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医王 > 第三十一章 林曦文
    江宇回头的同时史米特也同时看向门口,脸色很难看,且不说江宇正在检查的时候有人在边上打扰,单是这是私人病房,有人贸然闯入就是很不礼貌了。

    也亏了江宇此时只是在给林兴义检查,要是正在治疗突然被人打扰,那可是要出乱子的。

    史米特知道江宇重视张雯,自然不会给林兴义安排大众病房,再加上齐悦要防止有人接触张雯,对这一间病房的防护就更严密了。

    史米特的脸色不好看,齐悦的脸色更不好看,自己信誓旦旦,没想到江宇检查的时候却有人闯进病房。

    只是齐悦的脸色才刚变,看清楚老人的面容,又急忙把脑袋缩了回去。

    老人开口后也觉得自己有些孟良,脸上露出一丝歉意:“不好意思,老头子刚才有些冒失了,实在是因为好久没有见过有人用遍诊法,一时有些情不自禁。”

    老人的身边还站了两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看样子应该是美迪森医院的医生。其中一位中年人见到病房的史米特还有史米特难看的脸色,急忙用英文解释:“对不起史米特先生,我不知道您在这儿,这位是我们医院特聘的专家林曦文林老先生......”

    江宇听得懂英文,听到中年人说老人是林曦文,不由的有些惊讶。林曦文的大名江宇一点也不陌生,当初跟着刘老学医的时候他就听刘老说过国内几位比较德高望重的中医大家。

    虽然江宇不知道刘老为什么那么低调,但是他老人家对国内的几位中医大家却如数家珍,能被他老人家提起的几位中医名家那都不是易于之辈。

    其中就有京城的杏林大国手华为民,乾州省的林曦文林老。

    林曦文林老是正儿八经西医院校毕业的高材生,神经内科方面的权威专家,不过后来却转学中医,如今宛然是一位不弱于华为民的杏林国手,这位老人家可以说是真正的中西医皆通,而且两方面的造诣都很精湛。

    如今这位老人家已经年过七旬,不过却身子硬朗,不仅仅是乾州省保健局的专家,同时也是乾州省中医学院的荣誉校长,乾州省中医药协会会长,只是林源没想到这位老人家竟然还是美迪森医院的特聘专家。

    江宇知道林曦文,史米特却不知道,他对于林曦文打扰了江宇的诊断几位恼怒,叽哩哇啦的开口训斥,大概意思是自己早有交代这个病房的患者由他亲自负责,谁让医院的医生贸然带人前来的?

    听了几句,江宇也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刚才开口介绍林曦文的中年人正是这家美迪森医院的院长,林曦文呢是美迪森医院的特聘专家,地位很特殊,要是没有史米特前来,林曦文在美迪森医院的地位那就像是太上皇一样,权利不见得大,但是各高望重。

    而且林曦文并不是每天都来美迪森医院坐诊查房,而是一个月只来三次,今天正好是林曦文例行查房的日子,凡是美迪森医院的重症患者林曦文都会检查一番,只是院长没想到史米特正在林兴义的病房,而且还带了人给林兴义诊断。

    史米特发火,院长根本不敢顶嘴,要知道乾州的美迪森医院其实只是美迪森的一家分院,这位院长在史米特这位权威专家眼中根本微不足道,要是史米特不满意,这院长的位子那绝对是说换就换。

    林曦文院长也得罪不起,美迪森医院在乾州落户,想要打出名气自然离不开乾州医疗界的认可和支持,能够聘请到林曦文也是院长花了九牛二虎之力。

    林曦文听不懂英文,不过却也能看出眉高眼低,眼见史米特把院长训斥的像是二孙子一样,林曦文有些看不过去了,虽然不知道史米特的来历,林曦文却觉得是自己给院长惹了麻烦,眉头一皱道:“这位先生,我刚才已经道歉了,你也没必要一直刁难,要是你觉得老头子做错了什么,奔着老头子来就是了。”

    说着林曦文看向院长:“帮我翻译给他听。”

    林曦文作为国内仅存的几位大国手,德高望重,身上的气势那也是不怒自威,简单的几句话也给人一种不容欺凌的感觉。

    眼见院长为难,江宇急忙上前道:“林老严重了,您老是杏林前辈,晚辈早就仰慕已久,再说刚才我也只是诊断,并不打紧。”

    说着话江宇又回头对史米特道:“史米特教授,这位老人家的本事并不比我差,你今天能遇到这位老人家可是莫大的运气......”

