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 巅峰对决!
    陈木生目毗欲裂,瞪视着我,厉声道:“你再说一次!”

    随着陈木生的话落下,在二楼上的西城的人便往这边靠拢过来,将我们团团围住。

    戒色更是抄了他的那一把月牙铲在手。

    我环视四周,冷笑道:“我再说一次,不赔就是不赔,你还得赔偿安家费。”

    尧哥冷然道:“要开打,行!”掏出手机,便打了一个电话,一副要打电话的样子。

    陈木生看到尧哥态度强硬,倒是犹豫起来。

    今儿开打,双方的准备都很充足,谁也不能说一定赢。

    陈木生虽然人多,但在这二楼中,也就只他和戒色算得上高手,可我们这边却有一个号称南门第一打手的下山虎,以及一出道就让所有人震惊的大壮,陈木生根本没有胜算。

    尧哥凝视了陈木生一会儿,笑着说:“陈木生,要玩我们战堂奉陪,要想坐下来谈,就别想敲诈勒索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我陈尧不是你能唬住的。”

    戒色看了看大壮和尧哥,凑到陈木生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陈木生点了点头,随即说:“我的损失不小,要不赔是不可能的。这样吧,咱们双方各派一个人出来单挑,输的人负责赔偿对方损失。”

    我笑道:“我们的损失是八百九十八万。”

    陈木生听到我的话不由大怒,叫道:“莫小坤,你他么少得寸进尺!”

    尧哥笑道:“要单挑我没意见,但这赔偿的标准可不能由你说了算。这样吧,也别扯那些有的没的,五十万,输的人赔五十万,这件事就算从此揭过,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我听到尧哥的话,忙补充道:“陈木生,你必须得保证以后不再去菜市场生事。”

    陈木生看向戒色,戒色微微点头,陈木生随即说:“你们赢了,我可以保证不去菜市场生事,但你们要输了,菜市场以后归我!”

    我听到陈木生的话,立时意识到对方的如意算盘,却是想通过单挑,兵不血刃地拿下菜市场,连忙叫道:“不可能,菜市场本就是我们南门的地盘,凭什么拿来作为赌注。”

    陈木生却是淡淡一笑,看向尧哥,说:“尧哥,你号称南门第一打手,难道怕输吗?”

    尧哥笑道“陈木生,你不用使用激将法,好,就单挑来决定。我也好久没遇上高手了,今天正好活动一下筋骨。”说完回头对叶辉说:“把我的武器拿来。”

    叶辉点头答应,随即往下面走去。

    尧哥号称南门第一打手,但从我认识他以来,都只看到他用拳脚和人打斗,有时候用武器也是用砍刀的常规武器,料想应该不是尧哥擅长的东西,当下非常好奇。

    尧哥擅长用什么武器呢?

    尧哥素来以威猛闻名,以他的性格应该是重武器。

    叶辉下去好久,应该是去外面的车子里取武器。

    大概五分钟后,叶辉便走了上来,手上提着的一把武器果然不出我所料,正是一把长兵器。

    但又略微让我感觉意外,因为叶辉手上提的是一把关刀,正宗的关刀。

    整把刀足有两米多长,刀柄呈青绿色,上面刻了一条龙,龙身在刀柄上缠绕,张牙舞爪,龙头刚好对应刃口。

    刃口极为锋利,闪闪光的,显然是用特殊的材质打造而成。

    整把刀和香堂中供奉的关二爷提的大关刀几乎是一模一样。

    我看到尧哥的武器竟然是这样一把刀,不由诧异地问旁边的苏明:“明哥,尧哥怎么会用这样的武器?”

