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医王 > 第八章 白欣柔
    江宇眼皮一抬,果然,薛燕飞果然不会就这么一点手段。

    不等江宇发问,齐悦就开口道:“红园路的居民现在正在区政府外面闹事呢。”

    “红园路的居民闹事?”江宇并不是很清楚里面的细节,不解的问道:“不是进行土地置换吗,怎么还牵扯到居民?”

    齐悦解释道:“经开区置换的那一片土地有两个居民小区,原本都是造纸厂的职工,虽然造纸厂早就倒闭了,不过这两个小区的居民却都必须安置。这一次经开区打算打造廉租社区,前提就是要安置好这两个小区的居民,原本经开区是打算拿到置换补偿款之后进行安置补偿,这件事属于轻舞负责,现在轻舞还在检察院,这件事自然就搁置了下来,然而新隆集团昨天早上却已经派人前去红园路准备接手这两个小区......”

    “果然是好手段啊。”

    江宇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委,按说这两个小区居民的安置和土地置换只不过是一前一后的问题,经开区和新隆集团进行土地置换,自然要安置好区域内的居民,因而这个安置款属于经开区负责。

    按照原本的计划,红园路和开丰路两个地方的土地差价至少要十个多亿,而安置款不过三个亿不到,等拿到新隆集团的置换款,安置红园路小区的住户完全不是问题。

    奈何国土局这边出了问题,要知道土地置换首先要由国土局进行评估,经开局国土局进行评估之后经开区这边只拿到了两个亿的款子,这两个亿别说打造廉租社区了,就是安置区域内的居民都不够。

    再者,常轻舞在这个时候却被检察院带走,原本这件事就由常轻舞负责,如今常轻舞被关在检察院,这件事自然就扔在了这儿,再加上新隆集团煽风点火,居民闹事那就很好理解了。

    江宇纳闷道:“按说土地评估有问题,轻舞完全没有必要继续进行土地置换,可这件事竟然已经木已成舟,难道当初轻舞不知道这件事有猫腻?”

    齐悦道:“这也是我纳闷的地方,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双方的置换合同有轻舞的亲笔签名和盖章,也就是说最终的置换轻舞是同意的。”

    “看来这次的事情水很深呐,牵扯的不仅仅是新隆集团。”江宇凝重的道。从现在看到的证据来看,这一次的事情很明显就是常轻舞收取了新隆集团的好处,把红园路的地皮廉价置换给了新隆集团。

    倘若不是江宇很了解常轻舞,说不得也要怀疑常轻舞在这件事情中做了手脚。

    “现在红园路的居民闹事,等于给了政府很大的压力,而且不知道是谁把轻舞贪污受贿的事情捅了出去,现在红园路的居民情绪很激动,说是经开区的区领导以权谋私......”

    “还能是谁,除了薛燕飞,别人也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来。”江宇哼道。

    “小鱼儿,证据呢?”齐悦苦笑:“我们两个人也不过是根据轻舞和薛燕飞的为人猜测,倘若不了解轻舞和薛燕飞,谁会相信轻舞?”

    “这次的事情毫无疑问有新隆集团在背后推动,轻舞的事情上面应该很快就有定论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江宇眉头紧锁......

    和齐悦分开之后,江宇犹豫了一下,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电话接通,一个好听的女声传了过来:“喂,我们的大神医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找个地方聊一聊吧,算起来我们也好几年没见了。”江宇笑着道。

    “好吧,大神医说地方。”对方很是爽快。

    还在同一个咖啡厅,江宇找了一个安静的包间,换了一壶茶,静静的等着,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包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位穿着一身职业装的美女迈步走了进来。

    看到坐在包间的江宇,对方宛然一笑:“几年没见,我们的大神医变得更有男人味了?”

    “我们的大美女也更漂亮了。”江宇站起身邀请对方坐下,给对方倒了一杯茶道:“我喜欢喝茶,你要是喝不惯可以换点别的。”

    “茶就挺好。”对方在江宇对面坐下,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江宇,看了足足一会儿,这才道:“江大神医是为了常轻舞的事情吧?”

    “不错。”江宇点了点头:“这次的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常轻舞必败无疑,不过细细想一下,薛燕飞的手段有些太狠了,也正因为如此,这才是她最致命的一点,一旦翻盘,她也会身败名裂,我想白大美女是聪明人,不会和薛燕飞同归于尽吧?”

