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医王 > 第三十三章 按耐不住的秦明飞
    龙江市检察院的一间封闭式房间内,房间内有一张床,一个办公桌,办公桌上还放着几本书,边上一个小台灯。

    房间面积不大,不过收拾的很干净,常轻舞坐在办公桌前面的一张椅子上翻看着桌上的一本资本论。

    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响着,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常轻舞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腰肢,看着墙上的挂钟出神。

    平心而论,在检察院这几天,并没有人刁难常轻舞,即便是刘学斌也只是例行询问了常轻舞一些事情,在这个房间,除了不能和外界联系,每天都有人按时送饭,很标准的工作餐。

    当时甄宏伟拍板暂时把常轻舞关押在检察院,说是关押,其实也只是配合调查,隔断和外界的联系,即便是现在上面也并没有对常轻舞的案子定性。

    “也不知道爷爷现在怎么样了。”常轻舞心中惦念着常老,也就她进来的第一天江宇给她发了一条消息说常老手术顺利,截止现在她再也没有收到过关于常老的消息。

    “江宇没有任何消息想必爷爷现在还在医院吧。”常轻舞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

    正所谓没有消息那就是最好的消息,最起码说明常老现在还在世,要不然江宇怎么也会告诉她一声的。

    这几天呆在检察院,虽然孤独,但是也是难得的清静,自从大学毕业,常轻舞踏进官场几乎从来没有这么清闲过。

    因为清闲,常轻舞这一段时间也想了很多,经开区廉租房项目,张雯的背叛,稀里糊涂的被人陷害,爷爷的病危......

    虽然现在上面并没有对她的事情定性,但是常轻舞却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很难翻身了,事情一旦定性,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制裁,或许十多年时间她都要在监狱中度过了。

    不由的常轻舞想到了江宇。

    五年前江宇要去美国的时候,她很想挽留,最终还是忍住了,这么多年她和江宇也只是电话中联系,谁曾想再一次见面却成了这个样子。

    常轻舞甚至不敢想,如果爷爷去了,自己进了监狱,江宇还会不会等她,江宇如果等她,她会怎么办?

    十年时间,沧海桑田,如今她和江宇都已经年近三十,十年之后是什么样子。

    常轻舞很矛盾,她不想耽误江宇,又舍不得江宇......最遗憾的是这么多年她和江宇甚至没有互相表白过......

    常轻舞正想着,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位五十岁出头的中年人推门走了进来,正是检察院的检察长来自强。

    “来检察长。”常轻舞急忙起身招呼。

    “轻舞啊,坐,坐吧。”来自强伸手一压:“和我还那么客气,私下里你叫我来叔叔就可以了。”

    “来叔叔。”常轻舞重新坐下。

    来自强是当年常老亲自提拔上来的,算起来和常家颇有渊源,这么多年每逢逢年过节来自强也都会去常家拜访常老,和常轻舞并不陌生。

    “来叔叔这么晚了还没下班?”常轻舞问道。

    “准备走了,来看看你。”来自强看着常轻舞:“这几天在这儿憋坏了吧?”

    “还行,以前工作的时候甚至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这几天倒是能睡个好觉。”常轻舞脸上带着淡笑,笑颜如花,一点也看不出好像大难临头的样子。

    “你和你爷爷一样,都是个工作狂。”来自强笑着道,说着话,来自强话锋一转:“把你关在检察院,甚至不能陪伴老领导,你不会怪来叔叔吧?”

    “怎么会呢,来叔叔您也是秉公办事,即便是换成我爷爷,他也同样会这么做。”

    “你理解就好。”来自强站起身:“不过你放心,有来叔叔在,绝对不会让人随便冤枉了你。”

    “我知道来叔叔疼我。”常轻舞笑着道。

    “嗯,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睡,来叔叔就先走了,倘若你想起什么事情,信不过别人可以找来叔叔。”来自强摆了摆手走出了房间。

    走出检察院,一阵凉风出来,来自强下意识的裹了裹上衣:“今年龙江市的冬天来的有点早啊。”

    来自强口中喃喃,一辆车在来自强面前停稳,来自强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上了车,车子缓缓启动。

    “老来啊,怎么样,轻舞的案子还没什么进展?”

    “刘学斌算是市检察院的干将了,调查了这么久毫无进展,虽然查出了平原集团和梁海国的死因,却和轻舞的案子没什么关系。”来自强摇着头。

    “轻舞的案子要加快啊,如今经开区的压力很大,必须尽快给安置居民一个交代,要不然会出乱子的。”开车的是一位中年人,因为天色灰暗看不清楚面容。

    “寒冬将至,这天儿是越来越冷了。”来自强拿出一根烟递给对方,对方摆了摆手,来自强自己叼进嘴里,吧嗒一声点上火,深深的吸了一口。

    “是啊,寒冬将至,新隆集团已经多次向区政府要求拆迁红园路小区......”

