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医王 > 第二章 江宇和凯文(上)
    龙江市市委办公室,市委一号甄宏伟手中拿着一封实名检举信面沉如水,甄宏伟的边上市长吕增辉端着茶杯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经开区区长彭忠民和市检察长来自强。

    甄宏伟缓缓的放下手中的检举信,抬头向彭忠民问道:“老彭啊,你的意思是?”

    彭忠民慎重道:“这封检举信是从梁海国的遗物中发现的,经过辨认确实是梁海国的字迹,因此我已经停了常轻舞的职,只是梁海国已经去世,这封信的原委还有待调查。”

    “来检察长是什么意思?”甄宏伟看向来自强。

    来自强沉吟道:“无论这封信的原委如何,既然梁海国留下了这封信,那么我们自然要调查清楚,我的意思是暂时拘留常轻舞,一方面对常轻舞进行审讯,另一方面着手调查,把事情查一个水落石出。”

    “话虽如此,你们却不要忘了,常老眼下病危,他老人家就常轻舞这么一个亲人,我们这个时候拘留常轻舞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吕增辉缓缓开口。

    “也不算拘留,只是限制常轻舞同志和外界接触。”来自强苦笑道:“毕竟这封信牵扯到经开区的廉租社区项目,那可是数个亿的资金。”

    “来检察长说的也有道理,那就暂时限制常轻舞和外界接触,就让常轻舞呆在你们检察院,不过不算拘留,只是配合调查。”甄宏伟最后拍板。

    出租车在平海省人民医院门口停稳,江宇拉着行李箱走进医院,五年未归,平海省人民医院已经大变样了,之前的门诊大楼早已经焕然一新。

    江宇正走着,手机响了,拿出手机,凯文的声音传了过来:“亲爱的江,我已经推掉了手头上所有的工作,您尽管吩咐。”

    “我现在在省人民医院,生病的是我很重要的亲人,你先在马上赶来。”江宇说了一句挂断电话,向着医院的心脑内科重症监护去走去。

    江宇从小在龙江市长大,对省医院并不陌生,虽然省医院经过了翻修重建,不过大概区域并没有什么变化。

    走到重症监护区,远远的江宇就看到一道倩影正站在一间病房的门口,眼睛透过玻璃看着里面。江宇慢慢的走进,等距离对方大概两米左右的时候,对方好似有了察觉,缓缓的回过头来。

    白皙的脸庞,尖尖的下巴,好看的眉毛,长长的秀发,一双眼睛宛如清泉,清澈明亮,只是眼中的红血丝让这一双眼睛有了些许瑕疵。

    看到江宇,对方的眼中突然有了些许雾气,深吸一口气,平稳了自己的心情,朱唇轻启:“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江宇点头,看着面前的常轻舞,江宇也难掩心中的情绪,五年了,足足五年了,再一次看到了常轻舞。

    比起五年前,常轻舞少了些许羞涩,多了几分成熟和干练。

    两个人并没有太多久别重逢的伤感,江宇缓缓的走到病房门口,看向病房里面躺着的常老,轻声道:“放心吧,常爷爷一定会没事的。”

    常轻舞紧咬下唇,默不吭声,虽然是她通知江宇回来的,但是常轻舞并不抱多少希望,老爷子的情况常轻舞清楚,五六年前那一次江宇把老爷子从鬼门关拉回来又何尝没有运气的成分,至于这一次,那就更难了......

    之所以叫江宇回来,只不过是在这个时候常轻舞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人陪伴,要不然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

    江宇和常轻舞正说着话,突然走廊的尽头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位中年人领着两位穿着制服的青年人向着常轻舞所在的方向走来。

    看着走来的几个人,常轻舞脸色一暗,看了一眼江宇迈步迎了上去。

    “常轻舞同志,我们是市检察院反贪局的,我们接到实名举报,还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调查。”中年人看了一眼江宇,然后看向常轻舞,声音微微缓和:“常轻舞同志,我们也知道常老病重,按说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不讲情面,只是......”