    史米特这个人为人傲气,但是有一点,他非常佩服比他本事强的人,江宇的本事史米特是知道的,所以才对江宇礼遇有加,听到江宇说这位老人的医术还在江宇之上,史米特有些半信半疑。

    江宇同时又向林曦文道:“林老,我给人介绍一下,这位是美国肾病专科的顶尖权威鲁尔森史米特,史米特教授刚才也是一时情急,您老不比介怀。”

    “鲁尔森史米特?”林曦文看了一眼史米特:“这个人我倒是听说过,肾病科很有权威的专家,只不过有些傲气了,太不讲理。”

    林曦文本身就是西医出身,虽然后来改学中医,西医的本事也没落下,平常也看一些医疗杂志和国际论文,同时他又是美迪森医院的特聘专家,早就看过史米特的论文,知道史米特的名字,只是第一次见到史米特的本人罢了。

    “倒是小伙你很让人意外啊,竟然懂得遍诊法,不知道你的老师是?”

    林曦文对史米特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不过对江宇却很感兴趣,这倒不是说遍诊法有多么稀奇,前文已经说过,遍诊法比起寸关诊脉各有千秋,并不能说哪方面优势大。

    只是遍诊法很为古老,在寸关诊脉还没有普及之前,遍诊法就已经普及,是当时的中医人诊断的主要手段,后来随着寸关诊脉的普及,遍诊法这才慢慢的不怎么普遍,特别是到了现在很多中医人对寸关诊脉都事实而非的年代,遍诊法就显得更为难得。

    江宇客气的道:“林老谬赞了,我的老师是刘庆生。”说话的时候江宇还看了一眼史米特,还好史米特不懂中文,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要不然林曦文当面这个评价史米特,史米特八成要发飙。

    “刘庆生?”林曦文皱了皱眉:“我竟然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位杏林名家,真是汗颜,有机会一定要见一见。”

    林曦文没听过刘老江宇并不意外,毕竟刘庆生为人低调,在平海省的名气也不是很大,倘若杨曦河不是平海省本地人估计也不知道刘庆生刘老。

    “老师前几年已经过世了。”江宇道。

    “已经过世了?”林曦文一愣,惋惜道:“真是可惜了,能教出你这么一位学生,想必你的老师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家。”

    “老师年事已高,为人低调,去世的时候已经年过八旬,也算高寿。”

    “人不假年,老一辈的老家伙是越来越少了。”林曦文叹了口气,摆手道:“我就不打扰你瞧病了,有时间了来家里坐坐。”说着话就要告辞。

    江宇急忙道:“林老既然来了何不一起看看病人,晚辈也好向林老请教一番。”

    按说江宇这么邀请林曦文是有些孟浪的,毕竟他和林曦文不熟,只是第一次见,万一林曦文误会他挑衅就不好了。

    只是江宇这一次前来乾州除了给林兴义瞧病,同时也想劝说张雯自首,他自己名气不够,林曦文却是大国手,名气很大,倘若有林曦文和他一起给林兴义治疗,张雯应该可以放心不少。

    事实上自从知道林曦文之后,张雯也一直眼巴巴的看着林曦文,渴望林曦文能给她的男朋友瞧一瞧。人都说久病成医,林兴义病了这么久,张雯对国内有名气的医生早就做了了解,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林曦文的大名张雯自然听过,只可惜她联系不到林曦文罢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中医的尴尬地位,现在的中医可以说是秋黄不接,虽然很多人不相信中医,但是真正有名气的中医人地位却很高,普通人想要求诊基本上是千难万难,那些普通人可以见到的中医人,他们却又不信任。

    就像林曦文、华为民,他们这样的大国手因为年纪大了接诊少,有限的时间日程早已经排满了,特别是华为民不仅仅要给操心中央首长的保健工作,同时还要代表国家出国治疗,即便是一省的封疆大吏也不见得请得动,更别说一般人了。

    林曦文倒是没生气,回过头笑呵呵的看着江宇,见到江宇满脸真诚,并不像是挑衅,这才笑着道:“也好,那就交流切磋一番。”

    见到江宇竟然懂得遍诊法,林曦文也有了好奇心,说是切磋,其实也是想留下看一看江宇的本事。

    史米特见到江宇邀请了林曦文,站在边上默不吭声,他不相信林曦文比江宇还厉害,他自问自己已经算是顶尖的名医了,遇到江宇已经让他很惊讶了,要是林曦文比江宇还厉害,那岂不是说他这位世界级的顶尖名医是浪得虚名?

    ps:因为有小孩,千金今年提前回老家过春节,这几天暂时都是一更,等到家之后尽量多码字吧,孩子影响很大,再加上春节,这一阵存稿并不多,为了不断更,只能如此,前面已经解释了,原本新书是打算年后传的,因为都市大赛所以提前了,搞的很紧张,大家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