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医王 > 第九章 梁海国之死
    江宇来到病房,详细的询问了陈琳琳的情况,陈琳琳的牙龈出血是从昨晚上开始的,一直持续到今天早上,除了牙龈出血,而且还肿胀,吃东西难以下咽,晚上休息也非常困难。

    别看牙龈出血只是一个小问题,然而对于陈琳琳这位再障患者来说却是一个致命的危险。对于重症再生障碍性贫血的患者来说,牙龈出血如果任其发展,很容易引起脑出血从而能危及生命。

    除了牙龈出血,陈琳琳还有发热症状,发热就意味着感染,如此一来病情就更加棘手了。

    江宇刚刚给陈琳琳做完检查,中医科的专家也到了,来人是一位六十岁出头的老人,姓杨,名叫杨曦河,是中医科的一位副主任,同时还是省委保监局的专家。

    虽说中医这两年并不景气,但是在省医院中医科的地位还是很高的。毕竟省医院是卫生厅直属医院,经常要给省委领导检查身体,负责省委领导的健康,而省委保监局的中医专家都是整个平海省的顶尖专家,这些专家大都在省医院挂职,这就导致省医院中医科的水平比起其他的医院高出一大截。

    “杨老,这位就是我们急诊科新来的江宇江主任,邀请您前来会诊也是江主任的意思。”李梦蓉给江宇和杨曦河双方做了介绍。

    杨曦河很讶异的看着江宇:“没想到江主任这么年轻,又是美国哈佛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竟然也这么认可中医?”

    杨曦河是很传统的中医人,他的老师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国手,也正是因为如此,杨曦河对中医很喜欢。这些年来杨曦河见过不少年轻新秀,特别是一些留洋归来的高材生,这些人大都对中医有成见,像江宇这样对中医认可的年轻人真的是很少见了,这也是杨曦河对江宇有好感的原因。

    “不瞒杨老,我自己也算是半个中医人,去美国之前我就一直学的是中医。”江宇笑着道。

    “哦?”杨曦河更是吃惊:“不知道你的老师是?”

    “刘庆生。”

    “原来是刘老。”杨曦河很显然听过刘庆生,唏嘘道:“刘老可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中医大夫,倘若不是他老人家淡泊名利,绝对是一位国手级别的中医,只是没想到刘老还有传人。”

    江宇和杨曦河简单的客套了一番,这才重新进了病房给陈琳琳检查,江宇已经检查过了,不需要再次检查,这一次就是杨曦河亲自检查。

    检查过后,杨曦河的脸色也凝重了不少,走出病房和江宇道:“患者的情况不容乐观,牙龈出血必须尽快止住。

    “我也是这个意思。”江宇点头。

    “小江你是什么想法?”杨曦河问道,既然是会诊,自然要商议着来,杨曦河在江宇面前也不拿架子。

    “根据患者的情况来看,眼瞎必须采取的措施就是退热和止血,我打算给患者注射清开灵注射液,不知道杨老有什么意见没有?”江宇道。

    杨曦河闻言心中再次吃了一惊,他之前对江宇有好感不过是因为现在难得有喜欢中医的年轻人,至于说江宇跟随刘老学过中医,杨曦河也没怎么在意,毕竟江宇还不到三十岁,只是杨曦河没想到江宇一开口就把他镇住了。

    陈琳琳现在的这个情况实际上需要采用的是上病下治,引血下行的法子,把血下引,上面的血就不会太盛,牙龈出血自然就可以止住。

    清开灵注射液源自温病三宝之一的“安宫牛黄丸”,具有显著的清热解毒的功效。

    “小江啊,你今天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对中医有着如此深的造诣。”杨曦河感叹。

    要是江宇医治的是寻常的发热伤寒,杨曦河还不至于惊讶,问题是陈琳琳现在患的可是再障,这个病并不是小病,面对这样的大病,江宇能够果断下手,而且开方用药毫不含糊,那可是相当的不容易啊。

    到了这一刻杨曦河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江宇会邀请中医科会诊,原来并不是病急乱投医,而是江宇本身就有着不弱的造诣。

    “杨老谬赞了,等会儿我拟个方子,还需要杨老您把关。”江宇一边说一边和杨曦河进了办公室。

    写好药方,江宇把方子递给了杨曦河,杨曦河看后是赞不绝口,即便是他自己来开的方子也不过如此。

    认可了江宇,杨曦河的话也多了,安排陈琳琳用药之后,杨曦河也不急着走,和江宇坐在办公室交流,一个劲的邀请:“小江啊,你这么高的中医水平留在急诊科浪费了,要不去我们中医科?”