    “常轻舞的案子没有定性,置换协议就存在争议,怎么拆?”来自强看着窗外......

    “所以新隆集团一直在施压,毕竟现在我们并没有掌握新隆集团行贿的证据,从某种意义上讲置换协议是合法的。”

    来自强猛然回头:“老同学,你不会掺和进去了吧?”

    “老来,你怎么说话呢,我一个快到点的老家伙怎么可能掺和这种事,我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退休回家抱孙子。”

    “你这么晚了来找我可不是想回家抱孙子的意思。”来自强哼笑道。

    “得,我自作多情,我这不是正好路过,看到你还没下班吗?”

    秦明飞从薛燕飞的别墅出来,一边开车一边拨了一个电话,不多会儿到了龙江市的一个酒吧。

    酒吧内的一个包间内,一位和秦明飞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已经在等着了。

    “秦大少这是刚刚从薛燕飞的床上爬下来吧。”对方端着酒杯,一边慢条斯理的喝着,一边笑吟吟的看着秦明飞。

    “薛燕飞是个疯子,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要未雨绸缪。”秦明飞走过去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怎么说?”青年抬头。

    “薛燕飞对常轻舞的恨太深了,为了对付常轻舞她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玉石俱焚,我们可不能跟着她发疯。”秦明飞轻轻的喝了一口酒。

    今天晚上秦明飞和薛燕飞聊了一会儿,心中的不安并没有减少多少,薛燕飞有自己的想法,但是秦明飞却也有他的想法。

    “秦少的意思是?”

    “江宇。”

    秦明飞眯着眼睛:“眼下常家并没有什么人,常老在医院躺着,常轻舞自顾不暇,只有江宇在外面折腾,他是唯一的变数,今天江宇又去了乾州,这个时候江宇去乾州干什么,必然是求援......

    “你是说江宇去乾州见齐国栋了?”

    “乾州除了齐国栋还有什么人值得江宇离开龙江?”秦明飞一只腿轻轻抖动:“齐国栋在龙江市当了那么多年市长,如今虽然高升乾州,但是在龙江市也有齐国栋的人,最主要的是齐国栋没必要太在乎平海省的局势。”

    薛燕飞瞧不上秦明飞,但是秦明飞却也不完全是一无是处,从小耳目渲染,齐大少也并非真的没脑子。

    “你想除掉江宇?”

    “给他制造一点麻烦也好,在常轻舞的事情落幕之前最好让他没办法返回江中,或者让他安静的待在一个地方。”秦明飞目光阴冷:“一旦事情木已成舟,一个小小的江宇还不是随便揉搓。”

    “好吧,这件事交给我了。”对方点了点头。

    江宇原本打算在乾州省多待一天给张雯多一些考虑时间,不过第二天中午却接到了李梦蓉的电话,陈琳琳的病情加重。

    陈琳琳现在是江宇在省医院负责的唯一一位患者,重型再障,原本陈琳琳按照江宇的方子治疗病情已经开始好转,没曾想就在江宇抵达乾州省的同时,陈琳琳这一月的月事来潮。

    女孩子每月月事来潮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陈琳琳情况特殊,这一次月事来潮让陈琳琳再一次面临危机。

    从昨天开始,陈琳琳月事来潮之后出血就非常多,到了今天更是情况加剧,几乎一个小时就去一次卫生间,出血量非常大,李梦容判断陈琳琳月事过多应该是血小板太低凝血功能太差造成的。

    短短的一天时间,陈琳琳脸色发黄,发白,嘴唇的颜色也成了败的,精神状态很差,李梦蓉担心继续下去陈琳琳会有危险,所以给江宇打了电话。

    接到李梦蓉的电话,江宇自然在乾州省呆不住了,一方面准备返回龙江,一方面让李梦蓉去请杨曦河先给陈琳琳会诊,控制病情。

    处理好乾州省的事情,江宇订好机票,中午就上了飞机,下午四点多飞机在龙江市机场落地。

    江宇拖着行李走出安全通道,正打算走出机场,突然两位穿着制服的机场工作人员拦在了江宇面前。

    “对不起先生,我们接到举报,您的行李中有违禁物品,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ps:或许有的朋友看书不习惯送花之类的,但是这对作者很重要,千金每天都会看一下,因为这能大概看出最近情节的好坏,倘若冷冷清清,自然代表情节有问题,反响好自然代表情节好,所以如果喜欢最近的故事,书友们就送个花,收藏一下,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