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医王 > 第四章 江宇和凯文(下)
    林建平和江宇两人坐在手术室门口闲聊着,正说着话,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在一大群人的拥簇下急匆匆前来。

    “是省委黄书记来了。”林建平向江宇低声说了一句,急忙站起身迎了上去。

    来人是平海省省委一号黄岳山,随行的有平海省省长方志文,平海省纪检委书记刘启辉,平海省常务副省长李树群,龙江市市委书记甄宏伟,市长吕增辉......平海省公安厅厅长高毅学,可以说平海省高层凡是级别差不多的都到了。

    且不说常老在平海省多年,是从平海省省委一号的位子上退下来的,单说常老抗战老红军的身份,这些人就不得不重视。

    这也是常老为人公正,从不以权谋私,这些人知道常老的为人,倘若常老是个护短的人,在这个节骨眼上还真没人敢动常轻舞。

    “黄书记,方省长。”林建平大步上前,打算和黄岳山握手,黄岳山却轻轻一摆手:“林院长,这个时候我们就不客套了,我听说老首长已经进了手术室,情况怎么样?”

    “回黄书记,主刀的是国际心脑领域的权威,全球有名的外科圣手,美国著名的顶尖专家凯文,相信黄老一定可以渡过难关。”林建平急忙道。

    “好啊,看来你们医院确实是尽力了,好样的。”黄岳山闻言禁不住表扬道,他虽然没听说过凯文的名字,不过却也知道林建平所说的那么多荣誉头衔意味着什么。有凯文这么一位顶尖的专家亲自给黄老手术,这也能看出他们平海省对老一辈革命人的尊重和重视。

    林建平闻言心中对江宇简直是感激不尽,凯文是江宇请来的,却因此让黄岳山表扬了他们医院,这个恩情可是不小啊。

    按说这一次黄老病危,林建平的压力不小,但是现在有了凯文主刀,有了黄岳山的这一句话,林建平的压力那可就小多了。

    人都有生老病死,医生并不是神仙,黄老能不能度过危机谁也说不准,可是这个态度却非常关键,首先你要尽力,让人看出你的重视。

    “对了,轻舞那丫头呢,常老手术怎么没见她人?”询问了林建平常老的情况,黄岳山左右一扫,没有看到常轻舞,不由的问道。

    黄岳山发问,甄宏伟和吕增辉两人顿时就坐蜡了,不等林建平开口,甄宏伟就急忙道:“黄书记,常轻舞同志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暂时没办法脱身。”

    “这不是胡闹嘛,老首长病危,唯一的亲人怎么能不在身边。”黄岳山哼了一声,倒也没有继续追问,能坐在省委一号的位置上,黄岳山的情商自然不低,甄宏伟开口解释,事情必然不简单。

    黄岳山等一大群领导前来探望常老,自然不可能一直在手术室门口等着,了解了常老的病情,叮嘱了一番,黄岳山一群人就离去了。

    自始至终,江宇都远远的站在边上,不曾上前一步,当然黄岳山等人也不可能注意到江宇这么一个小年轻。

    黄岳山等人走后,林建平走到江宇边上道:“小江,谢谢了。”

    “林院长客气了,我也是希望常老能够度过危机。”江宇道,他邀请凯文前来并不是为了林建平,而是真的为了常老的安危。

    江宇和林建平等人在手术室门口足足等了六个多小时,手术室的灯这才亮起,手术室门打开,高文良和几位省医院的医生首先走了出来,凯文紧跟其后,显得有些疲惫。

    “林院长,手术非常成功,布莱斯先生的技艺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常老脑中的弹片残留也顺利取出来了,如今常老已经转去了重症监护室。”不等林建平发问,高文良就急忙汇报。

    说实话,高文良这一次是真的受益匪浅,他自己也算是心脑外科方面的顶尖专家,没曾想和凯文比起来差距竟然如此之大,这一次和凯文同台手术,高文良学到了很多东西。

    “凯文,谢谢了。”江宇伸出手去感谢。

    “江你太客气了。”凯文疲惫的笑道:“患者的手术虽然非常成功,但是想要恢复难度依旧很大,现在患者正陷入深度昏迷中,倘若能够醒来,那才算彻底度过了危机,这一点就要靠你了。”

