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医王 > 第十章 登门拜访
    江宇正在办公室看着医案,李梦蓉领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江主任,有人找你。”

    江宇抬头看去,发现是齐悦,向李梦蓉招呼一声,和齐悦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你怎么来医院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来到外面僻静的地方,江宇这才问道。

    “昨天红园路的居民闹事,上面很重视,甚至惊动了市委,市委已经成立了专案组,针对经开区土地置换一案展开了调查。”齐悦轻声道。

    “也就是说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江宇脸色凝重。

    “虽然上面也是公事公办,但是既然上面成立了专案组,那么专案组就必须拿出成绩,倘若还找不到对轻舞有利的证据,这个案子就不能再拖了。”齐悦点头。

    “你调查轻舞身边的人有什么进展没有?”江宇问道。

    齐悦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你还别说,确实查出了一些东西,原本跟随轻舞的秘书张雯在梁海国死亡不久辞职离开了龙江市。”

    不等江宇追问,齐悦就继续道:“那个张雯跟了轻舞好几年了,是轻舞从街道办调上来的,轻舞对张雯很是信任,那个张雯也很有能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却......”

    “看来是有什么把柄落到了薛燕飞手中。”江宇道,按照齐悦所说,那个张雯在街道办的时候就和轻舞认识,薛燕飞再厉害也不至于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布局。

    齐悦点头:“我已经让人去找过张雯了,今天早上传回来消息,张雯的男朋友病重,两个人一周前已经去了美国。”

    “去了美国治病?”江宇问道。

    “嗯,张雯和他的男朋友感情非常深,相识已经五年多了,她的男朋友去年查出患了尿毒症,治疗费已经花了十多万了,根据张雯和她男朋友的家境来看,两人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江宇点了点头:“如此看来张雯这次出国应该是薛燕飞安排的。”

    齐悦皱眉道:“如今看来无论那五十万还是置换协议都和张雯脱不了干系,可问题是张雯去了美国,我们很难找到人呐,即便是找到了,她也不一定愿意跟我们回来。”

    “这件事我来办,我会尽快把张雯找回来。”江宇伸手拍了怕齐悦的肩膀道:“现在还有一件事,我刚才看了梁海国的病历,其中疑点很多,我怀疑梁海国其实是被人谋杀的。”

    说着江宇把自己知道的以及判断向齐悦说了一遍。

    “刘方云?”

    听江宇说起梁海国主治大夫的名字,齐悦愣了一下,然后一拍额头:“怪不得这个名字这么熟悉,上个月我见过一个人,名叫刘建宇,他的父亲就叫刘方云,省中医药协会的会员,省医院的中医专家,在平海省杏林界名气不小。”

    “刘建宇?”江宇看着齐悦:“是不是这个刘建宇有什么问题?”

    齐悦笑呵呵的道:“不愧是小鱼儿,不错,那个刘建宇嗜赌成性,这几年输了上千万不止,连家里的宅子也抵押了,当时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却开着豪车,和之前的狼狈截然不同。”

    “如此说来田军武之死确实很有问题。”江宇感叹,这世上的巧合事哪有那么多,太多的巧合聚集在一起,那么就不是巧合了。

    齐悦继续道:“刘建宇是他父亲中年得子,家中的独苗,今年不过三十岁出头,如果你说的和我说的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么那个刘方云必然有问题。”

    “你帮我查一下刘方云,不要惊动他,我亲自会一会这位老中医。”江宇叮嘱道。

    “放心吧,交给我了,如今有了这个刘方云,我们等于又多了一条线索。”齐悦精神大振。

    江宇点头:“为今之计我们只能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尽快查出刘方云和张雯的问题,另一方面就是尽快让常老苏醒,只有常老苏醒,我们才能说的上话。”

    齐悦表示认可,这一次常轻舞牵扯到的问题不小,无论是薛燕飞还是秦明飞都在龙江市手眼通天,他们的关系网也是盘根错节,倘若没有可靠的人帮他们说话,他们甚至不知道谁值得信任。

    齐悦走后,江宇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电话被接通,一口流利的英文从电话中传出,江宇同样用英文和对方交谈,两个人足足聊了十多分钟,江宇这才挂了电话。

    新隆集团,薛燕飞的办公室,秦明飞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薛燕飞正靠在桌子上和人通电话,见到秦明飞进来,也不招呼,依旧和对方说着,时不时的咯咯大笑,两个人聊了十多分钟,薛燕飞这才挂了电话。

    “秦大少火急火燎的进来,难道出了什么事?”薛燕飞走到秦明飞跟前,顺势坐在了秦明飞腿上,伸手摸着秦明飞的脸颊。

    “好了,别闹了,我找你有正事。”秦明飞打开薛燕飞的手道:“齐悦已经查到了常轻舞的那个秘书张雯,你最好想好后路。”

    “怕什么?”薛燕飞毫不在意的笑道:“且不说张雯远在美国,就说张雯对她的那个男朋友,她能眼睁睁的看着去死?”

