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初见戒色!
    莫太平的死对我来说,绝对是无比沉重的一个打击,原本我在观音庙区,能和陈木生对抗,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莫太平的存在。

    陈木生曾经想杀莫太平,但以失败而告终,导致双方结下死仇,这也是莫太平一直帮我的其中一个原因。

    现在莫太平被杀,接下来陈木生少了来自莫太平方面的掣肘,我的压力就无形大了很多。

    下一任西城区探长会是谁?

    虽然我有意识到,要在条子内部扶植属于我的人,可是小虎根本还没有加入警队,也就没法进行安排。

    吗的啊!这一手可真够狠的。

    虽然杀害莫太平的人我不认识,可据我判断,应该是陈木生派来的,陈木生杀莫太平之心一直没死。

    在我和牧逸尘争夺话事人的时候,我就一直有一种预感,陈木生这么安静,肯定在酝酿什么阴谋,一旦爆便会是狂风暴雨。

    在莫太平告诉我,他有可能被调到中京的时候,我还以为他的后手就是调走莫太平,照莫太平被杀来看,所谓被调走,极有可能只是一个烟雾弹,杀莫太平才是陈木生的杀招。

    “坤哥,刚才那个人是一个光头,会不会就是戒色?”

    时钊皱眉道。

    我心想极有可能就是那个戒色,刚才的标枪非常漂亮,其手法之准,力道之强,绝对堪称是一流高手,绝不亚于一把枪射出的子弹。当下说道:“有可能,咱们得小心点,陈木生出手干掉莫探长,下面有可能展开更大的动作。”

    尧哥说:“先打电话报警,让条子来处理。”

    我当即掏出手机打了报警电话。

    因为人不是我们干的,我将大部分小弟遣散,只和尧哥、莫大壮、时钊等人留在现场等条子。

    条子很快赶来,看到莫太平惨死街头,都是无比的气愤,说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连西城区的探长也敢动?

    有几个和莫太平关系比较亲近,当场开着警车去陈木生的夜总会,打算对陈木生实施抓捕。

    我们则被带到西城区警察局录口供,因为莫太平的关系,条子们对我都比较友好,在警局录了一会儿口供,那几个去抓陈木生的人都回来了。

    可是却没看到陈木生,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一个条子问他们,怎么回事。

    去的那几个人说,顾小峰和陈木生在一起,他们没有拘捕令的情况下,根本拿陈木生没办法。

    我听到条子们的话,深深感觉到形势开始往西城方向倾斜,下一步,他们应该是安排顾小峰一系的人坐上西城区探长的位置,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南门战堂。

    战堂单独对抗陈木生的尊字堂,本就有些吃力,如果再有条子暗中帮陈木生的话,我们的情况将会非常糟糕。

    走出警察局,尧哥了一支烟给我,皱眉说:“小坤,去我那儿坐坐?”

    我知道尧哥肯定有话跟我说,当下点头说道:“好。”

    我随即带着莫大壮、时钊去了尧哥的夜总会,尧哥带我们到了一个包间,便皱眉说:“小坤,现在咱们的形势不容乐观啊。”

    我说道:“莫探长的死太突然了,咱们现在能做的只有想尽办法应付陈木生的攻势。”

    尧哥说:“西城区探长的位置太关键了,一旦被他们的人拿到,咱们很难和他们对抗。所以我就想,你是不是去见一趟夏佐,让他安排合适的人选?”

    我点了点头,说:“我去试试,但也不敢百分百保证一定能成。”

    尧哥说:“他投资交通公司,押宝你,应该也不会看着你倒下去,西城区的控制权落在西城那边,可能性应该比较大。”

    我点头说:“嗯,现在太晚了,明天一大早我就去。”说完想了想,续道:“尧哥,莫探长死了,陈木生唯一忌惮的人只有你,你接下来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别着了陈木生的道。”

    尧哥是战堂的灵魂,陈木生想要瓦解我们战堂,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干掉尧哥,这样的话,我们战堂就会陷入群龙无的地步,甚至有可能因为争夺堂主,而出现内斗的局面,真要到了那个地步,陈木生很容易击破战堂,掌控整个西城区。

    尧哥说:“我知道,我会注意安全的,你也得小心,陈木生对你也是恨之入骨。”

    我说道:“嗯,我会小心的。”

    从尧哥的夜总会出来,天已经快亮了,我和大壮回到住处,躺在床上,抽着烟,还是在担心无比。

    陈木生接下来会有什么计划?下一个要对付的是谁?

