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医王 > 第二十二章 重要线索
    “白总召唤不知道有何吩咐?”江宇走进咖啡厅,白欣柔已经在了,不过今天点的不是茶,白欣柔只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笑着向江宇招呼:“喜欢喝什么自己要吧。”

    “那也来杯咖啡吧。”江宇向服务生打了声招呼,在美国五年,江宇也算是喝的惯咖啡,不过相比起来还是喜欢喝茶。

    “听说你昨天晚上坑了张苏成二三十万?”白欣柔一边搅动着咖啡一边问。

    “这件事白总竟然知道了。”江宇笑着道。

    “只是听说而已。”白欣柔笑着道:“姚春妮现在就在我的超市上班,张苏成求到了薛燕飞头上。”

    江宇明白了,这是张苏成想让薛燕飞给姚春妮找个工作,薛燕飞给白欣柔打了招呼,让姚春妮去了白欣柔的超市。

    “白总今天找我不会就是说这件事吧。”江宇也搅动着咖啡笑道:“张苏成哪种人不顾入不得白总的眼吧。”

    “鼠目寸光,哪种人的死活我自然懒得管。”白欣柔摇着头:“不过姚春妮这个人你可不能忽视。”

    “姚春妮?”江宇皱着眉,姚春妮和他们也是同学,不过那个时候的姚春妮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虽说长相还算不错,但是和薛燕飞常轻舞还是没法比的,即便是比起白欣柔也差了不少。

    “看来你是忘了姚春妮的一手好字。”白欣柔提醒道。

    “你是说置换合同上的签字?”江宇一个机灵。

    要说现在对常轻舞最不利的证据,第一个自然是五十万的转账几率,那五十万是实实在在的经过常轻舞的账户,给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五十万转入之后很快就被常轻舞转走了,这是常轻舞贪污受贿的铁证。

    再一个就是置换合同,明明国土局的评估有问题常轻舞却在置换合同上签了字,再加上五十万的受贿,这就是收受贿赂以权谋私的证据。

    这几天江宇和齐悦已经分析了,五十万的转账极有可能是张雯和梁海国两个人合伙操作的,张雯作为常轻舞的秘书深得常轻舞信任,知道常轻舞的账户和密码很正常,而且常轻舞如果开会手机也都在张雯的手中,如果张雯趁着常轻舞开会或者忙的时候和梁海国串通,让梁海国给常轻舞的账户转五十万,然后张雯又迅速转走这五十万删除掉银行信息常轻舞被蒙在鼓里很正常。

    再一个就是置换合同,想要模拟常轻舞的字迹签字并且盖章也只有张雯可以做到。

    之前江宇和齐悦猜测这件事都是张雯所做,现在看来合同上常轻舞的签字极有可能就是姚春妮。

    刚才白欣柔提醒江宇也想起来了,姚春妮别的本事没有模仿别人的字迹简直就是一绝,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我也是听说你昨天和张苏成的事情才想起来姚春妮,估计这件事张苏成还蒙在鼓里呢,搞不好姚春妮就是薛燕飞插在张苏成父子身边的钉子。”白欣柔喝了一口咖啡:“薛燕飞的手段可不是张苏成父子可以玩得转的,”

    “如此说来姚春妮虽然是张苏成的女朋友,但是和薛燕飞的关系要比张苏成亲密的多?”江宇问道。

    “这是必然的,要不然你觉得薛燕飞会平白无故的帮助张家父子?”白欣柔道。

    “谢谢白总告诉我这个消息。”江宇端起咖啡:“我先以咖啡带酒敬白总一杯,等轻舞恢复清白我再摆酒致谢。”

    “免了。”白欣柔挥了挥手:“常轻舞如果出来廉租房的项目估计依旧是常轻舞负责,我到时候也要依仗常区长。”

    江宇知道这是白欣柔提醒他自己的好处呢。

    江宇放下酒杯点头:“其实真要算起来即便是正常的土地置换,新隆集团也有很大的好处,一个亿还是可以赚到的,何必吃像这么难看。”

    “不仅仅是土地置换,廉租房项目也是个大工程,我当初就是看上这两个项目才入伙的,没想到薛燕飞和秦明飞的胃口太大了。”白欣柔摇着头。

    虽然白欣柔是合伙人,但是胳膊肘拧不过大腿,无论是财力还是权势白欣柔都不是薛燕飞和秦明飞的对手,还好这个女人懂得取舍,既然玩不转干脆撒手,彻底放权给薛燕飞和秦明飞,如此一来无论好坏都和她没什么关系。

    “这件事我说了不算,不过如果是平等条件下竞标我想轻舞也会看在白总帮忙的份上照顾一二的。”江宇笑着道,不过并没有替常轻舞拿主意,毕竟这个项目里面还牵扯到什么猫腻江宇并不知情。