    “我明白。”江宇点了点头。

    江宇作为医生对医学方面的常识自然很清楚,很多病症手术其实只是治疗的一部分,手术成功只能说是患者度过了第一道难关。

    手术之后的术后恢复,术后感染,并发症,这些同样不可小觑,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要了患者的命,江宇虽然在美国哈佛医学院学习的是急救,但是他更擅长的还是中医,实事求是的说中医在术后恢复方面中医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不少人并不知道手术的意义,总以为手术成功了病就应该好了,手术成功之后患者出了什么情况,他们就不理解,大闹特闹,这其实是一种误区,有时候术后恢复比起手术更加重要。

    “布莱斯先生,我们已经准备了晚餐,大家先去用餐吧。”林建平邀请道。

    “吃饭就不必了,我先告辞了,患者术后恢复方面你们多多听听江的意见,他在这方面的技艺比不我的手术水平低。”凯文摆手拒绝。

    林建平等人闻言心中震惊,凯文在手术前就说过类似的话,不过林建平等人并没有在意,没想到这个时候凯文再次重提,难道江宇这个小年轻当真有着那么厉害的本事?

    送走了凯文,江宇在林建平的陪同下亲自去了重症监护室,检查了一番常老的情况,不得不说凯文的水平确实了得,常老脑中的出血已经解决,弹壳残留也取出来了,只不过依旧昏迷不醒,同时还伴随着高热。

    “小江,常老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啊。”林建平征求着江宇的意见,且不说江宇这一次帮了他的大忙,单说凯文的推荐林建平就不能忽视,林建平可不认为凯文那样的人物会信口开河,再说了,江宇要是没有真本事又岂能邀请到凯文,别说江宇有什么背景,华泰集团的总草都被凯文放了鸽子,什么背景值得凯文重视?

    “我先开个方子,试一试效果。”说着话江宇找到纸笔写了一个方子签下自己的名字交给了林建平。

    “中医药方?”林建平看着江宇开出的方子很是惊讶,你不是学的急救吗,怎么又整中医了?

    看到林建平疑惑,江宇笑着解释道:“林院长,其实我最擅长的是中医,去美国学习急救知识开阔见闻,算是选修。”

    林建平一阵无语,选修都选修到了哈佛,要是精修地球估计放不下你了吧。

    “其实常老的病情我一直都有关注,这些年常老的保健工作也是我负责,虽然我人在美国,但是每周都会打电话询问常老的情况。”江宇再次解释。

    听江宇这么一说,林建平眼睛一睁,猛然道:“江宇......你就是六年前给常老医病的那个小年轻,刘老的那个学生?”

    其实江宇的身份常轻舞之前也介绍过,只是林建平当时没注意,此时听江宇再次提起,他这才想起来,怪不得他一直看江宇有些面熟,六年前常老病危他也在场。

    “是我。”江宇点了点头。

    “哎呀,原来是小江你啊,你看我,竟然没想起来。”林建平一阵汗颜,这也不怪他,毕竟江宇离开龙江市已经五年了。

    林建平走后,江宇就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间陪护,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想了想江宇拿出手机给常轻舞发了一条信息:“常爷爷手术很成功,不用担心。”

    发完信息,江宇放下手机,站起身来看向躺在里面病床上的常老,也不知道这条消息常轻舞能不能收到?

    正想着,手机一响,来了信息,竟然是常轻舞回过来的:“江宇,谢谢你,爷爷就拜托你了。”

    看到常轻舞回过来的信息,江宇也松了口气,看来常轻舞眼下的情况并不算太恶劣,并没有完全被关押,只是配合调查,如若不然是不可能回过来这条信息的。

    一边想,江宇正打算再发一条信息问一问常轻舞情况,又来了一条信息,依旧是常轻舞发来的:“江宇,我现在不怎么方便和你联系,你不用操心我,安心照顾爷爷,我这儿不用担心。”

    看过常轻舞发来的信息,江宇沉吟了一下走出监护室,来到外面,找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很快被接通,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小鱼儿,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国际长途可是很贵的。”

    “齐悦,我已经回到龙江了,向你打听个事。”

    电话另一边,一位二十六七岁的青年原本正轻佻的双腿放在茶几上接电话,闻言急忙坐正,骂道:“你个小鱼,回来了也不告诉我,我亲自去接你,好了,不说了,你现在在哪儿呢,晚上给你接风。”

    “我在医院,常老的情况你应该知道,我现在走不开,找你打听点事。”江宇道。

    “常老啊......”对方难得严肃了一些:“是轻舞叫你回来的吧,什么事你说。”

    “新隆集团你知道多少?”江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