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又有人想陷害我?
    在路上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时钊,询问他那边的情况。

    时钊在电话中说,他一直带人二十四小时监视林哥,并没有什么现,林哥每天接触的不是我们南门的人,就是一些场子的老板。

    虽然时钊那边没有进展,我也没有特别的失望,以林哥的狡诈,如果轻易露出马脚,那才是真的有鬼,反而要当心了。

    在到达交通公司后,我和徐伟德交流了一下竞标出租车经营权的进展。

    徐伟德在昨天下午,已经将出租车司机的人员名单以及体检合格证明递交了上去,这次的限制条件,没有对我们造成影响。

    徐伟德还说,虽然我们没有受到影响,但有两家公司,原本是打着先争取经营权,再招聘出租车司机的算盘,被这次的限制条件排除在外,再加上中浩交通公司的退出,便只剩下四家公司参与出租车经营权的争夺。

    这四家公司分别是陈木生主导的通达,我负责的天子集团交通公司分公司,以及明业、路通。

    从另外一方面来说,陈木生这次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剪除了几个竞争对手。

    与此同时,距离竞标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们必须在这段时间做足充足的准备。

    徐伟德收集了明业、路通两家公司的资料,资料上显示,明业和路通都是本市较有实力的企业,对这次的出租车经营权也是志在必得。

    徐伟德说:“莫总,这两家公司的实力都不错,咱们和通达都有危险。”

    我诧异道:“以陈木生的性格,为什么没对这两家公司采用对付中浩那样的手段?”

    徐伟德说:“这两家公司的老板都有背景,陈木生也不好下手,所以咱们只能和他们公平竞争。”

    我说道:“出租车经营权的竞标有哪些需要注意的要素?”

    徐伟德说:“在资质审核过后,就是看谁的价高了。”

    我听到徐伟德的话,皱起眉头来,说:“如果陈木生打算以本伤人,宁愿不赚钱也要争夺经营权,咱们不是没有机会。”

    徐伟德苦笑一声,说:“事实就是这样,不过我想概率很小,陈木生入主通达,也是为了赚钱,应该不至于这么做吧。”

    我却是叹了一声气,陈木生对我恨之入骨,而且他的钱多,什么可能没有?天子集团虽然有钱,可天子集团的目的是赚钱啊,我根本没和陈木生拼的资本,当即说:“陈木生那个人不可以常理来衡量,咱们不得不防这一手。”

    徐伟德说:“如果他真这样做,咱们能有什么方法?”

    我陷入了沉思当中,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法子,便说:“要不我请示一下夏董,看他最多能承受多少吧。”

    徐伟德说:“这样就最好。”

    我拿起手机,再次感觉这次的事情没那么容易,陈木生怎么玩?玩到什么程度?

    电话通了后,夏佐的声音传来。

    “我是夏佐,什么事情直接说。”

    我说道:“夏董,还有三天就要竞标了,我和徐伟德商量了下,担心陈木生那边会开出天价,怕您那儿可能接受不了。”

    “陈木生开出天价?呵呵,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权限,每辆出租车的经营权五十万以内都可以拿下,我只要经营权,明白吗?”

    夏佐说。

    我听到夏佐的话登时大喜,夏佐财大气粗,陈木生要玩还真不一定玩得起。

    近些年来,出租车的经营权越炒越高,从最开始的几万元,到十多万,到二十多万,三十多万,但最高的也不会过四十万,那还是在中京那样商业高度达的地区,而在西城区这样的地方,四十万拿下一辆出租车的经营权,必定亏出血来。

    陈木生虽然有钱,可也百分百玩不起,一辆出租车的经营权五十万,五十辆就是两千五百万了,那可不是小数目。

    听到夏佐的话,我心底就放心了,有两千五百万,还怕什么陈木生?

    徐伟德听到我转述夏佐的话,也是信心满满,说:“这次出租车的经营权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咱们准备运营的事情吧。”

    ……

    在中午的时候,我接到了尧哥的一个电话。

    尧哥打电话来问我,我是不是和宁公的女儿宁采洁走得很近。

    这事我没有告诉其他人,尧哥却知道,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林哥向尧哥告密。

    当下也没有否认,说道:“嗯,尧哥,我和宁采洁是在大小姐的同学聚会上认识的。”

    尧哥说:“小坤啊,你年纪轻,血气方刚,喜欢漂亮的女人也情有可原,可宁公的女儿绝对碰不得,你听尧哥的话,以后少跟她来往。”

    我知道尧哥的性格,他本身也是风流成性,所以对这种事情应该能理解,便笑着说:“尧哥,我知道分寸,只是逢场作戏玩玩。”

    尧哥说:“逢场作戏玩玩的话可以找别人啊,宁公的女儿你招惹得起,假如宁公真要下什么江湖追杀令,只怕你有九条命都不够活的。”

    我听到尧哥的话心中一凛,尧哥说得没错,宁公可是兄弟会的龙头,他只需要一句话,兄弟会的人就会前仆后继的来搞我,当即正色说道:“尧哥,我回头就和她说清楚。”

    尧哥说:“别,你太直接的话,有可能激怒宁公,对你不好,还是慢慢疏远吧。”

    我听到尧哥的话,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走上了一条绝路,宁公已经知道我和宁采洁在一起了,我要和宁采洁分手,他肯定会不答应,可要不和宁采洁分手呢?难道加入兄弟会?

    这事却不能跟尧哥说,以免尧哥也对我起了疑心,当即说道:“嗯,我明白。”说完想起牧逸尘,心想尧哥说不定知道牧逸尘的事情,便问尧哥道:“尧哥,你知不知道兄弟会一个叫牧逸尘的?”

    “牧逸尘,听名字挺耳熟的,你等等,我帮你问问。”

    尧哥说完挂断电话。

    不多时,尧哥又打了电话回来,说道:“我问清楚了,牧逸尘那小子以前是西城的人,跟的大哥是刘彪,后来刘彪离奇死亡,牧逸尘就脱离西城,进入了兄弟会,当上了话事人。现在很多人都说,刘彪的死和他有关。”

    我听到尧哥的话,与牧逸尘昨天说的话一加联系,便明白了过来,只怕是兄弟会想要杀刘彪,所以让宁采洁色诱牧逸尘,许以牧逸尘话事人的职位,条件就是让牧逸尘杀了刘彪。

    照这样推断的话,宁采洁和宁公是想故技重施,诱使我加入兄弟会啊。

    “小坤,你怎么会忽然问起牧逸尘?”

    尧哥随即说道。

    我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挺好奇的,牧逸尘和宁采洁是男女朋友关系,现在恨我入骨呢。”

    尧哥说:“还有一个消息,差点忘了跟你说了,牧逸尘昨晚在住处外面遭人伏击,人跑了,现在下落不明。”

    “昨晚牧逸尘遭人伏击?”

    我听到尧哥的话诧异无比,昨晚我还和牧逸尘在街头飙车呢,后来又出事了?

    “是啊,那小子现在应该已经藏了起来,这件事该不会是你干的吧。”

    尧哥说着竟然疑心到了我身上。

    我笑道:“我对那个宁采洁只是想玩玩,怎么可能因为他而去杀人?尧哥,不是我。”

    “那你得小心了,那小子说不定会以为是你要杀他,可能对你不利。”

    尧哥提醒道。

    我听到尧哥的话,心中又是一跳,难道牧逸尘被暗算,也是有人想陷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