    坐在江宇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欣柔。

    白欣柔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家室虽然比不得薛燕飞和秦明飞,却也算是富家女,白欣柔的父亲当年是龙江市最大的连锁超市永福超市的当家人,只不过在白欣柔二十岁的时候出了车祸离世了,如今永福超市的掌舵人就是眼前这位年轻的美女,白欣柔。

    白欣柔的背景或许比不过薛燕飞和秦明飞,但是却非常聪明,懂得审时度势,几乎很少和人红脸,当年在学校的时候,白欣柔就是人缘最好的一位。

    这么多年白欣柔在龙江市更是人缘极好,不仅仅和薛燕飞秦明飞几个人有交情,即便是常轻舞也并不讨厌白欣柔,江宇相信这么一位聪明的女人,绝对不会愚蠢的和薛燕飞一样自寻死路。

    “江大神医看来很自信嘛。”白欣柔笑着道。

    “我也只是实事求是,薛燕飞想把常轻舞一次置于死地,但是她却忘了,有时候不留余地反而容易露出破绽。”

    江宇这话并非无的放矢,从目前来看,所有的证据都对常轻舞不利,事情一旦定性,常轻舞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了,这一辈子身败名裂。

    可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上面才不会轻易的给常轻舞下结论,因为后果太严重,所以越发的要慎重,毕竟常老在平海省这么多年,还是有人要念着常老的好的。

    换而言之,倘若这一次常轻舞犯得是小问题,即便是有可能被冤枉,只要证据确凿,上面有可能也就认了,奈何性质太严重,这个最后的拍板谁也不敢露头,如此一来才给了常轻舞更多的机会。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白欣柔笑着道:“我虽然是新隆集团的懂事,但是我却不参与任何事情,这一点随便查一查就知道,新隆集团出事,薛燕飞作死也不会牵扯到我,难道上面会因为我是新隆集团的懂事就把我当成同谋?”

    “这个自然不会。”江宇笑着道:“但是白大美女难道不会有什么损失,到时候新隆集团被查封,你的投资可就打了水漂了。”

    说到这里,江宇顿了一顿道:“反之,如果你能帮助轻舞洗脱嫌疑,到时候新隆集团也就剩下你一个人了,那么偌大的集团岂不是你说了算,毕竟到时候还需要人来善后。”

    江宇之所以来找白欣柔,自然是深思熟虑的,白欣柔聪明,她只看重利益,而且稳扎稳打,不喜欢冒险,这一次薛燕飞的举动其实已经引起了白欣柔的不满,再加上诱之以利,江宇相信白欣柔会动心的。

    最主要的是白欣柔欠江宇一个人情,当年白欣柔的父亲出了车祸,奄奄一息,也正是江宇吊住了白欣柔父亲最后一口气,让白欣柔的父亲有时间安排后事,如若不然,永福超市又岂会那么顺利的被白欣柔接手。

    白欣柔笑吟吟的看着江宇:“没想到江宇你不仅仅医术了得,口才更是没话说,我好像被你说动了,不过你恐怕要失望了,对于薛燕飞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

    “那你知道多少?”江宇问道。

    “虽然我知道的不多,不过也大概猜得到,常轻舞的身边有薛燕飞的人,要不然那五十万的转账和合同的签字盖章根本没办法解释。”白欣柔站起身:“好了,我能告诉你的也就这些,你也明白,倘若我真知道的不少,那么我也脱不了干系。”

    看着白欣柔离开,江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

    白欣柔当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薛燕飞的这一次布局能够如此环环相扣,必然是常轻舞的身边出了问题,而且是常轻舞极为信任的人。

    走出咖啡厅,江宇再次给齐悦拨了电话过去,把自己和白欣柔见面的情况说了一遍,交谈了一番,这才挂了电话。

    下午江宇再次给常老用了药,在重症室陪了常老一会儿,让江宇欣慰的是常老的情况并没有太大的异常,然而却也同样没有苏醒的迹象。

    第二天早上,江宇先去看望了常老,然后去了急诊科,昨天江宇已经交代了李梦蓉,今天早上约中医科的专家给陈琳琳会诊。

    来到急诊科,中医科的专家还没到,不过李梦蓉却告诉了江宇一个新的情况,从昨天半夜开始陈琳琳突然牙龈出血,这让江宇的心不由得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