    “刘局长您不用解释,我理解,只希望刘局长稍等片刻,我把医院这边的事情安排一下就跟你们去。”常轻舞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就直接打断道。

    刘学斌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好的,常区长,我们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说罢摆了摆手,三个人站到了一边。

    这要是面对别的人,刘学斌肯定不会这么好说话,可是面对常轻舞......不由的,刘学斌看了一眼重症监护室,监护室里面的老人估计平海省没几个人不敬重。

    常轻舞回头看向江宇:“江宇,爷爷这边就麻烦你了,我会叮嘱医院,一切征求你的意见,你可以全权代表我。”

    说罢,不等江宇发问,常轻舞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不多会儿省医院的院长林建平就急匆匆赶来。

    看到刘学斌三人,林建平脸色难看的发火:“你们是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常老病危,这个时候你们却要抓常老的孙女,你们良心何在,别说常老为平海省兢兢业业,即便是个普通人,这个时候亲人也应该陪在身边吧。”

    别看林建平只是省人院的院长,但是级别却不低,省人院属于卫生厅直属医院,林建平论级别那也是副厅级,再加上医院部门特殊,一般情况下也没几个人愿意得罪林建平这个院长。

    “林叔叔,刘局也是秉公办事,您就不要发火了,我给您介绍一下。”说着话常轻舞把江宇让出来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江宇,几年钱我爷爷病危正是江宇医好的,这几年江宇也一直负责我爷爷的保健工作,这一次我爷爷的事情我委托江宇全权负责,林叔叔您有什么事就找江宇商量。”

    林建平叹了口气也没多说,常家遭难,林建平的心中并不舒服,除却常老为公为民值得林建平敬陪之外,常老也算是林建平的老领导。

    二十年前常老担任平海省省委一号的时候林建平就是省医院的副主任,这么多年常老怎么执政平海林建平可以说是深有体会,如今常老病危,常老的独孙女却遭人陷害,当真是让人痛惜。

    “江宇拜托你了,希望你能救活爷爷。”向林建平叮嘱过后,常轻舞回头看了一眼江宇,也不多做解释,走向边上的刘学斌:“刘局,我们走吧。”

    看着常轻舞被带走,自始至终江宇都没有多说一句,并不是江宇不想问,也不是江宇不想说,而是他刚刚回到龙江,一切还是两眼一抹黑。

    等到常轻舞走后,林建明这才向江宇招了招手:“小江是吧,既然轻舞委托你负责常老的事情,那你也听一下吧,跟我来会诊室。”

    林建平带着江宇走进会诊室,会诊室里面一大群专家医生也正在激烈的争吵,负责主持会诊的是平海省省医院的副院长王维林。

    常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了,但是威望却不小,如今平海省一大半的领导当年都是常老爷子的老下属,即便是在京城,常老爷子的面子那也不小,眼下常老爷子住院,病情危急,平海省省医院的压力那是可想而知。

    “行了,都静一静。”林建平走到会诊室中央一拍桌面,喝道:“看看你们,都像什么样子,这是医院,不是菜市场,你们是在会诊,不是在讨价还价。”

    见到林建平发火,一大群专家这才纷纷安静了下来,林建平伸手一指:“高主任,你来说说,你是咱们医院心脑领域的大专家,说说常老的这个情况该怎么办?”

    高文良站起身来,面有难色:“林院长,您也知道,常老的年纪大了,再加上有着不少的老伤,体质非常差,这一次的情况只有尽快手术,可是常老能不能支撑到手术结束我们心里都没谱啊,倘若常老下不了手术台,我们怎么交代?”

    林建平的眉头瞬间皱成了一个“川”字,是啊,常老要是自然死亡倒是好说,可要是死在了手术台上,上面领导追究下来怎么解释,把常老开膛破肚,最后却没救活,这如何说得通啊。

    微微沉吟了一下林建平这才对江宇道:“小江啊,如今常老病情刻不容缓,必须马上手术,轻舞又不在场,你的意见是?”

    江宇开口:“回来的时候我对常老的情况已经有所了解,我觉得这一次确实需要尽快手术,只是不知道医院安排的是哪位专家主持手术?”

    常老的情况江宇要比省医院的这些专家清楚,五六年前他能把常老从鬼门关拉回来,是因为常老身体还好,如今情况不同,倘若再次保守治疗江宇也没多大把握。

    “是高主任,高主任是咱们医院心脑领域的权威,做过不少高难度的开颅手术,经验丰富。”林建平指的正是之前说话的高文良。

    江宇看了一眼高文良,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林院长,我举荐一位专家不知道是否可以?”

    高文良的脸色当下就是一变,虽然没吭声,心中却有了怨气,虽然他对这一台手术并没多大把握,但是江宇自己举荐专家,很显然是对他的质疑。

    林建平也没料到江宇会这么说,顿了一下道:“不知道小江你打算举荐哪位专家?”

    “美国著名的外科圣手,心脑领域的顶尖专家凯文布莱斯。”

    “凯文布莱斯?”江宇的话音落下,会诊室瞬间就炸了锅,凯文那可是全球顶尖的心脑领域权威,在全球享誉盛名,多少外国富豪和首脑都对凯文礼遇有加,这个小年轻说的难道是这个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