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小农民修真 > 第二百三十三万兽齐吼,百鸟齐鸣
    谢兰站在陈浩身边,故做生气的瞪了陈浩一眼,然后一个漂亮的前翻,到了陈浩身边掂起脚在陈浩额头上亲了一下。.

    陈浩一瞬间就跟大中午的喝了冰激凌一样,全身瞬间爽透了,没想到这丫头真来,那哪能客气,抱着谢兰又温存了一会,俩人才继续往前跑。

    到了竹林陈浩停了下来,站在竹林里练了一会剑法,谢兰就站在陈浩不远处的地方做着他的锻炼动作,那感觉陈浩练剑法都不安生,总是走神,心里想到:“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又是个吃不到的,无语。”

    “哼看什么看,练你的剑法去。”正一只脚搭在一颗竹子上的谢兰瞪着陈浩说道。

    “不看就不看,你那么凶干什么?你以后还不是我的。”陈浩笑道,说完练剑去了。

    谢兰锻炼了一会,然后休息去了,坐在竹屋前看着陈浩,一直就这么瞪着看,搞得陈浩都不好意思,你说练个剑有啥好看的,也能这么入迷陈浩也算是醉了。

    陈浩收剑而立看着谢兰喊道:“喂你看啥呢?”

    “看你啊!”谢兰理所当然的看着陈浩拖着下吧说道。

    “我?我有什么好看的。”陈浩往自己身上看了看问道。

    “反正好看呗,你问那么多干什么。”谢兰不好意思的说道。

    陈浩嘿嘿一笑,看着她说到:“你下来我教你一套剑法怎么样?”

    “真得?什么剑法?”谢兰从竹屋上面的梯子上噔噔的就跑了下来看着陈浩好奇的问道。

    “看好了我只使一遍。”陈浩说完,突然太子剑一转,一套女性修炼的剑法使出,流水流云剑法。

    剑法以轻柔,飘逸为根本,陈浩对这剑法倒是学了几天,准备用来给李碧云的,不过现在的李碧云明显不适合练剑法,所以今天就拿出来了,陈浩到也不是很精通,但招式还是对的。

    一手轻柔剑法使出,如行云流水,飘逸灵动,煞是好看,要是练了功法到了筑基以上的修为,一但使出,满天剑雨,那才是真正的天女散花一样。

    使完陈浩收剑而立看着谢兰问道:“怎么样?记住了多少?喜欢吗?”

    “啪啪”太好看了,我一定要学。”谢兰看着陈浩说道。

    “好看吧,嘿嘿,想练这个剑法很容易,先练气吧,不要问为什么先练气,等你有了点成绩了我就告诉你,当然剑法可以练,但其实没多大用。”陈浩看着谢兰说道。

    “练气是什么东西?内功吗?我就知道你会这个,上次在警察局的时候我看你这么瘦弱,本来想教训下你的,没想到你那么厉害。”谢兰看着陈浩问道。

    “算是吧,你过来。”陈浩看着谢兰喊道。

    谢兰兴奋的走到陈浩身边,不想陈浩先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个然后伏在她耳边把功法说给她。

    “就这样?”谢兰睁着大眼睛问道。

    “呃,那你还想怎么样,好好记熟了再练吧,有什么不懂的来问我,记住一定要来问话知道吗!练功是很危险的事,别逞强。”陈浩嘱咐道。

    “知道了,武当的大哥还在闭关吗?要什么时候出关?”谢兰看了看竹屋问道。

    陈浩也转身看来看,他是直接以龙珠进入修炼的,对于他们这些以武入道的人实在不怎么清楚,典籍上也没有记载,然后看了看谢兰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看看。”

    陈浩说完把自己的太子剑交给谢兰转身就上老道闭关的竹屋去了,他实在有点不放心,要进去好好看看。

    陈浩小心的打开竹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老道,此时不知道是这么搞得,全身通红,表情倒是没现什么异常。

    陈浩小心翼翼的用神识准备探进去看看,没想到神识刚一靠近被弹开了,这是陈浩第二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上次是黑龙这次是老道。

    就在陈浩探出神识没多久,老道头上竟然冒起了白烟,陈浩能够感觉到附近的稀薄的天地元气正快的往老道身体里钻,老道似乎有感应,迅从胸前掏出陈浩给他的两颗丹药,咕噜一声就吞了下去。

    然后从新盘膝而坐,把站在一边的陈浩完全无视了,也许不是无视,是根本顾及不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陈浩也管不了外面的谢兰了,准备全程为老道护法,没多久谢兰走到门口,陈浩出来对她说道:“谢兰你先回去,我要为老哥护法,暂时走不动,叫家里人别担心,也别叫人来打扰,记住不要过来,这一片区域我会封锁,好了先回去吧。”陈浩说完后转身把门一关,盘膝坐在老道身前准备全程护法。8妙.笔8阁8,o

    被陈浩直接关在门外的谢兰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抱着陈浩的剑傻愣愣的,不过陈浩的话她倒是听明白了,于是看了一眼房间的门转身跑回家了。

    陈浩像老僧坐禅一样,一动不动神识瞬间散出,笼罩这一片大部分山林。

    此时的大山深处的所有灵长类动物,似乎有所感,一大的全部倾巢而出,站在自己的所处的位置上仰天长吼,不管是虫子,猛兽,都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一时间整个山林都动了,按着山林的村子几乎都被这些惊天动地的声音所吸引,往大山深处看去。

    正开着车来陈浩村子的钱向男和几个民警这时候正好赶上,听着此起彼伏的吼叫声不禁把车子停这一边,想看看到底这么回事,钱向男是竟然早晨接到的消息,说五里铺村口摆满尸体,所以一早就赶了过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山上这么多鸟兽齐鸣,出了什么事了吗?”一民警把帽子一脱说道。

    “这五里铺村还真是怪了,今天早上接到报案,说这里死了很多人,刚才来村口的时候还真看到有那么多死人,而且尸体非常奇怪,大多是利器直接割喉而死,而且都是穿着夜行衣,这才没开几步就听到这种几乎不可能听到的声音,你听有老虎,这山里有老虎的吼叫。”

    “好了,不管什么事先进村子再说。”钱向男这时候的脸上的气色可不好看,看着几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