    “万一死了呢,要知道尿毒症可不是什么小病。”秦明飞依旧觉得不踏实,齐悦本来就不是好招惹的,再加上个江宇,谁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放心吧,尿毒症虽然麻烦,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就会死的,我特意给张雯找了美国的专家,坚持两三年还是没问题的,这两三年张雯绝对不会露面,至于两三年之后.....”

    说到这里,薛燕飞禁不住哼道:“那个时候常家的老东西坟头的草估计都一人高了,常轻舞早就废了,张雯只要不傻,就不会说什么的。”

    “那刘方云哪里会不会出问题?”秦明飞觉得薛燕飞说的不无道理,不过还是心中不踏实。

    “放心吧,刘方云的为人很不错,他既然做了,就不会说什么,那种人最在乎自己的脸面和名誉,再说了,我们和刘方云又不认识。”

    ......

    龙江市梅苑小区,江宇下了车,迈步走进小区,找到楼号,进了单元楼,来到了三楼的一户人家门口,摁响了门铃。

    不多会儿,房门打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上下打量着江宇:“小伙子,你找谁?”

    “请问是刘方云刘老的家吗?”江宇很是客气的问道。

    “我就是,你是?”刘方云看着江宇,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年轻人。

    “刘老您好,我是省医院中医科新来的大夫,早就听说过您了,特意过来拜访一下您。”江宇说着把手中的礼物递了过去:“一点心意,希望刘老不要介意,您老是杏林前辈,还希望您老以后能多多提点。”

    看着江宇斯斯文文,客客气气,刘方云让开身子招呼:“进来吧,进来说。”

    刘方云在平海省杏林界也确实算是比较有名望的,以前前来他这里拜访的年轻人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自从田军武的事情出了之后,已经没人前来拜访了,江宇是第一人。

    进了房间,江宇随意的打量了一下,刘方云的家中收拾的很整齐,墙上也有不少字画,虽然都是现代临摹,却也能看出刘方云对书法的喜爱。

    客厅的正中央有一副大字:医者仁心。下面有着印章和作者的名字:谢渊鸣。

    这个谢渊鸣可不是一般人,而是平海省书法协会的会长,鼎鼎大名的书法大家,不仅仅在平海,就是在全国谢渊鸣的名气那也不小。

    “刘老不愧是杏林前辈,竟然有谢老的字。”江宇感叹道:“据我所知谢老的字如今可是万金难求啊。”

    “都是谢老谬赞。”刘方云招呼江宇坐下,算年龄,谢渊鸣还要比刘方云大几岁,论名气刘方云也比不得谢渊鸣,能让谢渊鸣写“医者仁心”这么几个字,也确实是难得的荣誉了。

    说着话刘方云给江宇倒了杯茶:“小伙子,我已经从省医院退了,只是个退休的老头子,估计也帮不上你什么忙,那些礼物你等会带回去吧。”

    刘方云估摸着江宇应该是前来走后门的。

    “刘老,我今天老一个是看看您老,二一个也是有几个医案想向您请教。”江宇道。

    “要是医案方面的事,或许我倒是可以帮你看看。”见到江宇不像是来走后门的,刘方云的戒心也去了不少。

    江宇也不客气,从包里面拿出几个医案请教刘方云,这几个医案都是比较复杂的医案,刘方云接过看了之后耐心的向江宇解释。

    两个人足足聊了一个多小时,刘方云看了看时间,这才道:“时间不早了,年纪大了,这身子骨也不如以前了,还有什么疑惑改天你再来。”

    “刘老,我这儿还有最后一个医案。”说着话江宇又拿出了一张纸递了过去,刘方云也没有拒绝,随手接了过去。

    接过医案,刘方云只不过看了两眼,就脸色一变,抬头看着江宇,眼神很是复杂。

    “刘老,您老是前辈,刚才的几个医案比这个医案复杂多了,难道这个医案刘老没什么要指点晚辈的?”江宇直视刘方云的眼睛,这最后一个医案正是梁海国的病案。

    ps:新书需要大家的呵护,喜欢千金的书友多多支持一下吧,谢谢了,大家切记收藏一下,同时新书参加都市ip大赛,书友们记得给新书投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