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医王 > 第五章 副主任?
    “新隆集团?”齐悦愣了一下道:“新隆集团是薛燕飞秦明飞几个人合伙组建的一个皮包公司,干的都是投机倒把的营生,你问这个干什么?”

    “薛燕飞组建的公司?”江宇眉头微皱,要是薛燕飞,那常轻舞的事情当真要好好琢磨勒,对于薛燕飞等人的为人江宇可以说清清楚楚。

    上大学的时候江宇和薛燕飞秦明飞等人就是同学。薛燕飞是龙江市飞龙集团的千金,从小娇生惯养,她看上的东西从来都是不择手段。

    大学那会儿江宇可以说和薛燕飞认识还在常轻舞之前,甚至薛燕飞还追求过江宇,只是江宇不喜欢薛燕飞的霸道和腹黑,反而和常轻舞很谈的的来。

    自从江宇和常轻舞走近之后,薛燕飞和常轻舞就成了水火不容,处处针对常轻舞,只不过当时常老在,薛燕飞并不敢太过分,毕竟有常老在,薛家再如何那也是得罪不起常老的。

    还好听齐悦的口气,他并不知道常轻舞这件事和新隆集团的猫腻。

    “对,这个公司组建时间不长,也就两年时间,最初组建这个公司的时候白欣柔还找过我,只不过我没多少兴趣,也没功夫操心他们的屁事。”

    齐悦大概的说了一下新隆集团,奇怪的问道:“怎么,薛燕飞又纠缠上你了,你打听新隆集团干什么?”

    “轻舞的事情你不知道?”江宇问道。

    “轻舞怎么了?”齐悦声音一紧,随后叹气道:“小鱼儿,你也知道,我对轻舞是什么情况,只不过轻舞的心中只有你,我也只能放弃了,这几年我对轻舞是敬而远之,就怕看见她。”

    江宇有些苦涩,他和齐悦常轻舞三人的关系说起来也是奇妙的很。

    齐悦父亲是原龙江市的市长,这几年不知道怎么样了,齐悦算是龙江市的官二代,论身份比不薛燕飞秦明飞几人差多少。

    最主要的是齐悦的父亲是常老以前的秘书,齐悦和常轻舞打小就认识,而且齐悦也一直喜欢常轻舞。江宇最初和常轻舞认识的时候齐悦还找过江宇的麻烦,后来眼见江宇人品不错,常轻舞对江宇心有所属,也就放弃了。

    江宇和齐悦也算是不打不成交,两人反而成了朋友。

    “我今天刚刚回到龙江市,轻舞当着我的面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江宇道。

    按说常轻舞的事情江宇并不想齐悦帮忙,只是他刚刚回到龙江市,两眼一抹黑,没有齐悦这个地头蛇他还真不知道从何入手。

    “什么?”齐悦闻言声音提高了不少:“竟然有这事,我先问一问,等会儿给你电话,不瞒你说,两年前我爸升任乾州省副省长,我大多数时间都在乾州,这几天在龙江也是回家看望我奶奶的。”

    挂了齐悦的电话,江宇眉头深锁,薛燕飞的手段他可是很清楚的,无所不用其极,想当年上大学的时候,薛燕飞就因为追求他不成,觉得丢了面子,设了一个局让他入套,倘若不是常轻舞帮忙,说不得他现在还背着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呆在监狱里面呢。

    大概过了大半个小时,齐悦的电话回了过来:“喂,江宇,轻舞的事情我刚才找人打听了一下,形势不容乐观,举报信是从原地税局副局长梁海国的家里搜出来的,而且根据银行的转账记录显示,轻舞的账户确实收到过一笔梁海国的转账,金额是五十万,而且很快就被转走了,人证物证确凿......”

    齐悦所说基本上和之前林建平说的差不多,要说齐悦比林建平多了解的无非就是新隆集团的情况,毫无疑问薛燕飞几个人组建的这个新隆集团并不怎么正规。

    “齐悦,能不能想办法见一见轻舞,了解一下情况?”江宇问道。

    眼下这件事无论是江宇还是齐悦亦或者林建平几个人知道的东西都是表面的东西,想要了解事情的内幕,还需要见一见常轻舞,奈何江宇现在并没有办法见到常轻舞。

    “不好办。”齐悦摇了摇头:“你也知道秦明飞,当年秦明飞的父亲秦东旭就是龙江市的副市长,前两年已经高升龙江市政法委书记,进入了市委常委,新隆集团秦明飞也有股份,检察院那边不会太好说话。”