    张玉文刚刚进门,就听到杨曦河在挖自己墙角,一边心中惊叹江宇竟然能让杨曦河如此重视,一边笑着开口:“杨老啊,我们急诊科人手可不宽裕,您可不能挖墙脚啊。”

    江宇也笑道:“杨老,急救方面也是我的擅长,而且我当初学中医的时候刘老就告诉我,中医不仅仅是慢郎中,同样可以急救,我在急诊科不正证明了这一点。”

    “哈哈哈,你个小江,罢了,那你就继续在急诊科,如果什么时候不想在这儿呆了,随时来找我。”杨曦河笑着道,他和江宇越聊,那是越发的欣赏江宇,这个年轻人太了不起了。

    “杨老放心,有时间我就回去中医科请教的,我可是知道咱们中医科有不少厉害的老专家。”江宇笑着点头。

    “哎,现在中医不景气,咱们医院虽然好点,却也好不到哪儿去,特别是前一阵子,国土局的一位f副局长在中医科出事,现在中医科还被不少人议论呢。”杨曦河摆着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国土局的副局长,难道是梁海国?

    江宇装着很随意的道:“现在人的心态就是这样,正所谓中医救人无功,西医杀人无罪,都是医生,这世上哪儿有包治百病的,西医有医不好的病,中医自然也有。”

    杨曦河点头:“小江你说的太对了,可有些人就是不明白这个理。”

    江宇点头,同时问道:“不知道那个副局长是什么病症。”

    “中风。”杨曦河叹道:“不过实事求是的说,这一次确实是中医科的责任。”

    江宇再次问了几句,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杨曦河口中的国土局副局长说的确实是梁海国,梁海国患的是中风,在中医科治疗调养,没曾想越治越重,最后身亡。

    这件事医院给出的结论是误诊,当初给田军武医治的医生也是中医科一位老资格的老中医,是被省医院返聘回来的,出了事情之后已经离开了医院。

    “杨老,当时的病历还在不在,可不可以让我看一看?”江宇试探的道:“您老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多学习一些东西。”

    杨曦河也没多想,笑着道:“既然你想看,我让人整理一下,到时候送一份复印件给你。”

    按说患者的病历属于患者的隐私,不应该随便公开,不过江宇是内部人员,倒也不算违规,医院的病历,特殊病例内部学习也是很正常的。

    送走了杨老,江宇又找人打听了一下当时的情况,梁海国的事情不算什么秘密,医院知道的人不少,江宇很容易就打听出来了一些消息。

    大概吃午饭的时候,来了一位小护士,给江宇送了一份复印的病历,不过患者的性命和资料都被抹去了,只有治疗的过程。

    根据病历显示,梁海国本身就有高血压史,经常服用复方罗布麻片控制呢血压,缓解头晕头疼。大概一个半月之前,梁海国突然晕倒,并伴随口眼斜,舌根发硬送到了医院,最后安排在了中医科。

    根据诊断,当时梁海国的舌质发红,苔薄少,脉弦细,头颅ct提示脑梗死,临床诊断为脑血栓,中医辨证属肝肾阴虚,风阳上扰。治疗的药物有脉络宁注射液、维脑路通静脉滴注,同时配合应用滋阴潜阳、西风通络的镇肝熄风汤加减。

    然而用药之后患者血压平稳,肢体功能有所恢复,却又出现大便稀溏,精神萎靡,面色苍白,腹痛腹胀等症状。

    诊断过后医生认为用药剂量不足,之后加大剂量再次服用,连用三天,没想到患者症状加重,这个时候医生却再次加大剂量,最后导致患者呼吸急促,腹部鼓胀,食难下咽,从而引起各种并发症,最后死亡。

    看过病历,江宇眉头紧锁,从这个病症他可以很明显看出是医者误诊,苦寒之药超量,然而医生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认为药量不足,两次加量,导致患者病情加剧而死亡。

    这份病历乍一看其实没什么问题,属于医生经验不足导致的误诊,可是细细看来却不然。

    根据杨曦河所说,当时给梁海国医治的大夫姓刘,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中医,经验丰富,在省医院很有威望,这样的中医大夫按说不应该发生这么低级的错误才是。

    “如果不是误诊,那么就是谋杀了。”江宇拿定主意,看来要亲自见一见这位刘大夫才能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