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青云仕途 > 第68章 省长垂询
    王二成走后,梁丽瞥了一眼有些茫然的柳晚晴,就笑了笑道:“小柳,这会儿有空吗?有几个经济数据,你帮我去经发办那边查询一下。这青云主任最快也要明后天才能回来,咱们的事情总不能不做啊!”

    “啊……有空有空。”柳晚晴连连点头道,“那我先出去了,梁主任。”

    梁丽微微点头,目送着柳晚晴出了办公室。心里却在暗暗猜测,党政办原先这三个年轻办事员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叮铃铃”的电话声,打断了梁丽的思绪。她看了看号码,连忙将敞开的门关上。

    “叔叔?您这会儿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梁丽捧着手机,低声问道。

    “嗯,有点事儿问你。”电话里,赫然响起了市委书记梁剑的声音。

    “你们莲花乡经发办的李青云,这个人怎么样,有什么背景吗?”梁剑语气平和的问道。

    听到李青云这三个字,梁丽就是一愕。她思索了片刻,就笑着说道:“叔叔,您是不是听说了昨天县里发生的那件事了?哎,您说咱们莲花乡是不是时运不济呀,经发办主任,竟然能被人当街捅一刀,这下咱们莲花乡可出名了……”

    “哼,这件事我不是听说,而是亲历好不好!”梁剑哼了一声道,“你忘了我昨天也在塬北县了?”

    “啊!?”听到这里,梁丽彻底傻了。她是知道叔叔昨天下莲花乡的事情,可是后续的事情她并不清楚,更不知道李青云和自己的叔叔邂逅了,还有一段不错的交流。

    叔侄二人聊了一会儿,梁丽将自己对李青云的印象讲了一遍她特别提了一下李青云在党政办的时候,列的那张全乡自然村、行政村各项经济数据的表,很是赞扬了李青云几句。

    至于李青云的背景,梁丽实在不太清楚,只好实话实说

    “嗯,背景什么的暂且不说,至少这个李青云的能力还真不是吹出来的。”听完了梁丽的讲述,梁剑在电话里点了点头道。

    “吹不吹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人可是恨得他牙痒痒的呢……”梁丽将刚刚办公室里的对话,当笑话一样讲给叔叔听,最后她笑着说道,“叔叔,你不是一直说,不被人嫉妒是庸才吗?这李青云被人恨成这样,他的能力肯定很强才对!”

    梁剑被自己侄女的话逗得笑出了声。不过,想到自己面临的处境,他就咳嗽一声道:“好了,情况我基本上了解了。这段时间,你多注意一点,你们莲花乡班子可能还要动一动……好了,先这样吧,挂了!”

    放下电话,梁丽就是一阵懵圈:莲花乡班子又要变化了?这乡党委书记和乡长才上任多久啊!

    ……

    顺安市委大楼,在顺安市前进街,靠近郊区的地方。

    顶楼一间光亮的办公室内,市委书记梁剑,正和人通着话。

    “老同学,我可被你害惨了。”梁剑一脸埋怨的开口道,“你们黔州日报可是省内第一大报,怎么能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把这种敏感的事情给揭露出来呢,这给我们工作带来了太大的难度了……”

    电话里,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老梁,这事儿我也是今天上午刚刚知道的。我们黔州日报地方的新闻不多,我今天终审的时候也就没注意。抱歉抱歉!”

    “不过,要我说啊,这稿子就算是我审核的时候发现了,也八成会让下面人刊登出来。不像话啊,县公安局局长的儿子当街调戏妇女,殴打群众,还把见义勇为者给捅伤了。哦,对了,还有一个受害者是我们省城贵人集团的公子吧?姚重阳那人我打过交道,那可不是善茬。这事儿,就算我们日报不报出来,说老实话,老兄你怕是也罩不住啊!”

    梁剑现在通话的这个人,是黔州日报的报社社长夏宏远,是他的高中同学兼同桌,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此时听了老同学的肺腑之言,梁剑就是一阵头大。他想了想,开口问道:“老同学,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电话里,夏宏远闻弦歌而知雅意,他笑了笑道:“老梁,你的意思我明白。姚董事长那儿,我可以帮你约一约,至于人家给不给我这个面子,我可不敢打包票。你也知道,姚董事长是省人大代表,一般人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夏宏远嘴上说不敢打包票,但是语气并不强烈,听到这儿,梁剑就稍稍放下了担心。想来,老同学应该还是能和姚董事长说得上话的。

    “不管怎么说,多谢老同学你帮我这个忙了。”梁剑最后说道。

    “成,事情也是我下面的人惹出来的,帮你也是理所应当。老梁你等我消息吧……”

    二人又聊了几句,梁剑这才挂断了电话。

    见事情总算有了转机,梁剑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其实,本来这事儿就算是被黔州日报捅出来,以梁剑的地位,也未必就会这么着急。

    但是就在今天上午刚刚上班的时候,梁剑接到了省长的电话。

    省长的语气听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很平静。他只是让梁剑看一看今天的黔州日报,然后再给自己回电话。

    等梁剑看完刚刚送到办公室的报纸的时候,一下子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显然,省长注意到了塬北县发生的这桩事儿。

    梁剑看完报纸之后,立刻给省长回了电话,深刻的反省了自己御下不严的错误,并保证自己立刻让下面人动起来,将不良影响降到最低。

    出乎梁剑意料的是,省长的态度有些奇怪。他对这件事情本身,并没问太多,只是让自己斟酌着处理。但是对受伤的那个李青云,省长却问了三四个问题,很是关心了几句。

    这个奇怪的状况,让梁剑十分迷茫。因此,他在放下了省长的电话之后,才向自己的侄女打了电话,想咨询一下李青云的背景。

    结果不出意外,梁丽根本不清楚李青云有什么背景。但是梁剑心中,却已经认定李青云这个年轻人绝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