    “听说天地被查封和你有关系?”白欣柔换了一个话题。

    “秦明飞和薛燕飞怀疑是我干的?”江宇问道。

    “看来不是你。”白欣柔笑了:“既然不是你就好,我劝你最好别招惹韩非砼,这个人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江宇笑了笑没有说话,韩非砼在平海省确实是个禁忌,不少人都知道韩非砼的靠山很硬,但是究竟是谁却不清楚,只知道常老在世的时候也没能把韩非砼彻底打翻,常老是何许人也?老资格的革命家,这样的人都没能把韩非砼打翻,那么韩非砼的背后是什么人可想而知。

    和白欣柔分别之后,江宇刚刚回到急诊科,唐玥玥就凑了过来:“江主任刚才中医科的杨主任来找您了。”

    “杨老找我?没说是什么事?”

    “没说,听说您不在就走了。”唐玥玥摇了摇头,凑到江宇跟前笑吟吟的道:“江主任您刚才给那个少年瞧病是诊脉吧,简直太厉害了。”

    “你想学吗?”江宇笑问道。

    唐玥玥点头,就像是小鸡啄米一样。

    “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只要我在急诊科就跟在我后面学,我教你。”江宇笑道。

    “好啊好啊。”唐玥玥开心的点头,这次是真开心,以后跟着江宇她这个间谍才能发挥作用不是,要是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看刘局还说不说她天真没脑子。

    江宇也很开心,有唐玥玥跟着以后借刘局长的刀那可就方便多了。

    刘学斌刘局长此时在哪儿呢,正在市委甄宏伟的办公室。

    甄宏伟听刘学斌汇报完情况,敲着桌面道:“也就是说常轻舞极有可能是被人冤枉的,幕后是新隆集团?”

    “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我可以肯定新隆集团绝对有问题,常轻舞的案子疑点还是有的,比如张雯,比如梁海国的死,这都很蹊跷。”刘学斌道。

    “既然这样那你就继续查,不要着急也不要露出马脚打草惊蛇,我倒要看看这件事幕后还有些什么人。”甄宏伟目光冷冽。

    “甄书记,常轻舞同志的案子准确的说一直没什么进展,刚才所说都是我个人猜测,要是来检察长或者秦书记问起来我该怎么说?”刘学斌问道。

    甄宏伟面沉如水:“来自强检察长在检察院二十多年了,是常老亲自提拔上来的老干部,作风应该没什么问题,在常轻舞的案子上应该不会刁难你,至于秦书记......希望他不会刁难。”

    “我知道了。”刘协斌点了点头明白了甄宏伟的意思。

    甄宏伟的意思很明显,无论是来自强还是秦东旭,这两个人只要有人跳出来,那么就有可能存在问题。

    “看来这一次常轻舞的案子被上面当成了试金石了,也不知道是甄书记的意思还是黄书记的意思?”走出甄宏伟的办公室,刘学斌在心中猜测着。

    平海省这几年在经济方面一直都是全国前列,除了比不过南方的广云省,东边的上元市等寥寥几个特区,在其他省份中基本上是前三甲。

    这样一个经济大省国家怎么可能不重视,常老离任后黄岳山是第二位省委一号,上一任省委一号的手段还算温和,但是这位黄书记那可是纪检委部门出身,听说搞掉过不少贪官污吏,被当时执政省份的官员称之为黑脸包公。

    只是黄岳山抵达平海之后,这一年看上去都很和气,和外界传言的黑脸包公极度不符,一些人还觉得是传言有误。

    “现在看来黄书记是在下一盘大棋,之前不过是等待时机。”刘学斌有了判断,上面派这么一位黑脸书记前来,自然是打算对平海省大刀阔斧了,以前的很多弊端可能都要在这位黄书记手中整顿过来。

    前几年国内致力发展经济,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很多事情有所忽视,即便是一些问题在有助于经济发展的时候也可以暂时放一边,大开绿灯。

    但是这两年很显然不同了,经济发展已经跟上了,其他方面也要齐头并进才是,那些抱着侥幸心理的人八成都要甩一个头破血流了。

    想到这里,刘学斌的步子也轻盈了不少,刘学斌还年轻,有着一腔热血,现在上面既然打算大刀阔斧,那么他刘学斌这一员干将自然不可能被闲置。

    刘学斌正想着,突然电话响了,拿出手机竟然是唐玥玥打来的,电话接通,唐玥玥就兴奋的道:“头,我发现了重要线索......”

    ps:新书求收藏,求鲜花,朋友们多多支持,谢谢了,收藏很重要,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千万记得收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