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不但是我觉得莽撞,尧哥和李建林都是皱起了眉头,这种事情做得却说不得,这种人多的场合,尤其是李建林和黄鹏都是条子啊,怎么能说出口?

    尧哥当场厉喝道:“叶辉,你喝醉酒了吗?”说完转头看向李建林,笑呵呵地说:“他喝醉酒了,说胡话呢,您可别当真。”

    李建林笑道:“辉哥刚才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听到。”

    “对,对……”

    我们连声附和,叶辉的冒失的话就这么被化解了。

    不过接下来大家都没怎么说话了,有的人是怕言多必失,但我却在反复思考叶辉的话的可行性。

    虽然干掉钟文举的风险非常大,可是收益却非常高,毕竟照现在的形势,那个枪手不松口,要想定钟文举的罪几乎不大可能。

    吃完饭,李建林和黄鹏就分别回警局和医院去了,尧哥说他想去夜总会看看,邀请我一起去。

    我当即欣然答应,又开车陪尧哥去了夜总会。

    在这次大风暴中,这间夜总会也遭到波及,被勒令整顿三个月,我和尧哥走进夜总会,尧哥看着现场冷冷清清的画面,非常感叹地说:“真是想不到啊,才几天,这儿就冷清成这幅样子。”

    叶辉说:“都是钟文举和陈木生害的,尧哥,咱们得还击才行啊。”

    苏明也说:“趁现在钟文举还在被关押,咱们正好还击陈木生。”

    尧哥回头看向我,说:“小坤,你怎么看?”

    我略一沉吟,说:“咱们确实需要一场漂亮的胜仗,以重新挽回小弟们对南门的信心,我认为这一仗必须要打,而且越快越好。要不然,外面的人都以为咱们南门是软柿子,被西城捏了也不敢还手,说不定以后什么阿猫阿狗都跳出来了。”

    尧哥点头说:“你的想法和我的一样。”说完略一沉吟,续道:“就今晚,召集所有小弟,目标陈木生的夜总会,他利用条子,让咱们的夜总会开不成,他也别想逍遥自在。”

    “是,尧哥!”

    我们听到尧哥的话个个精神振奋,感觉到了希望。

    尧哥在战堂拥有别人无法取代的号召力,他一出来,这一声令下,原本被打散的南门战堂的人马也将会6续回归,重振旗鼓,与西城正面一战。

    这一战也是下山虎出狱后的第一战,南门战堂将重振声威,与西城尊字堂平分秋色。

    ……

    随着尧哥的一个决定,叶辉等人纷纷打电话召集通知小弟,准备参加今晚的行动。

    我也让李显达等人召集人马,配合尧哥。

    因为时间定在晚上,我从夜总会出来后,便让夏娜先回去。

    夏娜本来不想回去,还想和我多呆一会儿,但我告诉夏娜,今晚的事情我得准备一下,没时间陪她。

    夏娜虽然不情愿,最后还是理解我,和大军回去了,临走的时候叮嘱我,晚上开打小心点,千万别伤了。

    我答应夏娜,心里却很清楚,要打架哪有不受伤的?

    夏娜走了后,我就开车去了医院看时钊,因为我请赵万里保护时钊,赵万里也算尽心尽力,一直到现在都还留在时钊的病房外面没走。

    看到赵万里,我先是向赵万里道谢,赵万里和我客气了几句,随即就将时钊交给我,带着人走了。

    我走进时钊的病房,看到时钊的气色相比刚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便走过去笑道:“感觉怎么样?”

    时钊笑道:“还好,就是呆在医院里特别闷。”

    我笑着和时钊开玩笑:“医院里的护士长得漂亮的不少,可以去泡啊。”

    时钊说:“我也想,可是怕护士小姐生气了,报复我,朝我屁股来那么一针,我可受不了。”

    我听到时钊开玩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是真的开心,因为他没事,因为他很快就会站起来,和我并肩作战。

    开了一会儿玩笑,时钊问我:“坤哥,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我说:“咱们南门这次被打压得很惨,人心都散了。”

    时钊皱眉说:“这么严重,那社团有没有采取什么手段?”

    我说:“尧哥今天出来了,他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反击,今晚会拿陈木生的夜总会开刀。”

    时钊听到我的话略微激动,想要坐起来,但一动就牵动了伤口,忍不住痛哼一声,我连忙说:“外面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交给我们来处理。”

    时钊说:“可是坤哥,难得要搞陈木生,我不去感觉特遗憾。”

    我呵呵笑道:“如果看到陈木生,你想砍他几刀,我帮你砍了就成。”

    时钊说道:“一百刀可以吗?”

    我听到时钊的话,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开了一会儿玩笑,天色就渐渐地黑了下来,快要到集合的时间了。

    我看了看时间,对时钊说:“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过去和尧哥们会合,你自己安心在这儿养伤。”

    “好,坤哥小心点。”

    时钊说。

    我点了点头,转身对小虎说:“小虎,你留下来陪时钊。”

    虽然陈木生不大可能再来找时钊,但为了小心起见,我还是得留人保护时钊,避免时钊再落入陈木生手中。

    出了医院,开车去尧哥的夜总会,路上我想到了父母、蔡梅、李小玲,他们还不知道我回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心想蔡梅和爸妈那儿暂时还是不要打电话,免得又有什么波折,让他们高兴了又失望。

    在我被通缉的这段期间,想都不用想,条子会去我家调查,所以他们必定已经知道我被通缉的事情。

    李小玲倒是没什么,她本身就在良川市,瞒也瞒不了多久。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打一个电话给李小玲。

    今天我已经换回了以前的电话号码,但是电话响了很久,李小玲也没接电话,一直到自动挂断。

    我心下疑惑起来,李小玲是没听到呢,还是生了什么事情?

    又拨了一个过去,这一次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你是哪位,待会儿,我让她回你电话。”

    说话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还蛮年轻的,应该在二十五六岁左右。

    一听到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我不由得怒火冒了起来,但强忍着没有爆粗口,说:“你是谁,怎么会接她的电话?”

    “我是她男朋友,你是哪位?”

    对面的男人说。

    “你是她男朋友,我草泥马,你叫什么名字?”

    我一听对方竟然自称是李小玲的男朋友,再也忍不住的火山爆,当场就骂了起来。

    “你他么是谁啊,讲话那么冲?”

    对面男子冷冷地说。

    “我是莫小坤,怎么,不爽,砍我?”

    我怒道。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啊,原来是被西城打得像狗一样逃的光头坤,什么?装什么逼啊!”

    对方说。

    “你他么叫什么名字,别给我唧唧歪歪,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怒道。

    “草,你让我说我就说?你当你是谁?莫小坤,李小玲现在是我女朋友,你是过去式了,希望你有点风度,以后别再骚扰他。拜拜!”

    “嘟嘟嘟!”

    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连名字都没有说。

    弄得我空有一肚子气,也没个地方泄。

    我点上一支烟,狠狠地抽了几口,还觉心头的一口恶气难忍,又打了一个电话回去,但这次打过去对面直接嘟嘟嘟地叫,占线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将我设为黑名单。

    吗的!

    那个杂种是谁啊,李小玲也敢碰,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想了想,想到张光宇在二中,可能知道一些消息,便又拿起手机,拨了张光宇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