    好一会儿,我才睡着,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想到尧哥的话,便打了一个电话给夏娜,问夏佐在不在家里。

    夏娜接到我的电话很高兴,先是问我竞争话事人的事情结果怎么样。

    夏娜不是混的人,所以消息要慢一点,昨天我先是对付了牧逸尘,后又陪兄弟们喝酒,再后来莫太平出事,还没来得及告诉她消息。

    当下告诉夏娜,说我已经当上了话事人。

    夏娜听到我的话,高兴地说:“太好了,小坤,你终于当上话事人了。”

    我叹了一声气,说:“我虽然当上了话事人,可是西城区昨晚生了一件大事,情况不容乐观啊。”

    夏娜说:“生什么事情了?”

    我说道:“昨晚西城区探长莫太平在街口遇刺,当场身亡,你爸在不在家,我想找他谈点事情。”

    夏娜说:“他啊,在公司呢,你去公司找他吧。”

    我心想这事得单独和夏佐谈,公司也不方便,当即说道:“这样吧,我晚上过来拜访你爸。”

    “好,小坤,莫探长被杀,是什么人干的?西城的人?”

    夏娜说。

    我点头说道:“应该是西城的人。”

    夏娜说:“那你自己可要小心点,西城的人也很恨你。”

    我说:“嗯,我知道,我会注意安全的。”

    和夏娜通完电话,我便去洗了一个澡,随即和大壮开车去金龙洗浴中心,看时钊接手金龙洗浴中心的情况。

    到了金龙洗浴中心,时钊告诉我一个消息,牧逸尘已经调到金毛虎夏阳的义堂,不在属于观音庙,看来郭婷婷不想牧逸尘在我手下吃瘪,已经请八爷做了调动。

    因为牧逸尘没有竞选上话事人,所以去了义堂,也只是红棍身份,负责几个场子。

    牧逸尘离开,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我可不想在应付陈木生的时候,还要提防牧逸尘在背后给我制造麻烦。

    牧逸尘之前负责的场子也全部交了出来,观音庙南门的地盘全部由我掌控。

    随后警察局打来电话,说是有人自,承认是他杀死的莫探长,让我们过去认一下人。

    我当即带着大壮、时钊去了一趟警察局,可是看到的却是一个精神颓废的青年,根本不是我昨晚看到的那个光头男子。

    很显然,这个人是收了安家费,出来顶罪的。

    当下指出这个人不是昨晚的凶手,并形容了一下昨晚的凶手的外貌。

    条子们当场审问青年,青年一口咬定是他干的,并且说得像模像样,条子只得暂时把他关押起来,等待进一步的调查结果。

    但昨晚行凶的光头男子,非常谨慎,手上戴了手套,根本没法找到指纹,要想凭光头这一线索查出来非常困难。

    我跟条子说,我怀疑是陈木生手下的戒色,条子当场打了一个电话,传唤戒色过来协助调查。

    我们在警察局等了一会儿,几个条子就带着一个光头,身材高挺的男子走了进来,我目测了一下对方的身形,感觉和昨晚的光头男子非常吻合,几乎可以完全肯定就是他干的。

    戒色和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在走进来后,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很显然他早就在注意我了。

    与戒色一起来的还有刘洋,他只是陪戒色来,并没有涉案。

    一个条子问我:“莫小坤,你昨晚看到的是不是他?”

    我肯定地说:“应该是,昨晚我看到的光头和他的体型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