    就在江宇和齐悦通话的同时,名苑别墅,薛燕飞的豪宅内,卧室宽大的大床上,秦明飞和薛燕飞两个人正躺在上面,秦明飞靠在床头,上身,点燃一根香烟缓缓的吐着烟雾,薛燕飞趴在秦明飞的胸口,手指在秦明飞的胸前画着圈圈,露出白皙光滑的后背。

    “秦明飞,据说江宇请到了美国著名的心脑外科圣手凯文给常家的老东西做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一旦常家的老东西清醒,难保不会有人帮助常轻舞。”

    秦明飞低头看了一眼薛燕飞,伸手拿开薛燕飞在他胸前的手指:“这件事你不是很有把握吗,为什么要弄死梁海国,要是梁海国不死,这件事也不会被市委关注到。”

    别看秦明飞和薛燕飞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事实上两个人还真没多少感情,无非是互相利用罢了,对于薛燕飞这一次的动作,秦明飞很是不满。

    “你以为我想。”薛燕飞撇了撇嘴:“当时常轻舞已经注意到了梁海国,要是梁海国不死,难保不让常轻舞抓到什么把柄,你别忘了这两年我们可是送了梁海国不少好处,他也知道我们不少事情。”

    “那你为什么不和大家商量,私自行动?”秦明飞质问。

    “这件事我们早已经说好了,一旦事不可为就把梁海国推出去,这次梁海国倒打一耙,死无对证,对常轻舞很不利,只要没有太过强势的人插手,很快就会定案。”薛燕飞缓缓坐起,用被子盖着自己的身子靠在秦明飞边上哼道:“只是我没想到江宇竟然这个时候回来了,而且能请到凯文那样的专家,还好常家的老东西依旧昏迷不醒。”

    “江宇回来极有可能联系齐悦,齐悦可是地头蛇,他要是下本钱,难保不会查到什么。”秦明飞提醒。

    “放心吧,这件事我筹划的非常完美,只要齐悦见不到常轻舞,他根本找不到什么东西,这件事就要靠你了。”薛燕飞又爬到了齐悦的身上。

    “检察院那边我会尽力的,定案之前常轻舞不会见到其他人的。”秦明飞把烟头捻灭在烟灰缸,双手一报,一个翻身,把薛燕飞压在了身下,骂道:“你这个贱货,希望你不会露出马脚,要不然别怪老子不讲情面。”

    “秦少这话说的,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秦少怎能如此薄情。”薛燕飞娇笑。

    “和你做夫妻的人不止我秦明飞一个人,少给我打马虎眼......”说罢秦明飞就压了下去,虽然对薛燕飞没多少感情,但是秦明飞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妖精确实是难得的尤物,让人欲罢不能。

    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来到医院之后又一直没有休息,后半夜江宇实在熬不住坐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睡着了。

    迷迷糊糊江宇感觉到有人在给自己盖东西,睁开眼发现是林建平,自己的身上也盖了一件白大褂。

    “林院长。”江宇坐起身打招呼。

    “累了吧,要不先去休息吧,我让医院给你安排一间宿舍。”林建平笑着道。

    “睡了一觉,好多了。”江宇站起身,看了一眼里面的常老道:“常老的情况还算乐观,情况很稳定。”

    “稳定就好啊。”林建平点了点头,拍了拍江宇的肩膀道:“你也不用一直呆在这儿,我已经安排了人照顾常老,先去吃个饭,我们一起?”

    “也好。”江宇点头。

    先去洗手间简单的洗了脸,江宇和林建平一起到了医院食堂,吃过饭又被林建平领着去办了手续,然后直接去了急诊科,看来林建平是打算先把江宇的入职手续敲定了。

    省医院的急诊科算是大科室,有一位大主任,两位副主任,五位主治医生,再加上住院医,实习医生护士,人数倒是不少,不过这点人相对于这么大的科室,依旧是捉襟见肘。

    江宇跟着林建平来到急诊科的时候,急诊科的大主任张玉文已经得到了通知,把在班的医生护士集合到了一起。

    张玉文五十多岁,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一身正气,算是医院的老人了,在急诊科干了二十多年,两位副主任,也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一男一女,年轻一些的副主任是一位女士,四十岁出头,名叫李月娥,另外一位副主任五十出头,个头很高,名叫姜枫晨。

    林建平给江宇简单的做了介绍,然后宣布道:“这位是江宇江大夫,美国哈佛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是我们医院特聘回来的专家,从今天开始加入我们急诊科,成为我们急诊科的第三位副主任......”

    江宇一愣,不是说好的主治医吗,怎么成了副主任了?

    急诊科的其他人也是满脸呆滞,看江宇的年龄不过二十六七岁,这么年轻,担任主治医都勉强,直接就副主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