    苏明呵呵笑道:“尧哥从小崇拜关二爷,所以用的武器也一模一样。关刀携带极为不方便,所以尧哥很少动用这把武器。不过,尧哥的实力毋庸置疑,就算是赵哥,要是不留神,都有可能输给尧哥。”

    赵万里的长枪号称良川市一绝,可尧哥的刀法却能向赵万里叫板,由此可知,尧哥的刀法至少也是一流水准。

    对于尧哥亮出大关刀,陈木生倒是没露出意外的表情,看来他早知道尧哥的压箱底绝学。

    叶辉双手将大关刀奉上,尧哥取刀后,便说:“都退后吧,我来会会这一位来自碧云寺的大师!”

    陈木生也是挥了挥手,四周的西城小弟让开,并将一些桌椅搬到角落,留出了一大片空旷地带。

    我随着人群往后退开,心中却是极为期待,尧哥和戒色的这一场巅峰对决。

    大壮的实力虽然不俗,可是涉及到用武器,以及正面和戒色作战,还是胜算略低,毕竟他只有蛮力啊。

    戒色表现得极为自信,提着月牙铲上前,笑着说:“尧哥,您是前辈,我让你先出手。”

    尧哥却不想沾这便宜,免得赢了别人有话说,当下笑道:“算了,你是大师,应该你先。”

    戒色本就没有谦让的意思,这么说却是料到以尧哥的身份,不会占这样的便宜,听到尧哥的话,也不谦让,大喝一声,便提月牙铲扑了上去。

    “呼!”

    戒色一上手就尽出全力,一铲戳向尧哥的面门,迅猛无比。

    几乎是只见得他手中的月牙铲扬起,月牙铲便伸到了尧哥面前。

    尧哥脸上略微现出凝重之色,举起关刀去招架戒色的一铲。

    当地一声响,月牙铲与关刀的刀柄相碰撞,火花冒起。

    二人一接触,便迅各自后退,戒色手中的月牙铲,猛然横扫,带起一阵劲风声,狠辣地扫向尧哥的脖子。

    尧哥再举关刀封住,口中笑道:“有两下子,再来!”说完便提起关刀与戒色对战起来。

    二人均是一等一的高手,使用的都是长兵器,而且都很生猛,这一打斗起来,精彩绝伦,每一次二人的兵器相碰撞,都会产生响亮的响声,若是兵器从面前扫过,还能感受到兵器所带来的劲风。

    那是力量的一种证明,没有强大的力量是达不到这样的效果的。

    陈木生看到戒色的表现,脸上洋溢着得意之色,下山虎啊,南门第一打手,估计也就龙驹和八爷的实力能胜过尧哥,而且龙驹的实力和尧哥也只是五五开,可戒色却能和尧哥打得难分难解,不相上下,足以见得他陈木生的眼光独到,捡到了一块宝。

    我看着场中的二人,心中却是禁不住生出向往之心,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他们一样厉害?

    叶辉在旁,无比赞叹地说:“想不到尧哥的威猛不减当年啊。”

    苏明说:“下山虎,南门的一大支柱,要不然你以为说了玩的?”

    陶曾说:“咱们战堂也幸亏有尧哥坐镇,要不然早就跨了。”

    南门五虎,每一个都有其过人之处,威震良川市,西城虽然号称有八猛,但论名气总是差了那么一点,所谓八猛多少有点牵强的感觉。

    在尧哥和戒色的单挑中,因为戒色先手,抢占了先机,所以尧哥一直处于守势,但也只是处于守势,应付起来没有吃力的感觉。

    这样的话,随着打斗时间的持续,戒色的情况就会变得不妙。

    他有进攻的压力,作为进攻方,所耗费的体力自然比守方更大,所以时间一久,必然会出现颓势。

    他要想获胜,必须得在他的体力出现枯竭之前赢尧哥,否则尧哥反攻之时,他势必难以抵挡。

    一眨眼,双方交战不下数十回合,戒色的攻击出现迟缓的迹象,尧哥反攻的时刻即将到来,可就在这时,戒色忽然暴喝一声,身体跃起,猛地一铲横扫,将尧哥逼退好几步,跟着抢上去就是一连十多铲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