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深山的小和尚
    我问尧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叹,尧哥说宁公这个人非常精明,论狡猾程度甚至远胜陈木生,他还具备陈木生所不具备的一样东西。

    我问尧哥是什么,尧哥说那就是权势,陈木生只是西城的一个堂主,可是在西城区却能掀起那么大的风雨,宁公是兄弟会的龙头,所能影响的范围将会更大,甚至波及整个良川市。

    说着的时候,又是为南门担心,怕南门撑不下去。

    我拍了拍尧哥的肩膀,说南门能走多远得看天意,没有人能改变,又问尧哥,要不要考虑留下来,加入兄弟会帮我。

    尧哥似乎有点犹豫了,他为的不是权势和财富,南门已经让他寒心,这些已经没法打动他,他犹豫的原因我知道。

    那是因为我,他怕我斗不过宁公这样的老狐狸,怕我会倒下。

    ……

    第二天一大早,尧哥就找到我,让我和他去机场一趟,我问他去机场干什么?尧哥说他打算留下来教我用刀的技巧,大嫂和琪姐留下来的话,有可能会产生不确定的因素,所以打算先送她们去国外,保证后顾无忧。

    我听尧哥的意思,最终还是不愿加入兄弟会,颇为惋惜,但尧哥这样的处理还是比较赞同的,先送大嫂和琪姐去国外也好,当下安排了车子,亲自带人送大嫂、琪姐去机场。

    在机场,大嫂和琪姐买票的时候,我找了一个机会问尧哥,琪姐和大嫂和解了?

    尧哥说打算移民,去一个可以一夫多妻的国家,以后就在那边生活了。

    我笑着说:“尧哥,可以啊,居然真的让她们都同意了。”

    尧哥说:“她们不同意也没办法,除非想留在国内。”

    大嫂和琪姐吵归吵,其实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依赖尧哥,所有的花费包括吃饭穿衣都是尧哥给她们的,很多年都没上班挣钱了,真要离开尧哥,只怕连生活都成问题。

    对于这个结果,我比较羡慕,心想要是夏娜和宁采洁、李小玲、蔡梅也能这样,我得幸福死。

    可是我的情况和尧哥不同,蔡梅和李小玲都有自己的工作,并不完全依赖于我,夏娜和宁采洁都是千金大小姐,说得不好听点,我可能还得依仗她们呢,自然不可能离开我不行。

    送走大嫂和琪姐后,尧哥让我把随从打回去,说是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我问尧哥去哪儿?

    尧哥卖了个关子,笑着说:“到了就知道了,走吧。”

    随后我们就上了我新买的迈巴赫,去尧哥说的那个地方。

    在尧哥的指引下,我开着车子出了市区,进入荒野的乡村,两边的景物越来越荒凉,道路也越来越难走,有时候因为过坎,地盘遭受撞击,我忍不住肉疼,这可是我新买的车子啊。

    和以前的奥迪a8l不同,那辆车毕竟是天子集团配给我的,有什么损伤,维修费用有天子集团承担,这辆车要是维修,得我自己掏钱了。

    在行驶了长达两个小时后,四周更是荒芜,很多时候一两公里才能看到一处人家,我再次疑惑了,忍不住问尧哥:“尧哥,咱们到底去哪儿啊。”

    尧哥笑道:“快到了,别心急。”

    再开了十多分钟,尧哥指着远处的一座大山跟我说:“咱们的目的地就是那儿。”

    我顺着尧哥手指的地方看去,却见那座大山非常雄伟,海拔极高,顶端笼罩在云雾中,仿佛插入云端一样,南面是一片断崖,笔直陡峭,如同被一把刀硬生生切下来一样,断崖下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看不到树林里的情况,只是见得有飞鸟从林中飞起,振翅飞向高空。一条清澈的河流从树林穿过,好像流入断崖的底部,进入山肚子里。

    这一幕画面仿佛如画境一般,和时代格格不入,又像是世外桃源。

    我再次忍不住好奇心,问尧哥:“那儿是什么地方啊?”

    尧哥笑道:“别问,到了就知道了。”

    我当即开着车子,顺着道路往那座大山下开去。

    在前面的一个岔路口,将车子转进通往山下的小道,这条小道上面没有铺水泥沥青什么的,还是那种较为原始的路面,坑坑洼洼,由于早上好像下过大雨,很多坑里都汪了积水,在我的车子碾压过去的时候,出砰地响声,车身颠簸,坑中的积水往两边飞溅。

    我笑道:“回去得考虑做一个检查了,底盘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尧哥笑道:“考虑买一辆suv吧,遇到这种路面就不怕了。”

    开着车子往前行驶了一百多米,就到了树林外面,尧哥让我将车开进去。

    车子一进入树林,明显感觉阴凉了很多,视野也没有再外面的明亮了,往前行驶了差不多十多二十米,就到了一条河的河边。

    前面没路了,河上只有一座独木桥,人走过去都有点困难,车子更不可能。

    “就这儿吧。”

    尧哥说。

    我将车停下,随即下了车,看看四周环境,两边树木都很高耸,几乎都是几十年过百年的参天古树,树冠稠密,阳光只能透过枝叶的缝隙射下来。

    前面的河水清澈无比,不过因为比较急,卷起一朵朵的浪花,并出水声。

    走到河边,我看了看,笑道:“尧哥,这儿打野战倒是一个不错的好地方,咱们到这儿来到底干什么啊。”

    尧哥在女人方面比我还豁达,所以我在尧哥面前说话,也没什么顾忌。

    尧哥笑道:“马上就到了,急什么啊。”

    话才说完,当地一声响,从山顶传来一道洪亮的钟声,噗噗地声响,原本藏匿于树林中的小鸟被钟声惊动,争先恐后地往天空飞去。

    有钟声?

    难道里面有一家寺庙?

    我开始怀疑尧哥带我来这儿有什么目的了。

    忽然,我看到我们所处位置的下游的河边来了一个小和尚,身上穿着一件青绿色的僧袍,僧袍打了很多补丁,身体也很瘦小,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似乎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然而让我惊奇的是小和尚肩上挑着一副扁担,扁担上挂着两个水桶,似乎小和尚是来挑水的。

    小和尚挑水也不惊奇,毕竟挑水而已,农村出身的我都挑过,然而真正让我惊奇的是小和尚肩上的扁担通体呈黝黑色,似乎是钢铁打造,应该很沉,不但扁担是铁的,就连那两个水桶也是。

    最奇怪的是水桶的底部并不是平底,而是尖底,远看水桶就像是一个陀螺。

    我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手指那小和尚,问尧哥:“尧哥,你看那小和尚的桶好奇怪,底那么尖想干嘛。”

    尧哥笑道:“水桶底部弄尖是为了防止挑水的人中途歇息,要求一次性将水挑到山上的寺庙里去。”

    我看了看那座雄伟耸立的高山,不由震惊,说:“要从山下挑水到山顶,中途还不能歇息,怎么可能办到?”

    尧哥笑道:“人的潜力是无限的,看上去不可能的事情,却总有人能办到,那就是奇迹,就看你有没有决心去创造而已。你别看那小和尚瘦骨嶙峋的,实际上他的实力可能在你之上,就算是脚力,也远远过你。”

    我不大信,说:“不可能吧。”

    尧哥说:“不信我的话你就等着看吧。”

    看向下游,小和尚已经走进了河里,河水比较深齐他腰部的位置,水流虽然急,不断冲刷在小和尚身上,冒起的浪花有时都能溅到他的脸上,不过让我奇怪的是他居然给我一种稳如泰山的感觉,身体没有任何的晃荡。