星的近地轨道上,甚至有不少精锐突击队直接穿越到了地面,如潮水般向整颗星球蔓延。

    “黑巢星完了,说不定整个厚土界都完了。”

    跳蚤的左眼变成了一塌糊涂的血窟窿,但他竟然还笑得出来,“圣盟人似乎掌握了某种新型的星门技术,以更加隐秘的方式召唤出了大部队,降临到这颗该死的星球上,不止是无乱谷,还有很多地方都有圣盟人的登陆点,他们的数量超过厚土驻防军的十倍,这仗没法打。”

    “我们——”

    高欢强忍着恶心道,“我们怎么办,回旅部还是军部?”

    “旅部和军部是敌军近地轨道部队的重点轰炸目标,统统都完蛋啦!”

    跳蚤告诉高欢,“现在整颗星球上到处都是圣盟人,我们的侦察任务没有任何意义了,还是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小命吧!“

    “可是——”

    高欢想问,既然整颗星球都是圣盟人,连军部都遭到狂轰滥炸,他们还能逃到哪里去呢?

    “我们去‘长风峡谷’,那里有一座废弃好几十年的星港,云旅长和那些准备叛逃的四大家族余孽,在那里藏了三艘速度奇快的穿梭舰,燃料什么都准备好了,作为‘后备计划’。”

    连长咧嘴一笑,满脸血污的衬托下,更像是一只龇牙咧嘴的大猩猩,他很是得意的样子,“军部那帮狗崽子,到底没从老子嘴里,把这个消息挖出来!”

    “我们这算是……”

    高欢想了想,“临阵脱逃吗?”

    “当然不算!”

    连长笑得很无耻,口臭更厉害了,“厚土驻防军马上要全军覆没,罪魁祸首就是圣盟人的新型传送阵或者星门激活大阵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我们是唯一亲眼见过它的人,这是极其重要的情报,你们明白吗?我们不是临阵脱逃,而是为了将如此珍贵的情报,传回帝都去,给咱们伟大的皇帝陛下和辽海侯和黑风王这三个狗杂种知道,所以,我们都是英雄,就等着回帝都接受皇帝的赏赐,好好享受吧!”

    高欢哑口无言,脑子乱作一团。

    “轰!轰轰轰轰!”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轰鸣,七八团火球腾空而起,气浪犹如猛兽张开血盆大口,三辆突击车都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跳起了舞。

    “该死,那艘低空猎杀舰又追上来了!”

    炮手怒吼,“颠簸太厉害,我根本锁定不了它,而且我们的战车炮太弱了,除非停下来将所有灵能统统输送到炮塔里,否则别想把它打下来!它一直跟在后面,我们根本到不了‘长风峡谷’的!”

    车厢里一阵沉默,只剩下战士们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留下吧。”

    高欢凝视着身后熊熊燃烧的地平线,忽然道,“把这辆战车留给我,你们挤到另外两辆车里去,我给你们断后。”

    “你疯了!”

    跳蚤急了,“留下就是死,要走一起走!”

    “不是,我不能走。”

    高欢笑了笑,“我刚才看到小雪了,真是她,我没看错,也没发疯,我不能把小雪一个人留在这里。”

    这番话令所有士兵都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却没人敢发出半句质疑——在看到高欢眼睛里发出来的光之后。

    “你给我清醒一点!”

    只有最好的朋友跳蚤还在试图劝他,“就算,就算你没看错,那真是小雪,又怎么样?整颗星球上都是圣盟人,你要怎么单枪匹马把老婆救出来?更何况她已经被圣盟洗脑了,把对于你的一切情感甚至记忆都洗掉了,她怎么肯跟你走呢?

    “你留下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死了,要么更糟糕,你也被圣盟俘虏,被洗脑成了新的圣盟人,然后呢,你和你老婆都变成圣盟人,有意义吗,有意义吗!”

    “有意义。”

    高欢眼底流动着痴狂的火焰,“就算我真的被洗脑成了圣盟人,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老婆是谁,同样,我相信就算小雪现在是浑浑噩噩的圣盟人,她也不会忘了我。

    “你们知道吗,她刚才认出我了,真的,我没喝醉,这也不是我的臆想,我看到了她眼里的光,她真的认出我了,她没有被彻底洗脑!

    “所以,只要我进入了圣盟,然后又有机会找到她,我一定会恢复她的情感和记忆,同时也恢复我的情感和记忆,我们会一起逃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