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小农民修真 > 第三百八十七章血腥
    这名带着陈浩他们进来的拳手,像霍师傅一抱拳然后走了出去,其实这种打拳的地方相信是个人就知道什么样,反正从低到高把擂台围在中间呗,此时疯狂的嘶吼,甚至扯着衣服的陈浩都看到无数,一进到这种地方很多人都会被这种气氛所宣染,放松下所有的一切,然后尽情的狂欢,这就是无限制格斗的魅力,也就是所谓的黑拳。.

    “够疯狂的啊。”陈浩笑道。

    幸好几人还离得近,倒是把陈浩的话听道了。

    “哥这种地方去一来感觉热血沸腾。”小五兴奋的说道。

    “我也一样,不过还好。”一边的黄河看到小五的样子说道。

    “走,你师兄还没打,估计下一场吧,我们去下面去。”霍师傅可能对这地方熟悉的很,估计来过很多次,表现很是平静,带着陈浩他们几个一路往下面的擂台边走去。

    工作人员看到霍师傅倒是没也阻拦,一般抱一拳什么都没说,看起来霍师傅在这里的声望还是挺高的。

    陈浩走在后面问道:“霍师傅,这里的人好像都认识你啊?”

    “当然,每次我师兄打不过的时候我师傅就上,要不我师兄都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一边的黄河看着陈浩说道。

    “这!真是。”陈浩无语,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说啥了。

    我这大徒弟就跟他名字一样,虽然长得人高马大的,在我看来和他名字差不多,本事倒是也有些只是太狂傲,每次出事如果不是我,他早死了,不过一旦好过来立马又跑过来打,这几年下来倒是也算实力进步神,比之黄河要强很多,最近一年和我过招我几乎抵挡不住,或许是我老了。”霍师傅语气平静的说道。

    到了擂台不远处,霍师傅也没找位置,就直接坐到离擂台不远处观看,也没人过来说,估计是习惯了,擂台上空有个巨大的电子表,显示的是赌博的买注情况,陈浩看得那一串的数字头晕干脆不看了,那些东西在陈浩看来没啥用,陈浩的钱他自己也不知道也多少了,不过够他一辈子应该是没问题了,酒楼的收入还也些农产品,陈浩本来回家后对于钱基本没什么概念。

    “这俩肌肉男有什么看的。”陈浩看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说道。

    “呵呵,都是这样,不过他们的手脚力度确实比较大,也不能小看,技巧都是必杀技,讲究的一击必杀,黑拳拳手还是有些实力的,你看他们都在找各自的破绽,挨几下都不碍事。

    “呵呵,话是这么说但在我看来,还是国内的一些真正的武林人士那样的比武才更凶险,说的是实话。”陈浩笑道。

    正在大家说着话,擂台上此时打得难分难解,一人已经受伤,眼皮已经被打破,这里看到的可不是什么电视看的那种,无限制格斗说就是无所不用其极,你用口咬都没人说你,只会更兴奋,更别说什么牙套,拳击手套了,这些东西完全没有,拳拳到肉,那打在身上出的响声完全都是肉碰肉的声音。

    一但看到有人受伤,四处看的人更兴奋了,甚至扯着衣服就丢,这些是没人管的,只要没人刻意的捣乱根本没人理由,擂台上也没什么裁判,只要一个人被打死或者打晕没战斗力了才会结束这样一场比赛。

    “哥真飙血了。”小五指着人喊道。

    “太正常了,这还是前期,看后面吧,其实我不赞同吴用来打拳的目的也在这里,毕竟做为一个习武之人于人切磋什么的就算是死了也是咎由自取,但这里实在太残忍。”霍师傅脸色严肃的说道。

    往后的几十分钟验证了霍师傅的话,擂台上的俩人此时基本都伤痕累累,那股狠劲说实话陈浩都觉得残忍,两人体力打完了,基本就是靠抱,然后甚至泼妇一样的抓都有,咬什么的基本都用上了,这俩人的实力基本差不多,此时一人抱着另外一方,也算是拼了命了估计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了上来。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被抱起来的拳手死死的抱着另外一个拳头的头,,随着这人往下面一砸,这本来还占上风拳手,整个头部直接砸在擂台上,顿时鲜血狂喷,另外一名拳手估计也不好受,全身砸在擂台上,不过情况要好很多,挣扎站起来走到那已经神志不清的拳手身边,两手握头,猛的一扭,这名神志不清的拳手瞬间毙命,脚弹了几下估计是死了。

    一条人命就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死去,没有人怜悯,也没有人去阻拦,有的只是无尽的欢呼声。

    “都说这米国人很人道,今天我算是见识了。”陈浩冷笑道,当然也没上去救什么救。

    “那只是表面给自己批件华丽的伪装而已。”霍师傅同样说道。

    擂台上死了的拳手直接被拖了下去,然后几个估计会场的从旁边抬着个大箱子直接摆到擂台上,然后一脚把箱子盖子踢飞,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钞票,对就是钱,这东西比什么金腰带之类的来得更加的刺激人,打赢的拳手撑着破烂不堪的身体走了过来,然后仰天大吼一声,从箱子里抓了一把钞票往天空一撒,此时的这个空间里响起的声音几乎能把人抬起来,空间都在摇晃。

    “太疯狂了,一边的黄河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吼道,小五和他差不多,倒是陈浩和霍师傅能够始终保持一颗平静的心,不受在狂热的气氛影响。

    “陈小兄弟真是好定力。”霍师傅看着陈浩笑道。

    “我对那些没感觉,所有反应很慢。”陈浩很平静的笑道。

    “不瞒你说,我来这很多次,第一次不受影响的唯你陈小兄弟一人,难怪能功夫能有如此造诣,我华夏还是有很多高人的。”霍师傅严肃的说道。

    “呵呵,霍师傅过奖了。”

    “这可真不是夸你,连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差点都被这种狂热的感染。”

    随着会场里所有人平静下来,巨大的电子音响里传来叽里呱啦的声音,陈浩倒是没听懂看着旁边的霍师傅问道:“是不是你徒弟要出场?”

    “是,刚才喊得就是他的名字,名字倒是取得好,华夏狂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